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口之难

离开湖南老家越久,越不能吃辣了。除开单位食堂和家里的饭菜,在其他地方吃饭已经成为我的一种负担,因为在中低档的餐馆里面,川湘口味几乎是具有统治地位的,吃着麻辣口味的菜,喝着啤酒,几乎也就是我的同事朋友们请客吃饭时的常态,而我现在的肠胃面对辣椒、红油、啤酒的组合,几乎是次次悲剧,在别人觉得大快朵颐的时候,我宁愿在家吃水煮青菜。

拉肚子的次数多了,每次都会事后提醒自己,吃的时候要克制,挑一些自己成熟得来得吃,也就是说要忌口,可是几年下来,还是以悲剧收场居多,在食堂和家里吃饭得时候,我控制得很好,一年下来成功减肥五公斤,轻度脂肪肝也消失了,但是在外面三五聚餐的时候,就打破了惯常的模式,一般以迟到饱撑告终。细究原因,首先在外吃饭菜品丰富,没一样尝一口就吃了不少了,二是一般刚开始没有主食吃,啤酒的清爽就着菜的麻辣,相得益彰,不管怎样也是一种简单粗暴的美味。

忌口这回事,看起来简单,实际上也需要很强的自律能力,甚至可以说不能只靠自律,因为可以压抑自己的口味很困难,自控力总有用完的时候。除了自律,更多的需要对自我欲望与特点的理性分析,在点菜的时候,就要考虑自己的需求,吃的时候要提醒自己不要来者不拒,应该只吃自己能吃的,吃进去的种类不宜太杂,就像林语堂吃东西,开始上来多道菜都不动筷子,只有自己最爱的菜上来时,才大快朵颐,这才是懂得生活的人,克制可以带来更大的享受。

说起来我每到聚餐都会忘记忌口,可能也还是因为最近几年在外吃饭太少,当环境突然变化时,不能很好的适应,没有形成一种生活方式,而需要更多的主动的自我约束而没有养成下意识的习惯。

做人想要轻松一点,不时刻动用自己的自控力,首先要选择适合自己的环境,让适应变出一种习惯,但是环境的急剧变化又是人生必须经常面对的常态,所以应对变化时,需要把脑子的自动导航切换成主动的人工导航,带着脑子生活,面对复杂的世界,这样或许会累一些,但是人生不就是这样嘛,宁可清醒而痛苦的活着,也不要做一头快乐的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