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2010年

【2011按】美好的一年

笔记本锁解锁记

发表于 2010 年 01 月 22 日

当我准备回老家闭关时,才发现笔记本已经锁了一学期没挪窝了。 作为一台笔记本,它有良好的移动性能,跟上我算是屈才了。

这是一把价值十元的密码锁,丢人的事情发生了,我忘记密码了,这似乎是平生第一次,我向来喜欢设置看起来毫无道理,实则颇有含义的密码,然而这个四位阿拉伯数字我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在试验了十来组数字之后,我的心态彻底变成一个小偷,想着如何解决这把锁,偷到自己的电脑。 我几乎因为这个想法而兴奋了,做贼的快感可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我先是想做一个有点技术含量的贼,查遍万能的网,找到一个神帖:顶上那个设置按钮,旋转密码通过手感确认位置。说得跟电影里一样,那小子不是买了个水货锁就是他有当大盗的天分。

我用十分钟的耐心宣告了自己的失败,然后英雄属性由智力型变成了力量型,我要爆破。 我想用电钻钻,用火烧,用钳子剪,那不过是幻想,我没有这些专业工具啊。 然后,我一着急,就把锁线的接头给扯开了。 我的十块钱的锁是报废了啊。

我无力的旋动着密码,想着回家拿电钻干掉它。 然后我无聊的按了一下按钮,这时候,锁开了。

法克

评论

XMR 2010-01-23 12:5 同学,你太幽默 DZ 2010-01-23 13:0 我以前就不转秘密,直接按一下就能打开。那锁就是给想顺手牵羊的人看看的

多普达S1拆机小记

发表于 2010 年 03 月 09 日

在家过年的时候把小S摔了N次,当时都没事,但再经过某次摩托车的颠簸,终于无可奈何花落去,花屏了,当地修手机的熟人看了说是还要买屏,不知几百大洋,遂作罢。

上52dopod论坛逛了一圈,看到无数人被“奸修”迫害过,在拆机贴 的鼓舞下决心自己换屏幕,顺带把外壳从黑色换成红色。

淘宝买屏幕和外壳以及拆机工具,下单两个,合计约200大洋。

我拆拆拆,过程参考52dopod上的教程,不必赘述,只说说出的问题。

1,液晶屏排线没有完全插入,导致机器点不亮,虚惊加重复一次。

2,新外壳疑为山寨,电源按键弹性不足,换上旧的,重复一次。

3,忘记装前版的喇叭,通话没声音,虚惊加重复一次。

4,其间看着一个个小部件无法分离或合拢,却又无处着力,发愁N次。

5,搞定后太忘形,把存储卡塞到SIM卡槽,出去买针一次。

5,其间停电一次,去开会一次,从卸开后板到再次成功打出电话,绵延约七个小时。

好事多磨

评论 老 2010 年 03 月 09 折腾很有乐趣的吧..

墙的促销流水账

发表于 2010 年 03 月 20 日

话说某日发现本Blog死都上不了,顿时怀疑用的Byet免费空间不靠谱了,但是发现后台能轻松的上去。遂戴Tor再上,一切OK,看来是共享ip下的某个网站犯了戒,殃及无辜的我。这不是第一次了,估计也不是最后一次。 于是头脑发热,买了Ixwebhosting的两年Expert型Linux主机,获得附赠域名一个。 换了主机,今天DNS解析才稳定下来,遂记一文,以彰墙为米国空间服务商做出的巨大贡献。

我的boox60-100计划

发表于 2010 年 03 月 23 日

去年入手了一部onyx boox60电子书,竟然没有怎么折腾它,不过到算是物尽其用,看了几本书。 最近上一路书香论坛逛了逛,才发现几个月来出了不少事,由于涉及缺陷机器容易出现无限重启,这个我也遇到过几次,最后是电耗尽为止,公司召回了产品负责更换,我一点都不知道。不过现在刷过新的固件后好像问题不大,就继续使用吧。

说说使用的基本感受:远胜于手机和电脑的阅读效果,但比书还是要差不少的,如果要不断回顾型的阅读(如看论文),基本不太行,所以主要拿来看小说之类的了。

根据初略测算,这玩意儿的花费要拿它看100本书才能保本,所以在此作出计划,但不设时限,看什么时候能达成。 下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现在读完的有四本:《偷书贼》,《三体》,《1984》,《三体II》。 为了方便统计,做了一个豆单。深阅读的乐趣不是看看小文章可以比拟的,希望有更多的空闲用来早日达成本计划,以慰“老人头”在天之灵。

再听孙燕姿

发表于 2010 年 04 月 17 日

还记得最早听到孙燕姿的场景,《天黑黑》,小小的声音湮没在教室的背景噪声中。真正开始喜欢是受室友影响,《风筝》这张专辑在卡带机中循环了很多很多遍。后来,她成了天后,发了很多专辑,却听得倦了。后来,她也倦了,半隐退了近三年。这大概就是工作彻底变成生意后的杯具。 再见到孙燕姿,竟然是在Twitter上,看她絮絮叨叨。 然后,今天听到了她最近参加音乐节的现场版。见鬼了,为什么听得想哭。

写在儿童节之前

发表于 2010 年 05 月 30 日

我显然已经不再是个儿童,但也还没制造一个儿童。

当上网上到信息过载时,世界仿佛静止了,它不再有任何变化:流血的还在流血,吃人血馒头的也还在吃人血馒头。围观与暗讽都无力到极点,攻壳特工队的时代是幻想中的幻想,网线不是脐带,甚至不是蛛丝。可惜那个简单的鸵鸟算法不是人人都能学会。

借口太多之后,会忘记最初的借口。碎片拼不出心中的版图,视线变不成锐利的刀子。最后被强光刺瞎的不只是眼睛还有心脏,对于Matrix的无望永远来自于自己,避风港中培育不出水手。

在这戾气横飞的五月底,在这童真难现的儿童节前,远离喧嚣。 夏花灿烂,夏日毒辣。六月,对汹涌的信息说拜拜。 七月见,祝愿那时两个宇宙都更美好。

求诸于己,离苦得乐。

致命一击和闪避

发表于 2010 年 07 月 04 日

说几句迟来的话。

上月剑圣君离肥返京,临别发一短信,尽显重见之悦、再别之惜,小带伤感。

其时我正处在大脑煮粥的状态,回了一路顺风择日再见云云。后来细想,机会纵然是始终存在,但倘不刻意去找,却也不知又是何年月了。 那日向剑圣君发问,那么多分基地,为何去恰派至此?话一出口,顿觉多余,自然是申请了。闲逛校园,说是会偶尔梦见小湖,很是感慨。

近读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谈到青年人忽视身边的历史。猛然自思,我似乎是要把自己的历史也忘了,随波逐流于世,淡泊相处于人。

有老友来访,方能“茫然慨既往,默坐慎将来”。当日每天与剑圣君在浩方开小黑店,托地主兄下载电视剧,已然三年有余。 “Grubby结婚了。”“嗯,Moon也是。”

当日的英雄还在奋战,但魔兽争霸这个游戏已风光不再。时光不返,研究黑店战术的我们奋斗于事业爱情,或者说是金钱美女,虽是新的挑战,但回望过往,不免有留有几分感念。

致命一击与闪避,都离不开运气。面对未来,除了攒人品,我们能做的,唯有多砍几刀了。

来日再见,把酒言欢,言无不尽

评论 RJ 2010-07-07 03:2 很赞同啊,总觉得下次还有机会,机会很多之类,其实是要刻意去找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