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位和我打过架的故人

(一)

可能因为人的大脑细胞结构是网状的,所以会莫名其妙的想起某些人某些事,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有迹可寻。

今天晚上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听着不知所谓的歌,吹着冷风,几经停转的脑子忽然想起一位故人来,然后不可遏制,直到觉得很伤感,要写点什么才好,虽然明明我从来都不喜欢他。

(二)

他比我小十天,我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我妈妈说,在庆祝我出生十天的时候,听到了他家放鞭炮。

他有一个很普通的名字,现在一个当红的男歌星也叫这个名字。

后来搬过几次家,最后还是搬到了能听到他家放鞭炮的地方,可是我们好像从来都不是朋友,以至于我还和他打过架。

初次听到这个当红男歌星的名字的时候,我小小的楞了一下,然后这个名字的份量就几乎被这个歌星完全取代。

我叔叔有一次开玩笑对我说:“你去弄点仙人掌的汁给他喝,据说喝完奇痒无比。”我来不及表达意见我妈就教训我叔叔了。叔叔的理由是:“这个伢儿不得爱相。”意思是这是一个不招人待见的孩子。

所以,你知道,他是一个让人产生欺负他欲望的孩子。

有一次,他老爸从稻田里赶到学校,还拿着一把铁锹,恶狠狠的教训我们班上的小学生们,说谁再欺负他家孩子就不客气。结果是被欺负得更厉害。

(三)

我第一次和他有交往,大概是一次我们家搬家的时候,我要进入一个新的小孩群体。住得近的小孩都帮我搬东西,算是欢迎我的加入,我养的一只小乌龟却搬不见了。

当即热心人士指责是他偷了我的小乌龟,我一片茫然,于是热心人士帮我数落他的斑斑劣迹,直到他们打了起来,我发现他在这个群体里是边缘化人士。

我是一个多么随大流的人啊,所以从来就没喜欢过他。

因为是一个不重要的人,所以我都记不起为什么和他打架,只记得那是我到今天为止最后一次和人打架。

我记得他的手劲比我大,尤其是左手,扳手劲我好像都是输。可是没记错的话,这场架好像我打赢了,毕竟,围观群众都支持我,甚至可能还拉了偏架。

(四)

初中毕业后我一直在外面上学,即使放假也不再去找他玩,尽管我们住在放鞭炮能听见的距离,甚至那些为我拉过偏架的人也很少见,可以知道我是一个多么凉薄的人。

有一天,他找我妈妈有点事,我刚好在家,于是聊了几句,真的就是几句而已,我记不起我们说了什么,只记得他叼着一根香烟,有一种土土的酷酷的感觉。

倒是他的姐姐我后来见到不少次,是一个努力、干练的女孩子,是我们那帮孩子里的第一个大学生。

有一天打电话,突然我妈告诉我:“你知道那谁谁已经不在了吗?”我问不在是什么意思。“他得脑癌去世了。”

我又记不得我当时跟我妈说了什么,应该是楞了蛮久的吧。

(五)

我今天晚上走在路上,突然想起这个我不喜欢的故人。他初中都没读完就辍学了,老师不喜欢他成绩差,和成绩差的同学打成一片的能力似乎还不如我。我想,他一定爱游戏厅远远多过爱学校吧。

我想到他最清晰的画面,是他在课堂上自己画自己的画。有时候没钱或没机会跑去游戏厅,他只好在纸上演练。是的,在他强大的想象力下,在纸上可以一个人玩拳皇,玩西游记。

我还记得他在纸上画着时的笑容。

为什么我会突然忆起他,写到这里我想到我最近有和人过讨论自己是否有暴力倾向。

于是我记起了到今天为止最后一个和我打过架的人。我记不起和他打架的原因,却还记得他被摔到田里时脸上的愤怒、委屈、难过、不服……

于是我想忏悔,可是又能说给谁听呢?所有的人都会死去的吧,想到这里,连自己都不想指责了。我就这样先原谅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