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中国2016

今天看了一下2016年度的《感动中国》,央视评选的人物,自然昭显的事所谓的主流价值观。很多年没关注过这个节目了,应该是做了十几年了,能看到很多进步,但那种过度的利他主义气氛也还是非常浓厚。

比如有一个山村女教师,扎根35年,培养了两代人,对自己女儿都疏于照顾,现在到了能退休的年纪,虽然说觉得亏钱自己女儿太多,想着以后就帮着带带外孙,可是还是割舍不下大山,想要做到做不动为止。当然我看的时候也不免热泪盈眶,可是想想这样的道德标准,世间有几人能做到呢,如果能建立一个更合理的机制,又是否有必要让人一直奉献牺牲,如果这种感动,不能给人立下一个我也能做到的标杆,不能引发机制的革新,我们无非是每年替某个优秀的搭进入一辈子的乡村教师抹抹眼泪,然后继续该干啥干啥。老是宣扬老实人能吃亏,谁又会愿意当老实人呢。

当然,救火英雄重伤后,社会和政府全力救助的事则做得很好,虽然很遗憾最后英雄还是去世了。

之前央视还做过一个大国工匠的系列报道,总忍不住要去渲染那些工匠生活有多艰苦,可是如果技艺这么高超的工匠都没有顶级的收入,谁还愿意去当工匠呢?

论语中有一则“子贡赎人”和“子路受牛”的故事: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鲁人必拯溺者矣。”孔子见之以细,观化远也。

几千年过去了,今人看问题还是不如孔老夫子通透啊。媒体和政府这种比惨的舆论和道德导向,就该发现一次敲打一次,否则永远都是电视上人人皆尧舜,现实中人人皆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