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入为主的悲喜二重奏

曾轶可的创作专辑《Forever Road》于2009年12月18日发布,在豆瓣的评论风向已然有转变的态势,升上了本周口碑榜第二位。毕竟,好作品摆在这里,群众可以不明真相一时,但 终归还是眼睛雪亮的。

目前的风评大致可以分为四类:

1,照单全收型:“好好听哦,好感动哦,每一首都好喜欢。

这叫无条件的喜欢,俗称铁粉。如罗永浩所说,这种人可以不予考虑,反正他们对曾轶可的喜欢已经由某个感动点扩散,区区编曲风格,适应起来不在 话下。

2,孜孜不倦型:“录音室无敌,改天我也出专辑。”“要考试了,你知道的。

曾轶可发挥不稳的现场表现给了录音室万能论者以口实,当然他们不会愿意去了解曾轶可是否真的有进步,这或许就是曾轶可不成熟的demo表演暴 露在大众面前的负面效应。录音室万能论者认为曾轶可可以出专辑,则人人皆可出专辑,这显然是一厢情愿的认识

至于整天叫曾哥的恶意酱油党或四六级无能者,人数众多,只送他们一句话:自己生个女儿叫哥玩儿去吧。还有纠结于曾轶可与芙蓉王关系的,不提也 罢。

3,一不小心型:“完了…我居然觉得很好听。”“悲剧啊,我想买正版了

他们抱着好奇甚至审丑的心态下载专辑来听,一不小心却发现打动了自己。据说人抱着鄙视的“美好愿望”下载,然后一天听了N遍的《Good Night》,难以自拔。有人开玩笑说:期待全体地下党曾粉迎来解放的一天。是啊,听曾轶可是要被鄙视的,如果不是内心强大,只好塞着耳机悄悄进行了。感 叹远一点:这真是个听歌口味都要标准答案的国度。

4,自我纠结型:“高晓松去死!

这是骂得比较恶毒的,还有许多不那么恶毒的,但中心思想都是:我宁愿去听曾轶可的demo或者比赛现场,也不要听这些所谓的编曲。甚至有人说 这专辑把黑变成粉,把粉变成黑

对于这种争议,曾轶可本人认识得很清楚,以下是她在网易的采访中的一段回答:“我也看了一下,其实都是合理的,(与之前预料的)没有太大的分 歧,也许失望的是曲风,也许是比赛的时候,听了我弹吉他习惯之后,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感觉,所以最后听到编曲之后就是他所说的“失望”。但是我觉得失望就是 慢慢去习惯,要去听一下,可能会有新的收获,比如说新歌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们观察一下值得讨论的后两类人,就会发现这是个先入为主的悲喜二重奏。先前不喜欢甚至意欲鄙视的人因为被“大众”(其实我觉得是一部分无聊 的“正义人士”被包小柏挑逗而爆发)意见胁裹,而误将曾轶可彻底当成审丑的对象,但在精美包装下终于发现了曾轶可作品难以忽视的亮点。而对编曲不满的人大 多是从听到曾轶可的一刻起就深陷其中,不知将那些一般人听来“难以忍受”的版本循环过了多少遍,所以心里默认那会是最好的版本。

我个人认为真正算的上失败的只有《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的编曲,其他的多听几遍其实都有新的有趣的味道。虽然未能完全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曾轶可 确实全程参与了编曲,对高晓松老师过于苛求就是对小曾的不公平了。当然,我也很期待有她自己完全掌控专辑那一天的到来。

广告词写得真好:争议终将过去,只有感动,能落地生根。

我知道,有第二类人在,争议过去不了,但毕竟,我们看到了感动正在落地生根。

本文首发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