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解的力量

如何完成一件复杂的事情?可以把它分解成很多相对简单的步骤,然后一步步去完成。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了,但想要通过简单的道理过好这一生,则需要对道理反复的践行与思考,以下就是我这几年的一点人生经验。

为什么要分解?

管理复杂性

复杂的事情需要分解去做的最直观的原因就是管理复杂性,一个再聪明的人,他或她的大脑能同时把握的细节也是有限的,从脑神经科学的角度来说,大脑的工作记忆插槽是及其有限的,将复杂的事情分解、打包,可以大大降低思考的难度。如果一件事情需要100个步骤才能完成,在仔细分解前,大脑看到的简直是一团迷雾,看不到事情的边际,拖延丧气的负面情绪随之而来,对从事知识型工作的人简直是噩梦。

将事情分解为100个步骤后,它的复杂度没变,但是借助各类工具,大脑可以不必一次性载入100个步骤去思考,而是可以只载入某几个步骤,也可以对一些步骤打包命名,大脑存储的将是一些助记符。一件复杂的事情,从一团迷雾变成了可以在不同尺度去观测的结构,可能从大的视角看,有10步,仔细看每个步骤,又可以分为10步。

管理复杂性的典型用例就是软件行业,子程序、对象、模块等,无一不是发明出来用于管理软件复杂性的,如果你是上帝,大概可以一个软件一个大杂烩式的一次性开发完,但我等凡人只能通过各种机制来分解复杂的模型,大脑每次面对不同层次的抽象,都只处理较少的信息。

激励机制

最懂得分解事情的人是游戏设计师,不论愤怒的小鸟这类休闲类游戏,还是复杂的RPG游戏,都会不停地设定小的激励目标,如果一款游戏通关要几天,而且没有任何中间目标需要达成,大概是没人愿意玩的。

现实生活与玩游戏唯一不同的是,阶段性目标需要你自己去设定。比如,要写一篇毕业论文,有些学校只考察最后的答辩,有些可能会加上开题审查和中期审查,但是分解的尺度还是太大,不足以激励我们懒惰的大脑去干活,所以拖延写作简直是一定的。反之,如果你定好小目标,今天写3000字或者查阅10篇文章,然后奖励自己看一集《海贼王》,懒惰的大脑就会被激活。神奇之处在于,大脑可以指挥大脑欺骗大脑,看着眼前的胡萝卜一直走下去。

实际上,对一个做事情本身有一定激情的人来说,如果你用一个清单工具去设定自己的阶段性目标,在完成一个阶段后就去画一个勾,都不需要其他任何奖励,就会有类似玩游戏的快感。如果做的事情没有激情或者不是发自内心的渴望,那么阶段性奖励一下自己喜欢的则是有益的。

第一步效应

做事情时,进入状态难是阻碍我们开始做事情的最大障碍之一,开始做事前,可能觉得这里难受哪里不爽,一旦开始了,进入状态了,更多的则是做事情本身带来的快乐,状态极好时,会进入“心流”状态。所以能够坐下来干两小时活的关键可能在于最初两分钟。

一般来说,大脑一看到复杂的事情就习惯性烦躁,那么当我们把事情分解得够细时,大脑直接面对的是一件简单事情,心情自然好很多,而结果就是一旦开始,可能根本停不下来,对待拖延症的秘诀之一就是你好死赖活先要开始去做,不论做得怎么样。

如何吃完一碗饭?先要开始吃第一口。如何跑够十公里?先要开始跑第一公里。通过分解使我们面对可以接受的第一步,然后大脑又可以欺骗大脑一直干下去了。

如何分解?

分解到能够开始工作

不同的事情,自然根据它的特点有不同的分解方法,同样的事情,对不同的人也需要不同的分解方法,对一般人而言,打电话可能都不值得算一个步骤,但对有打电话恐惧的人而言,可能需要先打好腹稿,然后拨号,然后交谈,至少也得三步。打腹稿的时候不用考虑后续的事情,拨号是一个机械动作,交谈则是对腹稿的发挥,而且自然会有两个人语言上的循环反馈。

分解的详细程度,取决于不同的事情和不同的人,首先以能够开展工作为目标,只要还觉得难受或者茫然,就需要继续分解。所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也不妨从这个角度去理解。

在各个领域,分解问题的能力都是需要不断锤炼的基本技能,比如在软件行业,在需求分析时需要分解工作估算时间,架构设计时需要划分模块。但不管任何领域,分解到能够开始工作是一个不完美但足够实用的策略。

时间尺度

拨开复杂事情的迷雾往往是一个困难的事情,一个需要一年完成的项目,真的能分解到每周都要做什么?几乎不可能,尤其是这个项目有一定的创新性时,这种困难有时会导致我们对分解与计划的失望,干脆走一步算一步。

折衷考虑一下,需要注意分解时的时间尺度,离当下越近,分解出来应当是越具体详细的事情,强调可操作性,越接近死线,分解出来应当是越概要的目标,强调战略性。

在做计划时,可以先以日为单位,逐渐变到以周、月为单位,日内的计划可以用清单的形式,或者只是在脑子里列个清单即可。

分解的迭代

少有人能在第一时间把一件事情彻底分解清楚,但是又不能一直想着怎么分解导致事情无法开张,所以分解的迭代是必不可少的,计划与总结是相辅相成的,通过总结反馈,才能不断修正分解,制定新的计划。

结合时间尺度来看,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以大尺度分解的事情,会在迭代中逐渐细化,到最后,事情就做完了。

为了完成一件复杂的事情,需要做分解的工作,也需要做具体的小步骤,这二者不是简单的先后关系,而是反复迭代关系,所以在做事情时,需要在宏观和微观两个角度反复切换,不能陷入细节忘了自己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也不能一直举棋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