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伪的吃货

狗肉火锅 在城里,常常看到宠物狗拖着主人在街上溜达,这时我往往会想起乡村的那些土狗:它们大约是幸福的,可以漫山遍野的狂奔、野合;也可能是悲惨的,一年到头看家护院,最后变成了冬季进补的狗肉火锅。去年过年待家的某天,我那十岁出头的小侄女哭得悲怆,简直要和他爷爷拼命了。因为狗的计划生育没搞好,加之老爷子常说:“狗肉滚三滚,神仙坐不稳。”于是有条小狗被一棒闷敲,成了食材。爱小狗的小孩的眼泪终于还是没能阻止。

小时候吃狗肉,大人总会说,吃了“火气”好,方言,大概意思是吃了比较能憋尿,不会尿床,看来也算是“补肾”了。虽然不吃狗肉很多年,也不再相信狗肉“补肾”的说法,可是依然能依稀回味到狗肉火锅的香。不吃狗肉的人有很多种,我是最消极的一种,从来不干涉其他人大快朵颐,可能是我既找不到指责的立场,又没有干涉别人饮食自由的勇气。

小时候的我,基本上什么都敢吃,青蛙很爱吃,生吞蛇胆的事也干过。后来每日听着城市的噪底入睡,想念乡村那蛙鸣狗吠衬托出来的静,可是回到家,却连蝌蚪也渐渐难得一见。人心惶惶的非典怀疑是吃果子狸吃出来的,慢慢的我也有了敬畏心,不再以什么都敢吃而自豪了,不再吃青蛙和蛇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顺带连狗肉也戒了。说起来我现在不是一个爱狗的人,小时候我曾经很爱我家养得那些小狗,可是它们都很短命,没有一只善终。有一只小白狗吃了死老鼠,而老鼠是吃了毒鼠强死的,接连几天晚上,我都梦见这个白色的小家伙,梦见它闪闪的小眼睛,后来我再也不想对这类短命的生灵倾注太多感情。

高中,其时正肠中枯涸,吃食堂吃到愤世,室友的老爸请我们吃猪蹄膀大餐,说了一句我难忘的玩笑话:大口吃,我们人都是肉食动物。靠智力登顶食物链金字塔的人类,无论持怎样的饮食习惯,都逃脱不了虚伪的嫌疑。据说当年阿三和我们干架,宣传中国人很坏:他们吃猪肉!于是穆斯林愤怒了。他们吃牛肉!于是印度教教徒愤怒了。他们吃老鼠肉!于是人人都害怕了。

有一种有趣的吃猪肉不吃狗肉的理论是猪比较蠢,狗比较聪明,而在我看来,猪只是过得比较颓废。吃货们攻击忌食的,理由充分,总有吐槽的点,那些不吃狗肉的,你们怎么不去可怜可爱的猪猪,那些吃素的,你怎么不想想黄瓜的汁液也是活生生的细胞破裂溢出来的。不到人造食物的那天,大概是无解的,谁让你不能光合作用呢?

我小侄女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希望她长大后也还能偶尔想起碗中的食物曾经是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