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

很多节日都是为弱势群体准备的,今天又过节了,难得有这个机会,一年打一次假还是必要的。

打“假艳照”

对于各种各式艳照门的各位美女,我一向保持着复杂的心情,感激与怜悯并存,且无比鄙视嘴上假模假式骂骂咧咧的人。话说邓丽欣同学我是比较很喜欢的,欣赏她在叶念琛和彭浩翔电影中的表现,得知她爆出激情视频本人是多么的百感交集,我竟然赶在当事人说明之前亲自去鉴定了视频。完全是污蔑嘛!天杀的香港娱乐刊物,你叫我现在是高兴呢还是失望呢,叫我以后怎么面对邓美女……这种找个视频乱冠名的行为实在可耻之极,无论按照传统道德还是淫民道德。

打“假网站”

前不久CCTV新闻说Twitter上有人鄙视奥巴马,我想这是什么网站,这么大胆,敢鄙视帝国老大,遂去上这个网站,发现它根本不存在嘛?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各种IT新闻报道中,什么Twitter,Facebook,Youtube之类的,都TM的不存在嘛,骗小孩呢?老子只知道围脖,校内,土豆,我看到这些满嘴跑英文的新闻就来气,中国有这么多好的企业不报道,偏偏爱拽英文,捏造这些不存在的网站实在可耻之极,无论按中国特色还是国际惯例。

打“假日记”

最近我们优秀的烟草行业战士因为一本莫须有的日记被审了,这真是一个悲剧,有谁能证明这本日记的真实性,还是有人可以污蔑我们的领导干部。退一步讲,即使这日记真是我们的韩局长的大作,也只能说他贡献了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日记是隐私,非法取得的证据能作为证据,那么以后领导干部岂不是都不敢写日记了,由此带来的现实主义文学的损失谁能负责。我建议疑罪从无,给韩局长一个机会,也给我们的文学一个未来。韩局长被一本日记送进局子实在可笑之极,无论按照事实标准还是法律标准。

打“假忙碌”

最后的大棒留给自己,有句话叫做“我也常常不开QQ,假装自己不在线”,有句话叫做“我也常常收到短信不立即回”,还有句话叫“我也常常换个马甲再上”。子曰:“装忙是蛋疼者最后的庇护所”,子又曰:“亡时补忙,犹未晚也”,子还曰:“装忙装了一千遍,你会相信自己真的没有时间”。信息太多会降低智慧的浓度,即使Chinernet也会给人望洋兴叹的感觉。装忙症和拖延症并发,我想学会过滤与统筹是迫在眉睫了,无论按照培养标准还是自我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