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护法》:恶趣味的1984

大护法

知道这部电影,是看到有微信公众号在含沙射影的批判这部电影,我很是好奇,一部打了龙标的电影,怎么可能政治不正确。

看完之后,倒是觉得导演的恶趣味很有意思,比如一个披上红色披风像个冬瓜,爱碎碎念,动不动就背诗的主角,模仿虫族的花生人设定,一个文艺范长得像徐锦江老师的太子,当然还有很明显模仿法西斯束棒的武器。

其实电影的作者究竟怎么想的不重要,电影是幻想的艺术,如果能触发观众的想象和分析,就是成功的。观众要怎么去想,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正所谓智者见智仁者见仁淫者见淫,与其说一部动画电影能探讨点什么,不如说它激发了大家关心的话题,这种意想不到的气场的出现,估计以后还会屡见不鲜。

反乌托邦的文艺作品不鲜见,《1984》随时你都可以去看,即使是电影市场,去年的《驴得水》我觉得也可以归为这一类。这部电影其实更独特的是它的风格,虽然能看出一些不成熟的地方,比如太子和大护法对嘴吵架时画面非常崩坏,但是总算是脱离了简单叙事,正义战神邪恶的范畴。水墨风格的画面透着一种诡异的美感,碎碎念的台词,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就觉得冷幽默,而把电影变成儿童不宜的,这是随时爆头、喷血的场面,而剧本的设定处处透着诡异,即使到结局有些地方还是云里雾里,但是又蛮适合脑补。

希望能看到导演的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