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轶可:错贴的标签

那不是我,那不是我,你只是道听途说。——曾轶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因为种种原因,中国的网民总是带着几分狂躁,这股狂躁是难以评判的力量,可是似乎正在被有意无意的引导到一个毁灭性大于建设性的方向。冷静的分析与沟通趋于无用化,在这个难以言说的通假时代,酱油党成为无可奈何的潮流,它是对现实的嘲弄但同时也消解了思考的力量。说这些,是因为辱骂曾轶可的人,如果看见这篇文章,他们会无视我所有的观点,留下牛皮癣小广告似的几句反曾口号,然后满意的离去,心想,又发现一个支持曾轶可的傻叉。

对于芒果台引领的选秀浪潮,我完全是后知后觉的,只是偶尔看看娱乐版,充斥的是超女们的名号,而且作为一个网虫,也见识了张含韵和李宇春在口水声中走红。辱骂一个娱乐人物是低风险的,所以有些网民乐于打着正义的旗号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去做这件事,曾轶可又给了他们一次机会。

怎样描述曾轶可?

绵羊音、走调、黑幕、中性、曾哥、脑残、痴呆、史泰龙……

这些刺眼的标签贴在一个19岁的女孩子身上,真的只是她活该吗?

所有的狂热辱骂的触发点于快乐女生十强突围赛上包小柏的离席门事件。快乐女生号称选优质声音,而实际上更是天娱公司的一次艺员选拔,这个标准模糊的选秀节目不同于青歌赛,所以曾轶可有了晋级的可能性。包小柏是真愤怒还是真炒作已无从考证,总之快乐女生顿时充满了话题性,曾轶可顿时被推上风口浪尖,福祸难料。作为赛制的一部分,评委间有意见分歧本属正常,但包小柏自认为自己的标准才是唯一标准,不论他是否预料到,在这个公平缺失的时代,他成了部分网民眼中的“包青天”,而另一个同样坚持自己评判标准而让曾轶可晋级十强的评委沈黎晖,俨然就是收了黑钱的黑幕推手。

在中国,规则从来都是被权势者肆意解释的,曾轶可不幸成了一个情绪发泄口,讨厌,怀疑,再到更讨厌,这是“曾黑”们的心路历程,只是他们忘了这这不是高考,而只是一个选秀比赛,曾轶可并没有违反任何规则,违反的只是部分人心中自认的唯一标准。尽管后来有以高晓松为代表的人对曾轶可的支持,但对于“曾黑”而言,只是加深了他们对于黑幕的一厢情愿的相信,而不愿反思自己的唯一标准,这是多少年“标准答案”教育的效果之一吧,他们绝不相信有心智正常的人会欣赏曾轶可,所以只会变本加厉的辱骂。高晓松要曾轶可明白非议她的人都是善良的。是啊,或许他们的出发点都是对于公平的渴望,不可谓不善。然而向一个出身普通、靠原创作品误打误撞进入快女比赛十强的19岁女孩去要公平实在是可悲,而那些正义旗号背后不堪入目与坚持不懈的辱骂与调侃,真的还是正义吗?

当然,吃饱饭没事干的人是少数,网络的主流其实是酱油党,在他们的推动下,“曾哥”成为一个符号,辱骂与调侃曾轶可成为一种风尚,如果你敢站出来说喜欢曾轶可,就会被贴上脑残的标签。现在你不得不表明态度了,你是随大流叫几句“曾哥”还是抵制这些无聊的辱骂调侃而被当做脑残呢?酱油党的态度或许是轻松的,但也掩盖了一切讨论的可能性,因为他们只有态度而已。

最后容我不淡定的对所谓的“曾黑”们说几句:

去你妈的,要公平你找错了地方,要发泄你找错了对象!没有谁是该被你骂的,网络可以挡住你的脸,但挡不住你的心。收起你自认的唯一标准,然后用你的标准去找你喜欢的歌手。如果实在太无聊,太寂寞,自己生个女儿叫哥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