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谁学习带孩子

带孩子这件事情,其实是几乎所有的高等一点的动物都要做的事情,低等动物依靠数量取胜,一次来上几万个受精卵,总有一些活下来的。高等动物则依靠对后代的照料来弥补数量的不足。

所以人类在带孩子这件事情上,还是有几分本能的,然而人类的优势在于通过文化传承的如何带孩子的知识,而不是本能,甚至可以说,拥有可以传承的带孩子的知识,使的孩子的存活率不断提高,反过来压制人类多生的欲望,从各国近现代发展历史就能看出,城市化中产化伴随的是生育率的降低,甚至走向人口指数爆炸的反面——人口结构的指数老化。

本能的不足,所以带孩子需要学习,尽管生孩子带孩子不需要毕业证书(结婚证,和中国特色的准生证,其实重点都不在此),如果认为也不需要学习,那么就是对人类哺育后代优势的浪费与反动。

在现代科学,尤其是现代医学发展之前,带孩子学习的对象主要是以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为代表的有过经验的人,传统医学中,也会有一些经验总结和极少的理论,但大多靠的还是一辈辈人的传承。现代医学的发展,知识传播能力发展,带来了育儿知识的革命,越来越多的人不再盲从上辈人的经验,而是相信专家的知识,相信书本上的教条。这有时甚至会造成两代人的冲突,老一辈的人会说:我不也是这样把你带大了?

育儿这件事情,远比数学物理复杂的是个体差异性,虽然都是人类,但出于先天基因的差异与后台环境的差异,所有的经验都无法做到放之四海而皆准,个体经验自然是作用有限,你小时候和你现在的孩子基因上有传承但也有差异,而你们所处的社会环境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即使是有统计学意义的医学经验和分析,也只能作为参考,而不能当作教条,我们需要建立一些原则,但是没有什么原则是不能没有例外的,带孩子的过程不是一个单向的信息传递过程,而应当是一个具有反馈的闭环过程,基于孩子反应的纠偏是极其重要的,关心孩子的情绪、欲望、需求与自我价值实现,比坚守教条更加重要。

所以,向孩子学习带孩子才是最重要的,而多多学习科学的方法,普遍的经验,会让你在像孩子学习时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