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列表2010

《常识》:不识庐山真面目

2010-04-29

什么是常识呢?众人皆知?不证自明?但真正界定什么是常识估计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除去本能,人的认识是习而得之的,由于个体差异,环境差异,最终形成的认识也是迥异的。

接近真相真理的道路千差万别,但依然是有可能殊途同归的,但这个过程需要求索。

之所以需要求索,是因为遮蔽物太多,这些遮蔽有客观造成的,但更可怕的是人为造成的。谎言的重复灌输,模式的反复训练。用的依然是自己的思维,但路线却是他人所期望的。

梁文道所讨论的《常识》,非生而知之。可贵之处在于:一个香港人,一个佛教徒,用平和之心拨开云雾,展现他眼中的庐山真面目。

俗话说“就事论事”,却是知易行难的。看待问题,往往先预设立场,再找材料佐证自己的观点,这还算好的,更可怕的是只有观点与立场。于是可以听见无数聒噪之声,但无非都是口号而已,口号固然看似有力量,但实则无聊。

常识之可贵,或许在于其不成体系,若认识成了体系,就成了理论,凡是理论皆有其缺陷,但对待批评往往又负隅顽抗。

我见过一种人,看似未受过什么教育,但看问题却常常一针见血,这就是保有了独立思考窥见真理的能力吧。而有的人,在自己设定的观点里越陷越深;有的人,被各种思想跑马,终究是没有想法。

梁文道所言的“常识”,未必就是真的常识,但这种平和分析的能力与修养,却是值得学习的。

《阿基米德羊皮书》:科学的血脉

2010-03-12

人类在生物学意义上的进化似乎有停滞的迹象,而在文化上的进化却时刻未曾停止,虽然我们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但是称得上智慧的却罕有,继承的依然是公 元前先哲的思想。

而中国在科学这个重要的领域,无论我们如何意淫,都不得不承认成就有限,我们理工科人每日面对的的依然是阿基米德及其徒子徒孙的理论。你要想 深刻理解科学,就要了解它的血脉,向阿基米德朝圣。

在本书中,甚至出现了日本专家。而中国人,最喜欢的可能只是关于阿基米德的不靠谱的传说,正如民主一样,科学在中国也是被异化的。

本书令我震撼的除了阿基米德的思想深度甚至超越牛顿外,就是该研究计划涉及的学科之多。

最后,对保证了基本质量的译者致以敬意,这样的书不是那么好翻译的。

“阿基米德羊皮卷”是一部遭受蹂躏却侥幸得以保存的抄本,有不少是孤本的阿基米德论文。该计划的官方网站:http://www.archimedespalimpsest.org/

《一九八四》:什么故事最恐怖?

2010-03-11

我不是一个喜欢恐怖故事的人,这源自儿时的糟糕经历,一部现在看来不乏喜感的港产鬼片,当时将我折磨得彻夜难眠,自此埋下祸根。

哈利波特的魔法学校里有个恐怖箱,能幻化出你心中害怕的形象来,如果真有这样一件魔物,我倒是愿意一试,因为或许现在的我害怕的不再是僵尸、 女鬼等这些恐怖故事中的具象,我想对自己的恐惧一堵究竟。

我现在也很少看恐怖电影,但不代表我仍热有多害怕,至少在看过之后,我能安然入梦。因为我知道,那些不过是影像加音乐的心理魔术,纵然看不 透,也不妨碍我简单粗暴的无视它。

可是当恐怖故事的情节渗透到你的生活中时,你不免会后背发凉,这不是简单的电梯遇到鬼的情景复现,因为毕竟正常心智的人都没有复现过。

但是我们都不难复现以下这些:亡我之心不死,伟光正,绿坝,春晚,连接被重置,备案,全票通过,反低俗,南方周末,中国特色,喝茶,广电总 局,新华社,稳定……

于是乎,在一个春节假日坐在电暖炉旁的我彻骨深寒。

“让我们在看不见黑暗的地方相见“这句话鼓舞着我把《1984》读完,最后给我的却是超越悲剧感的恐怖感。如何至少给子孙后代一个没有电幕的 未来,我感到无力,害怕沉沦。

小说中没有希望,或许现实中依然是有的,但愿这种想法不是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