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和诗意

昨天读到一首顾城的诗:

生日

因为生日  我得到了一个彩色钱夹  我没有钱  也不喜欢那些乏味的分币 

我跑到那个古怪的大土堆后  去看那些爱美的小花  我说:我有一个仓库了  可以用来贮存花籽 

钱夹里真的装满了花籽  有的黑亮黑亮  像奇怪的小眼睛  我又说:别怕  我要带你们到春天的家里去  在那儿,你们会得到  绿色的短上衣  和彩色的花边布帽子 

我有一个小钱夹了  我不要钱  不要那些不会发芽的分币  我只要装满小小的花籽  我要知道她们的生日 

内人评价现代诗说,写得最好的可能是两个渣男:徐志摩、顾城。

顾城有多渣男我没研究过,但是这首诗我看的时候觉得很有诗意,又不禁哑然失笑了一番,“我没有钱”这一句说不定是他写诗的时候的真实写照,买了个钱包但是里面没装几个钱这种感觉我也是有过的。

诗人善于把普普通通的事情变得有诗意,对普通人而言,如果能偶尔感受到这种诗意,会发现生活很有趣,可是事情要是走到了极端,彻彻底底活得像个诗人,可能不是什么幸事,一旦无法将诗意和骨感的生活灵活切换,就变成了没钱的浪漫主义,可能诗人本人也不在意,但是往往给身边的人带来困扰甚至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