太委屈与瞎着急

最近听说京剧要进中小学课堂,而且还是样板戏主打,于是网上先炸开了锅,据说最初提建议的政协委员很委屈说没想到会是样板戏主打,教育部很委屈说采纳你们的意见还挑三拣四,反感文革的人也很委屈说样板戏要毒害下一代了,非北京人很委屈说谁说京剧才是国粹;更有趣的是又听说毛爷爷的孙子提议中医药也进中小学课堂,估计又会有很多人觉得委屈了。我用脚趾头想了一下,觉得他们都是瞎着急,只要高考的大棒还在,这些顶多也就做做样子罢了,不论是国粹还是毒草都给题海让让路先,由此来看,是幸还是不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