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影列表2008

《男才女貌》:淡雅的小城故事

20080222 很偶然地看了《男才女貌》这部片子,因为这个俗得可爱的片名和高圆圆的名字,一直很喜欢这样如兰花般淡雅而不张扬的女演员。

高圆圆所饰演的听力障碍者是个幼儿园老师也是个不错的舞者,余文乐所饰演的交警是个可爱但胸无大志的家伙,他们的故事简单到可以用水道渠成来形容;另外一个几乎平行的故事发生在日本演员与中国翻译之间。声称看过的室友记不起两个故事的交叉点,不过我隐约猜到了两个男主角是未曾谋面的兄弟,但看不出有发生戏剧冲突的必要。故事也如我所愿,平淡而幸福的结束了。

不知道是否人人都喜欢这种平淡的结尾,但毕竟生活的真实更多的就是平淡的幸福——很多剧中人无法求得的生活。生活的真实当然还有更吸引人的部分——那平淡背后暗涌的潮流,比如片中爱的萌动与坚持,痛的抉择,以及感情的包容、执拗与释放。

尽管不知道取景于哪个小城,但小城到了电影语言中总有一份优雅存在,于是我就会原谅电影尚有的缺憾,喜欢上了这个淡雅的故事。

《蝴蝶飞》:遗忘抑或解脱

2008-3-17海边 杜琪峰导这总柔软的片子,第一感觉是怪怪的,枪战片风格渗进恐怖噱头爱情片;李冰冰与周渝民的组合,感觉也是怪怪的,京腔混合台式国语。如此搭配,起点似乎只有七十分。

故事中男女主角因小事吵架而间接导致男的车祸身亡,女的生活在痛苦与负疚中不得安宁,在停止服用药物后看到了男的的鬼魂。不过这不是一个恐怖片,而是爱情片,男的和女的互相帮助(?),最终都获得了解脱,蝴蝶飞是灵魂解脱的外化象征。

比起阴魂不散,这更像说的是人内心的自我救赎,想要简单的遗忘是人遇到问题绕着走的本性,只有直面痛苦的根源,求得解脱,这时候,忘记与否,便不再重要。

《傲慢与偏见》:题中之义

2008 年 03 月 25 日 总的来说,我是个没有什么文化的人,在看到这部2006版的名著改编电影前对于《傲慢与偏见》的了解仅限于标题,所以无从去比较原著和几个版本的电影,而且看过后我就几乎将这个爱情故事忘得一干二净而只记得“傲慢与偏见”这个标题。抛开那些我不熟悉的英伦贵族风情和脱离“生产生活”的爱情不谈,这个标题也显示了作品的价值。作品对人性的概括可谓毒辣。

傲慢和偏见是人心灵常见的两条毒蛇,傲慢由内到外,偏见由外及内。因为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他人,误会与隔膜乃至冲突因此而生,一言以蔽之,自以为是。追求高贵是人的可贵之处之一,但常常由此伴生的傲慢与偏见却会妨碍真正高贵的产生。故事中男女主角的爱情战胜了心灵的毒蛇,这是个案,也是希冀。人与人之间刺猥般无法接近的寂寞苦痛经久不衰,历久弥新。

《我的最爱》:一场刻意的精彩

2008 年 07 月 06 日 叶念琛的残酷爱情三部曲到了终结曲,先前两部的出乎意料的成功使得导演难有再大的突破,所有这一切残酷稍嫌刻意,但仍不失为华语爱情战争片(新片种定义,呵呵)中的精彩作品。 前作中结尾错愕,大获成功,本作中的结尾将两个女主角的爱情线交叉,显得有些强为,但与前作中仅有观众对剧中人被蒙在鼓里而唏嘘不已不同,本作中剧中人终于了解了残酷的真相,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希望,大概是真实的残酷与虚幻的幸福的选择题。

本作有浪子回头却上不了岸的传统桥段,有近似商战的骗术,描绘了很多种冤孽爱情,但无一例外都不圆满,都被自私伤害。观者看到这种片面的深刻,电影的归电影,仍是有闪光之处的。 关于演员,几个配角其实都很有意思,而邓丽欣的主角则先天性形象单薄,但算是将其纯度展现无遗。

《分手男女》:关于九个橙子的故事

2008 年 07 月 08 日 片子来自于《Friends》爱好者,刚开始看我实在进入不了状态,Jenifer,Rachel傻傻分不清楚。

九个橙子是不存在的,它们本应该和男主角买的三个一起组合成符合女主角要求的十二个橙子,于是同一切经历狂风巨浪考验却被日常点滴谋杀的爱情故事一样,电影为我们详细介绍了一段爱情在不断升级的愚蠢的相互伤害与试探中走向灭亡的典型案例。 现实中见过了太多的争吵,而看电影中明星们争吵则是感觉奇特。她们是美丽优雅的典范,又似乎是一切归于庸俗的例证,比如现实中离了婚的Jennifer。

其实我等凡夫俗子大可不必发愁,只要别把别人太当回事儿,更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平平淡淡才是真,老祖宗说的。

《达芬奇密码》:收获平淡意义的宗教思考

2008 年 07 月 11 日 可以想象由于题材特殊,本电影作品必然吸引同名畅销书的读者,而后又必然遭唾弃。就未看过原著的本人而言,”密码“的故事仍显得有些仓促,,导致整部影片弥漫着《夺宝奇兵》的味道。

作为一部商业片,导演显然没有要深入探讨宗教的意味。由于原作对基督教颇含质疑,已经引起巨大的争议,电影在处理宗教的深重题材时,用了轻松解读。耶稣是人抑或是神,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代表的基督教在引导人向善的过程中所发挥的力量。平淡粗浅的智慧往往也是真正的大智慧,而宗教往往会因形式太过深重而禁锢内涵。 中国历来以使用主义至上的宗教信仰而传承,这使得中国人不易狂热,也不易虔诚。《达芬奇密码》对国人的最大吸引力其实应该是在密码上,可惜电影没有超水平的发挥,浪费了小说的精彩吧。

《青蛇》:夺目妖娆

2008 年 07 月 13 日 《青蛇》这部电影看了很多次,但没有一次看完,因为它总在电视荧屏上出现。都不记得第一次看时自己是多大,只是感觉雪花点挡不住电影中的两个蛇妖的妖娆,甚至我都不认识什么王祖贤、张曼玉的。

从女娲造人的传说来看,蛇其实一定程度上一直是多子、生殖力的图腾,据说《白蛇传》这个民间故事本来也不是那么纯爱,而是带了色的,只不过流于纸张的已经过了文人们的修饰。到了那部所谓经典的《新白娘子传奇》中,许仙索性让个女人来演了,白素贞完全贤良淑德了,简直妖气全无,着实令人失望。 我得说得堂皇一点,《青蛇》的故事(小说及电影) 拯救了民间文化。感谢王祖贤和张曼玉,完美的表现了蛇妖曼妙的腰肢、摄魂的呓语,想到两个人在大街上学人走路扭啊扭,实在是有趣而美妙。

《青蛇》假装抽离人的角度来看待人的爱情,发现有奉献与甜蜜,更有自私与痛苦,即使是一条修行千年的蛇,参加这个游戏,依然是no pains,no gains。

《Becoming Jane》:其中一种珍贵

2008 年 07 月 15 日 珍贵的爱情有许多种,包罗万象的自私与包容的感情为艺术创作提供了无尽的灵感与素材,其中一种珍贵是不可占有的珍贵,这样的故事只能是无奈的凄美。

打着爱情至上而伤害他人的人其实难以心安理得,得不到祝福的爱情至少应得到谅解,纠结的爱情故事在现实中常常难以圆满,《傲慢与偏见》的故事有个圆满的结局,而作者Jane在现实中却痛失良缘。 Jane在与相爱的人私奔的途中主动放弃了,男主角背负着振兴家族的重任,Jane不愿为私心陷其于不义,而她的终生未嫁如果仅和这件事联系,那么显得太过自我折磨。

仅就本故事而言,一个相信向往爱情的爱情小说作家却没有选择爱情至上,这个高尚、无奈而压抑的选择,故事的结尾,男主角结婚生子,美丽的女儿也取名Jane。 爱情有时会被牺牲,但被牺牲而不得的却容易深藏人心经久不灭,这是人心的魔术。

###《血战1944》:战争绝无美感 2008 年 09 月 21 日 对于芬兰,除了洛基亚,我几乎一无所知。 但这不妨碍我去欣赏一部芬兰战争大片,然后去触碰那一段历史,芬兰在德国和苏联的双重压力下在二战中最终保持了领土与精神上的相对独立,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对于芬兰的二战片竟然是反抗苏联入侵我的第一反应是奇怪,看来历史这位姑娘,我们给抹上了太多的粉而记不起真的面容。这是电影的力量,让一个中国人去感受芬兰人半个多世纪前的呼吸。

如果有人告诉你这是一部纪录片,你或许也不会怀疑。你可以从那些不做作,不夸张,从头到尾在山水之间飞舞的子弹中读到人类追求自由、舍生取义的伟大、崇高,但却读不到任何战争的美感,它毁灭生命于你眼前,你不得不去思考人类之间更文明的相处之道。 这或许不是一个好的故事片,但它比那些视战争如儿戏,随意刻画英雄主义的片子更值得尊敬。

《再见巴法纳》:你如何向孩子说

2008 年 10 月 10 日 ”巴法纳“是非洲土语中最好的伙伴的意思,与黑人小朋友有过童年记忆的主人公隐藏着这一段感情,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成为南非灭绝人性的种族隔离政策的执行者,他多年的工作就是利用自己的语言优势,监视黑人争取平等的领袖曼德拉。

影片是从这个监狱工作者的一生为蓝本,描述了他人生信念与态度的转变,这一切正是对曼德拉坚韧不拔一生绝佳的侧面描写。 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使主角心灵发生微妙变化,男主角和自己的家人目睹警察检查黑人通信证的恶行,一个婴儿被摔在地上,男主角无动于衷,他的女儿吓得不知所措,悲伤地带着疑问:”爸爸,你为什么不救她?“

如果一切是你习以为常的邪恶,你如何向孩子说? 如果一切是你融入其中的谎言,你如何对孩子说? 如果一切是你不慎丢失的纯真,你如何向孩子说? 只要还有”救救孩子“的呼号,人类必可自救。

《最遥远的距离》:也要大步向前走

2008-3-17海边 台湾的艺术影像,有着坚定的独特风格,在大片的夹缝中生存,却又有着与大陆观众很容易共鸣的文化根基。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呢?或许每个人都会在片中找到契合自己的答案,但我感受最深的,是即使穿着潜水服在高速路上,也要大步向前走。

故事中的三个主人公都在寻找,寻找失去的爱情,更是寻找心灵的家园。录音师用寄录音带的方式维持心中的女友,尽管已经分手;心理治疗师寻找初恋情人治疗现实的破败婚姻之痛;偶然获得录音带的上班族女孩不堪三角恋与枯燥生活重压去寻找那些声音。 生活在这里,耳机里的声音却不再这里,人在这里,心却并不在这里,最遥远的距离,或许只是自己和自己的距离,大步向前走,或许也并不能到达终点,但我们别无选择。

《楚门的世界》:在大树底下看蚂蚁

2008-9-21海边 我的一位仁兄在博客题记中曾经大约是这样明目张胆地装的:小时候,别人在大树底下看蚂蚁,我趴在窗台上思考人生。其实事实也许相去不远,我们每个人大约都看过蚂蚁,也都思考过人生。 小时候,我们给为生计奔波的蚂蚁制造障碍,宛如上帝之手可以控制它们,《楚门的世界》嘲弄了这种妄想。

即使没有看过《黑客帝国》,作为一个思维健全的孩童的我,也曾怀疑我们人类只是外星人的玩物,我的想象力在消退,这个怀疑依然是个怀疑。 这个世界时常把它灰暗虚伪的一面呈现给你,让你习以为常。于是我们常常告诫自己不要麻木,要清醒的看到自己的伤口。是的,有人总要给你创造一个幻境的世界,妄想做你的上帝,但这都与外星人无关。 有很多美好与真实建立在一个彻底的谎言上,电影引发的思考远远超越了其故事性,电影中的楚门回到了现实,可是现实是不是另一个楚门的世界呢?如果你被逗蚂蚁被咬过,请相信自己能看到真正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