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高度重视

看过陈云的《中文解毒》后,在现实生活中开始能够发现一些以前没太注意现在觉得很奇怪的用词,比如最常见的一个让我觉得奇怪的用法就是“高度重视”。

“重视”一次的“重”本来就有强调的意味了,但是在当今广泛的用法中,“重视”一词简直是没有能力独立使用了,但凡重视,必然十分重视,高度重视,而这个带着几分虚指的动词,其主语一般都是领导。所以高度重视,是一种约定俗称的官样文章,我几乎能想象出第一个这么去写的某个秘书的得意之情,但是不幸的是,它的同行们迅速像感染感冒病毒一般感染的这个词,这就像国家之间的军备竞赛,谁也不敢停下来,谁也不敢示弱,因为别人都高度了,你要安抚民心,得到上级赏识,在遇到问题时,怎能不高度重视呢?

然而,且不说高度重视,重视本身就是一个虚指意味很浓的词,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可见的措施,何以谈得上重视,而高度的滥用,进一步把这个词虚化了,反正只要做出了一点点的反应,就是高度重视了,所有的等级都是最高级,看文字的人也就逐渐麻木了,难以去分辨究竟是不是采取了及时有效的措施。

类似的说法还有“大力提倡”,“着力推动”等等,看看新闻联播,这类加强语气的词的滥用简直触目惊心。这就像一个男的对女朋友发誓: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真正的很爱很爱你。如果没有平时的润物细无声的表现,这种台词说出来只有肉麻加恶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