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脏的小孩

着急小朋友在楼下小院子里瞎钻乱闯的时候,我们一般在旁边当一个保镖,默默看着,偶尔也会加入一下,而这种时候,偶尔甚至会有其他小朋友,比着急大不了多少的,会劝他不要钻进去某些地方,“不要去那里,脏脏!”。

我们只能在一边笑笑,感觉自己的觉悟连三岁小孩都比不上。

带孩子需要学习很多理论么?也许吧。但是凭直觉和常识其实也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在很多家长不断的制止小朋友玩,嫌这里脏那里危险时,我常常想起的是自己的童年,几乎都是和小伙伴漫山遍野的跑,似乎也没遇到过什么真正的危险,而父母没有那么多时间盯着我,即使有时间我也不愿意他们整天盯着我。

毕竟时代变了,孩子可能面对更多的危险,比如像车祸,又比如市井传说中可怕的人贩子。但是孩子的天性是不会变的,深植在基因中的对自然的爱,对未知的好奇,无论孩子未来走向如何的人生,这些都是人生的源动力。

所以我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嫌弃泥巴脏呢?有很多实际的理由不让孩子去在脏地方爬来爬去,比如怕有细菌,嫌洗衣服麻烦。但仔细想想,可能还有一种泥腿子上岸的心理,我们好不容易从田地里爬上岸,想要过一种体面的生活,所以对泥土的感觉很难有什么热爱,当然我这么推测可能也只是我的自我内心阴暗。但不管怎样,孩子们的生活越来越精致,粗糙野蛮的部分越来越少。不让孩子弄脏是一例,看见孩子间出现一点点冲突就如临大敌急着介入也是一例,强迫小孩子和其他小孩子分享食物也是一例。

我不觉得我们的文明已经发展到可以躺着睡觉,一直承平下去,人性中野蛮、血性的一面仍然有它的价值,个个小孩都像乖乖的小白兔,不是什么幸事。所以,我们宁愿要一个脏脏的小孩。说得准确一点,我们只是不去阻止一个想要在泥土中探索的人而已。

不要给自己设限

一个人活在社会生活中,自然有也需要有各种各样的定位与定义,通过周围人的反馈与自我认知,我们慢慢的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比如知道自己是内向还是外向,自己是善于学习文科还是理科,自己是否善于和人沟通,是否有耐心,是否有幽默感……

这种种定位与定义都是有价值的,毕竟,我们只有认清自己的优势,发挥自己的优势,才能更好的生活。然而这一切定位与定义,同时又是一种陷阱,一种限制。比如一个不喜欢说太多话的小孩,从小就会被人说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不会沟通,甚至会被取一些绰号,等到这个小孩长大了,他可能还是不太喜欢说话,也不太懂得怎么跟人说话,更不敢当众讲话,可能他偶尔也会羡慕那些口才好的人,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会找到一种心理安慰式的理由:自己本来就不善言辞,没有必要非得变得很会说话。甚至于这种想法也没有,而只是一种麻木,反正自己就是不善言辞嘛。最后,不善言辞这个标签,像一个牢笼,关闭了他很多试图去表达的不易察觉的愿望。

在我们的人生之中,需要做很多的选择与舍弃,因为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那么放弃自己不擅长的说话,也不失为一种选择。然而,这里的思维误区在于,我们忘记了这是一种选择,而把它当成了一种不可改变的事实。你可以选择多说话,也可以选择少说话,你得知道这不同选择的益处和代价,这样去想的话,或许也会觉得学着一点跟人沟通也不是坏事。

在针对自己不同属性,跟人比较的过程中,容易犯的是非此即彼的错误,如果自己不擅长一件事情,那么就完全不用考虑和关心了,就像对某个方向闭上了眼睛一般。

当当今的世界的变化速度相当快,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我们需要不时的改变自己去适应与改造这个世界,这时候,如果因为种种标签给自己设了太多的限制,觉得自己不可能干这个,也不可能干那个,那么,就会放弃了太多的机会。当然,我们需要聚焦自己的注意力,但是,如果放弃了太多的机会,把注意力放到了一些没有希望的地方,不是也很浪费人生么,所以,保持聚焦的同时,打开自己的眼睛,并不是什么坏事。

唯一能限制你的,是你自己,你永远都有选择权,即使是在那些看起来不可改变的事情上。

雷厉风行与谋定后动

如果想要做一件事情,是雷厉风行好还是谋定后动好呢?

其实这是一个强行问出的伪问题,当然是既要雷厉风行也要谋定后动,准确一点应该是先谋定后动,而后雷厉风行。

在谋定之后就要立即行动,所以跟雷厉风行是无缝结合,关键问题是一件事情要考虑到什么程度才算是谋定呢?

如果考虑得及其不充分,就去“雷厉风行”了,有时候可能也能瞎猫撞见死耗子,但是大概率是会遇到非常多意想不到得苦难乃至失败的。

如果考虑的过于琐细,觉得总是怎么思考准备都不够,那么就没有雷厉风行的机会了,思考没有行动的验证,只会成为无根之木。

所以思考的详细程度需要刚刚好,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刚刚好是一个最佳解,我们还可以找一个可行解,那就是思考到能顺利开始行动的程度即可,至于采取行动后的后果,可以预先考虑一部分,但也要做好随机应变的准备。

计划与规划我们往往希望是地图,可以指导我们左冲右突,其实计划与规划只要起到路标的作用也就够了,不需要每走一步都去看地图,路是要靠脚来丈量的。

人性与算法

Ghost in the Shell

多年前,看过押井守版本的《攻壳特工队》动画电影,说实话当时可能没太看懂,前段时间听说真人版要上映,又看了一遍,发现日本人对人工智能的理解是很超前的,而且通过影像做了很好的探讨。昨天去院线看了真人版,影片对原作有相当不错的场景还原,但把原著讨论的深刻主题弱化了,变成了一部比较典型的好莱坞英雄电影,有种买椟还珠的遗憾。

傀儡师的角色变成了久世,从人工智能变成了人,这是真人版和原作最大的差别,且不论真人版中少佐狗血的身世了。在原作结尾中,人工智能和少佐彻底融合了,而真人版的少佐则强调自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其实我能理解这种改编,可能导演不想过于冒犯观众,最后还是回归到了人性上。在真人版中,虽然少佐除了大脑的所有身体都是机械,但是她有美好的人性,尽管要接受这样一个人已经是一种冒犯。而更冒犯的是,如果人性并不是人所特有的,人工智能也能产生,甚至比人性更加美好呢?

今年大热的《未来简史》也在讨论这个话题,而且作者比较悲观,不认为人性真的能够区分人和人工智能,人性也不过是一种进化选择出来的生物化学算法,如果是算法,那么或许就能用其他途径模拟出来,或者,干脆产生新的更好的算法,在这个意义上,人所谓万物之灵的地位是岌岌可危的。

在好莱坞电影中,人性或者说爱是用来解决难题的终极武器,比如星际穿越中的父女羁绊,可能少有人能接受爱也只是一种算法,并没有无可取代的地位。但在人本主义占主导地位的当下,人性和爱是超级英雄小宇宙爆发的源动力。

我个人对产生类似傀儡师的算法从时间上并不乐观,但也觉得是迟早要到来的,思考人性究竟是什么,究竟有没有不可替代性,这不是杞人忧天的问题,流行文化讨论这一问题,或许不像科学和哲学那么严肃,但却是影响深远的方式,在这个人工智能概念火热的年代显得也不那么突兀而有意义。

说到底,真人版电影很遗憾,太过保守,既然95年原著就能深入探讨,或许今天的观众也不会那么反感呢,毕竟计算机、网络、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得比95年充分多了。本来可能重塑经典的,变成了爆米花电影,我也只能表示无奈了。

科目三考试要点

驾考是一种完全彻底的应试教育,教练会教一些真正开车时用不上的技能只为了通过考试,但是毕竟也还是会教一些基本技能,而且应试教育的一板一眼,对于遵守交通规则是有好处的。所以在长时间的折磨后,目前准备第二次应试科目三的本人,明白了一个道理,虽然学车是为了通过考试,但本质上还是为了学车啊,很多时候我们都会被一些东西蒙蔽而忘了初心,就像进入股市是为了投资而不是赌博一样。

0 起步之前

开门,按指纹,检查挡位是否空掉,关门。逆时针绕车一周,检查状况,需要在车前方的感应器前晃动手。(目的是开车前看看车有没有明显的异常

开门关门,三摸一带,即检查左后视镜,车内后视镜,调整座位,系上安全带。这些动作都需要触发感应器,三摸能听到语音确认。(实际中这些显然都有意义

启动点火,开始灯光模拟,这个部分比较假,但是也让人熟悉了几种常见的灯光。

  1. 近光灯,只要在夜间都能使用,没有限制。
  2. 远光灯,只有在夜间照明不良的道路,且不影响其他车的情况下使用。(似乎乱开远光灯司机吐槽较多的一种行为
  3. 转向灯,除了表示左右转向外,左还表示出发和进入,右还表示停止和离开。
  4. 雾灯
  5. 警示灯,一直闪烁警告。
  6. 双闪,临时的闪烁警告。

模拟完毕后关闭所有灯光。

1 起步

动作很多,不能做错,总体原则依然是安全原则。

打左灯,长按喇叭两次,踩住离合和刹车,挂一档,松手刹,松刹车,松离合(如果是半坡起步需要先松部分离合待车身开始共振时在慢慢松开刹车),顺利起步。

2 路口右转弯

起步后去掉左灯,路口右转弯前打右灯,尽量上内道,加油门到约2000转,踩离合到底,换二档,松离合,加油门到20码。

考试全程都要注意这个挡位与速度的匹配问题,1档10码左右,最好10码以下,二档20码左右,最好20码低一点但不低于15码,三档30码左右。加档先加油,建档先踩离合踩刹车减速,待速度匹配后再换挡。

全程以二档为主,部分项目需要减速时,以一档为主,三档全程只在合适的路段开两次即可。

3 变更车道

打左灯,等待5秒,观察后视镜,再打方向盘,这是为了给自己和路上其他车一个反应时间,而不要急急忙忙打灯就变道。考试时如果在内道,只需要打灯假装一下变道即可。

4 掉头

准备掉头后,打左灯,踩离合踩刹车三秒,换一档,观察前后,打方向掉头,同时甩头左右观察。(这些在实际中都很有用,但是考试基于摄像头和感应器,所以有点假)完成后换二档。

5 会车

进入会车时踩离合刹车三秒,减到一档,贴边行驶,而且要求比较变态,一般教练都有一些花招解决,我的教练让我看车头上的某个点和边线的关系,实际中,贴边行驶还是有价值的。完成后换二档。

6 超车

在实际中,超车的过程是变左道,加速,再变右道,在考试中可以简化为打左灯5秒,再打右灯5秒。

超车完成后,这里最好加一次三档。(加油门到25码,换三档,加油门5秒,维持30码左右,踩离合刹车到20码,换二档)

7 路口右转弯

打右灯注意保持,踩离合,轻踩刹车3秒,为了简化操作,踩刹车前速度可以快一点,踩完刹车速度不低于10,不用换二档。

8 掉头

基本4

9 路口右转弯

上坡,需要多加一点油,打右灯注意保持,这里不用刹车减速。

10 通过公交车站

注意通过前最好切到内道,注意速度略快,踩离合,踩刹车三秒,左右观察,速度不降到10码不用减挡。

11 掉头

基本4

12 通过学校区域

基本同10

13 通过人行横道

基本同10

14 直行通过路口

基本同10

15 通过红绿灯

上一个项目直接减速到10,换一档,在压线前踩停车,空挡,拉手刹,放松脚。等到红灯闪烁时,挂一档,加速到二档,再加速到三档,5秒后减速到二档。

16 直线行驶

注意眼睛要看远方才能开得直,方向盘只能很轻微的调节。

17 靠边停车

快到进停车区的地方,换一档,打右灯,注意保持,待到大约肩与边线平齐时,右转进入停车道,听到靠边停车项目开始后,注意保持右灯,调节方向盘贴边行驶,调节到位后保持5秒,踩刹车停车。

18 停车

不要激动不要着急,慢慢把停车项目做完,脚不要动。空挡,拉手刹,此时车已经彻底制动,此时脚可以挪开。关灯,熄火。看一下后视镜(感应器要摸)准备出门。出门可以开一下门再关一下门(假装一下然后可以听到考试通过的美好消息。)

《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笔记

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

基本信息

  • 优衣库艺术指导
  • 方法论:如何享受舒适生活
  • 艺术指导–沟通–整理对方的思路
  • 三部曲
    • 掌握状况
    • 导入观点
    • 设定课题

空间整理术

  • 设定优先排序
  • 空间整理的目的,在于创造舒适的工作环境
    • 彻底整理,规避风险
    • 通过身体力行,感受整理成效
  • 整理公文包: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功能合并
  • 舍弃是与不安的斗争基于优先排序
  • 舍弃是与暂且的斗争
  • 办公桌:物有所归
  • 数据文件:只保留最终版本
  • 物品的临时避难所
  • 文件夹的归类–每级别管理不超过10个
  • 实物的整理–外框技巧(文件夹)

信息整理术

  • 导入观点:关键词
  • 导出远景 slogon
    • 寻找最佳视角
    • 退一步观察,寻找超然视角
    • 抛开自以为是

思考整理术

  • 将思绪信息化、语言化
  • 提出假说,确认对方想法:迭代过程

幸福的一代

着急小朋友的奶奶在看过他的生活状态后,感概现在的小孩真幸福,这种感概我也发出过,着急小朋友不到三岁,现在拥有的玩具和书可能比我整个童年都要多。

在我小时候,着急小朋友的爷爷在酒过三巡后,就会开始忆苦思甜,讲他童年时社会和家庭如何穷,我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

可是某一天,我在超市看到了茫茫多的幼儿园小朋友的教辅资料,突然觉察到这种以为下一代人一定更幸福,不过是一种一厢情愿。每一代人都有他的苦与痛。

关于八零后一代人有多么倒霉的段子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矫情。我倒是想预测一下壹零后这一代人有可能有多倒霉。首先,他们出生在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这个国家已经稳定发展了几十年,他们的家长相信未来还会一直这样发展下去。他们的家长相信“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从拼胎教、拼早教,到拼学区房。但是他们所处的时代又似乎充满了危险,家长要防范各种危险,小心翼翼的把一两个孩子带大 ,往往,他们被告知这也危险,那也不能做。

然而,科技仍在加速发展中,等到他们成年时,可能发现自己按照父母意志去学习的各种东西,几乎一无是处,很多技能都比不过人工智能。又或许这些都是想象,经济增长放缓,公平和效率的矛盾没有得到有效的释放,会爆发经济和政治危机。

未来有三种可能,一是当前发展模式的有效延续,二是历史螺旋上升中的倒退与停滞,三是基于人工智能的指数增长进入后半段开始淘汰大部分人。我没有足够多的信心说以后一定会是第一种情况,所以也就没有信心说壹零后将会是幸福的一代。

公开课的冷却

前几年,公开课相当火热,一度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以网易公开课为代表,将mooc的精神在中国发扬光大,那时候,我似乎没有相关的需求,只是了解了一下,没有深入学习过什么。

最近为了研究机器学习,又去找了一些机器学习的mooc,发现mooc虽然仍在发展,但是已经没有以前火热了,网易公开课新增的内容大多是软性的课程,比如TED,而那种硬核的课程大多还是几年前翻译的,国际上的几大公开课平台如cousera,edx,udacity等,都在向有偿培训转型,而国内则没有一个特别好的平台,清华弄了个学堂在线,北大弄了个华文慕课……感觉网站特别多,但好的课程并不多。

在线课程的交互性通过程序设计其实是可以有很好的保证的,但是那种课程设计太耗费心力,所以如果是无偿的课程,往往只是把课堂的视频录像放到网上。只是看看视频,学习效果很有限,即使有作业,如果没有裁判系统,也很少有人能在没有反馈的情况下坚持去做作业。

以机器学习为例,目前有很多并不便宜的培训课程,但是同时也还是有很多质量不错的免费课程,只要你稍微花点心思去寻找。公开课给了勤奋的人一个很好的工具,但是并不能解决学习动能的问题,对于懒惰的人而言,对于把看看视频走马观花当作真正的学习的人而言,公开课真的只是一场热闹。

学习是一种修炼,从来都不是凑热闹的事。这个世界上,愿意自学成长的人毕竟是少数,所以公开课也只能是一种小众需求,作为终身学习的人,我实在没什么好抱怨的,还是无比感谢这个伟大的互联网时代。

对雄安新区的思考

昨天陪小朋友玩了大半天没看新闻,今天早上一看手机被千年大计雄安新区刷屏了。基本上,对此事持谨慎悲观态度。

  1. 比照深圳特区看,不占天时地利,当年有市场经济压抑几十年后的爆发,有毗邻香港的地理优势,而现在有的只是领导人的决心;
  2. 从目前的规划来看,雄安新区没有再造一个政治中心的想法,那么就会变成把北京不想要的都推出去,而最好的资源,还是会设法留在北京,只有爹不疼娘不爱的才会过去新区;
  3. 这次似乎会有一个对土地财政的反思式开发模式,现在冲进去炒房的人风险相当高,当然,高风险有可能带来高收益,也有可能带来跳楼;
  4. 没有原生造血能力的地方,需要的是全国人民的输血,对当地人来说,确实是被大奖砸中了脑袋,但是从全国经济的总体来看,有可能成为一个负担,不懂基本经济学的人以为只要意志力和印钞厂就能造出一个新的深圳来,这有点天真;
  5. 我也希望这是一次成功的探索,但是目前确实看起来确实难以乐观。

关于拖延的一些思考

拖延是人性使然,人类那几十万年前已经基本定型的大脑,其实并不天然的善于远景规划,而是更喜欢眼前利益。现代社会中工作学习要求延迟满足,通过不懈的努力达到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目标,其实是由大规模的社会合作保证的,比如,你会愿意将你的劳动换成一个银行卡上的数字,甚至又去投资买一些虚无缥缈的股票,这种种虚拟叙事,在人类社会的早期都是不可想象的,因此去考虑过于将来的事情,对于原始人,可能不是一个好的决策。

所以当我们的原始大脑面对现代社会时,拖延是很自然的反应。拖延症这个词出来后,很多人就像找到组织一般高兴,原来我不是懒,而是得了一种时髦的病啊。如果说拖延是人之本性,那也就算不得是一种病了,至于究竟能不能和懒划等号,可能有一点点的区别,觉得自己有拖延症的人总是还是试图挣一下去克服自己懒惰的本性,会有很多的焦虑,而真正的懒惰倒是心安理得的。

在知道拖延症这个词后,我也看过不少相关的资料,也反思过自己的行为,就我个人而言,造成拖延的心理机制大概有以下几种:

  1. 对要做的事情没有任何激情,而是由于种种原因被迫去做;
  2. 缺乏清晰的目标,但又没有完全沉沦,想要做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做什么;
  3. 要做的事情太复杂,感觉自己看不到完成的一天;
  4. 想要在完美的状态下开始,或者达到完美的效果,迟疑而不敢开始;
  5. 脑子里想法太多,新的想法打断正在进行的工作。

造成拖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所有拖延症最多只能算是一种症状,而病因却是很复杂的,针对这些病因,我也开出过自己的药方:

  1. 被迫做无聊的事情是最难搞定的病因,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自己陷入这种危险的境地,无论如何调适都是非常耗费心力的。可以告诉自己,快速的把这些事情做完,然后就可以去做喜欢的事情了,或者从消极的角度说,可以心安理得的拖延,因为这些无聊的事情可能拖着拖着就没了;
  2. 缺乏目标这种事情不是技术性的,而是关系到人生意义的大事,这里就不赘述了;
  3. 做复杂的事情,是现代人尤其是智力劳动者的常态,因此学会分解,减轻思考负担是极为重要的;
  4. 时刻牢记二八定律,先花20%的时间完成80%的工作,再视需要打磨剩下来20%的细节,至于完美,本来就是一个幻影罢了;
  5. 对脑子里闪现的想法,可以暂时记下来,纳入自己的收件箱,另外,确实也可以同时期做很多事情,拖着一件事情,可能就去做了另外一件事情,有本书叫《结构化拖延》就是讲这个的。

要减轻所谓的拖延症,就像去开一把锁,钥匙往往不在锁上,得去其他地方找,如果你对自己的人生有全面深入的思考,拖延就不会是一个问题,而如果出现了严重的拖延,则确实是一个糟糕的信号,需要仔细问问自己的脑子究竟是怎么想的,而我们能够自己问自己这种问题,大概是大脑最有趣的一个功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