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老师,对不起我很邪恶

对于大多数如我的闲人,地震或许已经开始成为过去时,我们开始怀念娱乐节目和肥皂剧,这不是我们没有爱心,只是再长的伤痛也有要埋藏的一天,那么余秋雨老师是抱着何种心情在博客上说要死难学生的家长平息愤怒,以免影响救灾工作和被西方反华势力利用呢?我们闲人没有切身感受,所以我们的悲伤、感动、愤怒都很浅薄,可是我们绝对没有权利让人为了一个子虚乌有的理由停息愤怒。

平息愤怒的只有真相和对于责任的承担,灾后重建是有很多工作要做,可是这些工作即使要说有轻重缓急也绝不是矛盾的关系,灾情再紧急也不需要所有人都去干一件事,灾后对责任的追究和反思是很重要的,没有这个工作,我们只有在灾难面前一次次流泪,而找不到进步的空间。

至于余秋雨老师为我们制造假想敌,实在是更像一个不成熟的愤青会做的工作,那种家丑不可外扬的闭塞狭隘心态实在是很可怜,我不否认有西方反华势力的存在,可是他们不是掩盖我们国内问题的万能遮羞布。

余老师的走红大约是因为凤凰卫视的节目,后来我也不幸看过那本《文化苦旅》,能把旅游节目做到那个份上也算难得了,尽管难免有些矫情;后来有段时间余老师的本家余杰抓住余老师在文革中的作为不放,非得要他道歉,不过不了了之,余老师继续做他的大众文化偶像,在青歌赛上天天鄙视年轻人,卖弄自己的所谓文化;再后来余老师发表了叫死难家长闭嘴的文章,被网友的口水淹死了,网友很暴力,都懒的去揣测他的写作动机。

要写完时,想到一件往事,当初老友发短信来问说要参加余秋雨的某某报告会,有什么想问的吗,我说我想问他你觉得一个作家写的东西都是发自真心的吗,朋友说我很邪恶,后来事情的结局是与老师忙于和领导在一起,报告会被取消了。

好吧,我真的很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