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为什么是个大杀器

韩寒在我的高中记忆中是个模糊而有趣的形象,模糊是因为在题海搏杀的我没有试图真正了解过一个不参加高考的写着老成文字的不及格少年,有趣是因为他那些类似语文考试难及格的表现不停的给我们的教育扇耳光而又那么的富有戏剧性。再次熟悉这个名字,他已经是个赛车手,只在博客上对看不惯的人和事发一通牢骚。我不明白为何他的言论总是会引发激烈的讨论,或者说是某些人对他上纲上线的压制与抨击,比如这次,他说巴金的文采不好。

巴金本人谈及写作曾说过,自己是个不善言辞之人,而心中郁积的浓烈感情无处释放,所以在作品中加以表现,读过巴金的人应该可以体会。CCTV10的《人物》栏目其实也说过巴金的作品文采不及感情的充沛,不过和韩寒的评价不同的是,这个评价仍然是放在一个膜拜的语境中进行的。韩寒之所以是个大杀器,几句话就触及一些人的G点,或许是因为他的评价语境没有膜拜之情,倒不是因为他说巴金等人文采不够。韩寒总是像《皇帝的新衣》中的小孩,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可是我们的社会却没有童话中宽容,对于一个作家文采的评论在今时今日仍然无限的上纲上线。

如果巴金天堂有知,或许也会很惆怅吧,不是因为有人说他文采不好,而是这个他深爱的国家的人民依然狭隘,把自己做成一尊神像膜拜,却鲜有人去理解自己。中国人敬很多神,但却是个宗教无力的国家,我们对于文学大师的膜拜也大抵如此。大师们的光芒似乎也能点亮自己,有一天,突然有个人说,这个光芒其实颜色不好看,我们深深的受伤了,这句话像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揭穿了我们虚伪的信仰,即使我们不了解所信仰的是什么,但那看似莫名其妙就被伤害的感情作祟,反驳起来在也再不需要逻辑,文革遗产有成熟的话语体系供人使用。

我其实并不完全赞同韩寒对巴金的评价,可是我更看不惯的是某些人那容易被激怒的可怜的心,越是疯狂压制的语言背后越是孱弱的人性,越是道貌岸然的高标背后越是低级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