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拆迁的三个思想实验

关注江西宜黄拆迁事件时,我设想了以下三个场景,姑且称其为思想实验吧。

实验一 交易失衡

我们往往会说,很多东西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然而用金钱来衡量价值可能是可操作性最强的方法。而事实上往往正因为在赔偿金额上达不成一致,才发生了诸多强拆造成的悲剧。

注意在下面的情形中,你选定自己的身份是买方、卖方或者第三方,可能会做出不同的判断。你也可以假设是在作出判断后再随机获取一个身份

  1. 张三有一个很珍视的旧玩具球,勉强可以定个市场价10元。李四非常想买这个玩具球,于是张三被动的卷入了这场交易。李四出价10元,张三自然不卖。直到李四出价到1万元,张三还是不卖。李四出价到10万元,张三决定卖掉。尽管在旁人看来这很疯狂,但交易成功了。然而也可能出现失 衡:李四出价到1万元时,觉得达到上限,而张三却坚决不愿意1万元卖出。那么这场失衡的交易该如何结局呢?

  2. 其他情况同上,但这个玩具球变成一颗药丸,而张三李四都得了不吃这颗药丸就会死的病。你的判断会发生变化吗?

  3. 其他情况同上,依然是一颗救命的药丸,但这次李四变成了李四们,共一百个李四,一颗药丸可以救活一百个李四或者一个张三。你的判断会发生变化吗?

  4. 张三拥有一片土地,在上面盖了一座房子。李四想买这片地,经过专家评估,这块地加房子值100万。但张三对房子有感情,不愿意卖;李四不得已出价到200 万,张三还是不愿意卖。假设李四出价到1000万,张三才愿意卖掉,但李四只愿意出价到200万。面对这场失衡的交易,你要作怎样的判断呢?

  5. 基本情况同上,但是这次买地的变成了政府,政府觉得在这里修一个公园有益于广大市民。你的判断会发生变化吗?

  6. 在张三所在的国家,规定个人并不拥有土地,张三在一片土地上盖了一座房子。政府觉得在这里修一个公园有益于广大市民。但张三对房子有感情,不愿意为了100万的拆迁费离开自己的房子,除非涨到1000万才能接受。你又要作怎样的判断呢?

  7. 基本情况同上。但这次政府把这片土地卖给了开发商。开发商因为这个“钉子户”而面临1亿的损失,于是求助于卖地的政府。你的判断会发生变化吗?

实验二 自由持枪

在美国等国家,私人可以合法拥有枪支,这常常成为中国诟病西方制度的一个典型举例。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思想实验,所以不去考虑枪支管制是否必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想象在中国私人可以合法拥有枪支

  1. 你是一个拆迁户,比如实验一中的张三,政府派人来强拆了,对你家人围追堵截,你会考虑使用枪支么?是用枪指别人的头或是用枪指自己的头?

  2. 你是负责拆迁工作的政府官员,下决定强拆张三家,你会担心张三家的人用枪报复么?

  3. 你是拆迁队的,负责动手拆迁,你会害怕张三家的人一怒之下用枪袭击你么?

  4. 如果作为拥有枪支的一个普通人,总的来说,你的安全感会降低吗?还是会提高?

  5. 最后假设除了政府,私人不能拥有任何可能成为武器的东西,可以威胁杀人或自杀的刀具、汽油等等都被严格管制。作为一个拆迁户,你的安全感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呢?作为一个强拆者呢?作为一个普通人呢?

实验三 媒体裁决

我们知道,在多数国家,媒体都是司法体制外的一股重要力量,中国也是如此。获得曝光的案件会得到更广泛的关注,司法机构会因此受到强大的舆论压力。

现在要构想的场景是在某个国家里,媒体和舆论是引导审判的决定性因素。某个拆迁案件如果被媒体广泛报道,则拆迁户作为弱者往往受到舆论同情,获得较好的判决结果,反之则会被悄无声息的强拆。

  1. 假设你是一个拆迁户,面临被强拆的局面(你觉得强拆是非法的),你会如何应对或利用媒体和舆论?

  2. 假设你是一个拆迁户,面被临强拆的局面(你不管合法非法,就是想多敲诈一点钱),你会如何应对或利用媒体和舆论?
  3. 假设你是负责强拆的官员(你觉得强拆是合法的),你会如何应对或利用媒体和舆论?

  4. 假设你是负责强拆的官员(你不管合法非法,就是想合伙谋些私利),你会如何应对或利用媒体和舆论?

  5. 作为一家媒体编辑或记者,面对层出不穷的拆迁事件,你如何做选择性报道?优先报道本地的还是外地的?优先报道和平协商的还是暴力对抗的?

  6. 作为一个媒体受众,你会关注层出不穷的拆迁新闻吗?你希望看到本地的还是外地的拆迁新闻?你会被怎样暴力程度的拆迁新闻吸引?

我提出了上面的一系列场景与问题,但并没有得到任何成熟的答案,期待和读到本文的你一起做一个小小的探讨。尽管我们的思考可能于事无补,但至少我们可以选择保留思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