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

前两天晚上,在离开之前最后去了一次海边。

多年以前,我第一次看到这边的海的时候,除了一部分初见海的喜悦外,更多的是面对新的环境的不适,那时候,我成了一名可爱多——曾轶可的粉丝,说起来她长相中性,唱歌跑调,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她的歌词中有类似“我面对着大海,却敞不开胸怀”的小情感,这打动了我。

前两天再看海时,我真的和自己和解了,那些负面情绪都烟消云散,不仅仅是因为要离开,更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我跟着急小朋友说,以后很难再有机会过来玩了,他还听不懂这么复杂的事情,但是巧合的是,他那天也不再埋头玩沙,而是四周晃荡,似乎要记住这个地方似的,不到三岁的事情,长大后是基本记不住的,只会在脑海的某个角落,藏一些记忆的碎片,记得曾经和爸爸妈妈很多次来过这片海边,玩过沙下过海。

小孩子记不住,我们却忘不掉了,旅游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走马观花,而旅居,则是另一种感觉,当你和当地的菜贩子打交道多了,你才知道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经历了一个地方的365天,你才知道它的天气的可爱与可恨。

我很庆幸,在最后待这边的几年里,我和自己的过去和解了,接受了自己的处境,在此之上也不断地努力前行,我越来越喜欢当下的自己,对这个城市慢慢产生了一种中正平和的情绪。

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着急小朋友率先发现了音乐喷泉在唱歌喷水了,在夜晚灯光的映射下,简直成了待在这个城市看到的最有意境的一刻了。

着急妈妈说:我好像还是第一次看见音乐喷泉。真好,在人生大大小小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