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杀手》:所谓真正的黑暗

Sicario

我认识女主角Emily Blunt 的第一部电影是《明日边缘》,看这部电影之前并不知道女主角是她,看了几分钟后,脸盲的我也想起来了,顿时觉得有几分亲切,身为一名FBI的女战士,女主应该是有她强悍的一面的,但是在电影中明显是被一众男性角色牵着鼻子走了,或者说,强悍的女战士在所谓真正的黑暗面前显得有几分傻白甜。

影片最优秀的可能是它通过摄影、音乐、剪辑等烘托出来的悬疑与暴戾的氛围,而剧情一般认为有不少值得商榷的漏洞,而看完后值得思考的则是影片的核心冲突:是否能用非法的手段来对付罪犯,是否需要用黑暗来对付黑暗。是否有真正的黑暗,让心怀光明的人真正绝望的黑暗。

显然本片的结论是肯定的,最后心怀程序正义的女主角放弃了。女主的上司曾劝导她说:你看看我们整天按程序取打击犯罪,可曾有任何效果?然而讽刺的是,在使用非凡手段打击了一个大毒枭后,世界并没有太平,枪声依然像家常便饭一般响起。

我想,靠暴力打击犯罪只能治一时不能治一世,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毒品犯罪或其他犯罪,当它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时,它反映的是一种社会现实,隐含的是深层次的原因,没有社会制度的深刻变革,没有经济的正常发展,就像酸化的土地里,是长不出什么好的树苗的。

墨西哥背靠世界第一强国,却是一个毒品和犯罪横行的国家,说实话还不如当年美墨战争后直接并入美国,这个边境,拦住的是正常的交流,而罪犯和杀手,是没把边境当回事的。

科目三总结

今天第二次考科目三,终于过了,拿驾照最大的障碍算是过去了。现在距离报名已经2年了……由于暂时没有买车计划,整个学驾照的过程是既不上心又跌跌撞撞。

今年想要换工作换城市,考试资格就快要白费了,要不就得滞留在这里学好再走,在这种压力下,终于打起精神去想办法学习了。

应该说,驾校的学车体验还是在不断改善的,可能是因为竞争越来越激烈了,虽然这种靠着交警部分吃饭的行业估计潜规则不少,但是现在全民学车的热潮下,驾校的钱实在是太好赚了,所以盯着蛋糕的人越来越多,在这样一个小城市,我在路上看到的驾校品牌就不下十家,甚至公交车语音报站广告都被驾校买断了。

我的经验是,在面对这种不好的消费体验时,你可以选择生气,甚至也可以投诉维权,但是最好还是珍惜自己的时间,赶紧把这件事情了结才是上策。

具体针对科目三的经验,其实主要就一条:多练多总结。像这种实际操作型的学习,显然单单靠看书或者想象是成不了事的,要靠反复的练习,把很多基础性的动作比如踩离合、刹车、加油门、换挡等变成下意识的动作,或者说是肌肉记忆,这样在考试的时候或者在真正开车的时候,脑子才能用来进行更复杂的判断,而不是想着怎么去换挡,甚至错把油门当刹车。如果要在这个过程中再加速一些,就要注意总结了,我在这次考试前,已经在脑子里建立了整个考试的流程与现场情景,可以在睡觉前、临考前在脑子里演练一遍,这种演练虽然是辅助性的,但是可以在没车可练的时候保持脑子对流程的熟悉,建立成功的信心。事实上,这种情景演练法可以用到工作生活的很多方面,只是我之前没有把学驾照认真对待。

而要想有所回报,就必须认真对待,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

笑点高?

这几天因为要准备科目三考试,加之着急小朋友睡觉不定时,导致我整个人相当疲惫,睡不好睡不着又不想做动脑子的事情时,就试图找点能让人开心的节目看看,但是随之遇到的问题时,似乎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什么好笑的东西了,往往那些打着搞笑视频的东西,我看着都会觉得无聊,有些甚至觉得有些低级趣感觉自己笑点越来越高了,细想一下,大致有两个原因:

首先,可能真的大部分的搞笑的节目都比较低级趣味,自己的审美趣味慢慢提高了一些,那些优秀的喜剧,又往往包藏着悲悯的内核,如果理解到了那些内核,那么看它喜剧的效果就会打折扣,相当于你看到一个含着泪搞笑的人。比如周星驰的很多作品,现在开起来都不觉得好笑,只是想到小人物生活与生存的心酸。

其次,最近几年,心里思考挂念的事情越来越多,虽然也谈不上不快乐,但是心事肯定是比上学的时候要重一些,整个人大多数时候都是风风火火、忙忙碌碌,很少有真正所谓闲下来的时候,即使是娱乐,比如看个电影,因为要顾着孩子,也是急急忙忙,那种曾经有过的杀时间的日子永远都不会再有了,说起来倒也不怀念那种时刻,也很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但是毕竟要笑出来似乎变难了。

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我觉得这样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甚至是现代人的通病,生活水平的提高,似乎并不能带来更多的快乐和幸福,如果说追求快乐幸福时终极目标,那么日日努力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如果说不是终极目标,那么就需要找到这个终极目标。

安装deepin 15.4

现在用的笔记本是Thinkpad T430s,虽然老旧了点,但是经过自己的几次折腾,也搞出了三硬盘的配置,看看现在新出的笔记本,要达到这种效果反而难了。

老早就预留了一块硬盘来装linux系统,但是发现现在已经没有以前那种折腾的劲头了,或者说,看清了什么是重要的,操作系统本来就是个环境工具,花太多的时间去解决一些本不应当存在的问题,然后还有一种自己很有geek范的错觉。现在的Windows 10,自带了Ubuntu子系统,用起来也相当方便,linux最大的优势就是命令行了,所以装个单独的linux系统的动力越来越小了。

还是出于了解的心态,安装了最新的深度系统deepin linux 15.4,下载iso文件后,用rufus工具刻录到U盘上,从U盘启动安装,由于是独立硬盘安装,也不用考虑分区的问题了,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

现在由中国社区发起的两个linux项目,深度和麒麟,我都用过,总体感觉深度要优秀许多,麒麟带着官办的基因,感觉发展不如完全民营的深度来的轻快。

深度的发展,应该是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对使用桌面系统的人来说,应用往往才是最重要的,没有qq和office软件,没有还用的输入法,就已经打消了很多人使用linux的想法,而深度通过和国内厂商合作,以及做好wine模拟,甚至引入了Android虚拟机和web应用,总的目的都是丰富生态下的应用,WPS Office,qq,迅雷,搜狗输入法,有道词典,网易云音乐,等等软件的入驻,还真是大大提高了系统的可用性。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如果不是需要用宇宙第一IDE Visual Studio,还真是可以迁移到Deepin下面来了,考虑到以后我写C#的机会可能越来越少,可能我真的可以考虑一下,毕竟,这些开箱即用还是很舒心的,而linux的强项毕竟在于命令行,比起windows 10下的子系统,还是来得直接多了。

碎片化学习

之前我讨论过碎片化时间的问题,不过没有探讨到所谓的碎片化学习上来。有人直接说这是一个伪概念,但是我想,既然它成为一个概念,自然有它存在的合理性。

碎片化学习是时代特征,首先,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但凡有点上进心的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焦虑,对于成功、对于金钱、地位的渴望,所以很多人都会想要去学点什么,应该说,这部分人比起那些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学习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优秀了。

但是,俗话说病急乱投医,对于成功的浮躁渴望,导致这种学习的欲望也变得轻浮,而这又是个信息茫茫多的时代,所以,学习就变成了了解新的信息,不管对自己有没有真正的帮助,了解新的信息慢慢上位变成了第一需求。有的人是心安理的娱乐,这无可厚非,而有的人却会打着学习的旗号去娱乐,比如刷刷知乎学知识,看看微信公众号学知识,互联网的资源,用得好就是如虎添翼,用得不好就是深陷泥潭。

知识体系就像一座大厦,是由一些小的结构组合成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知识也是碎片化的,但是它只有形成知识大厦才能发挥作用,正如单单几块砖,一包水泥没有什么大的用处一样。互联网丰富的资源,给我们提供了无数窗口,但是要想真正掌握一定领域的知识,一定需要建立自己的知识体系,而往往幸运的是,在很多领域,前人已经建立的坚实的知识体系,我们是有迹可循的,比如要学习机器学习,我们不能放着经典的教材不去看,而希望通过看看几篇网络上的文章就能学好。

总之,碎片化的时间,碎片化的知识都不是什么问题,而关键是要去建立自己的知识体系,而要想做到这一点,首先要解决的是心态浮躁的问题,想要一口吃成一个胖子是不行的。

超越平均水平

如果你去参加一门考试,所有人最后的平均分是60分,而且所有人的考试分数分布是一个倒扣的钟型:也就是说,大多数人的得分在60分左右,离60分越远的人数越少,比如得30分和90分的人数基本上一样少。在数学上,这种分布叫做正态分布,这种中间大两头小的分布在现实世界中相当普遍,包括人的身高、体重、智商、乃至考试分数、财富数量等等。从这个分布,我们可以读出很多隐含的信息。

首先,在这种分布之下,如果要你预测一个数据,那么平均水平是最安全的,比如我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家孩子以后上学是个啥水平,但是大概率是平均水平,而要想谋求超过平均水平,则是追求一个低概率事件,高于平均水平越多越困难,当然这是符合人的直观的,但是有时候我们会忘记这一点,认为拿到高分数和平均分数的概率是均匀分布的,从而忽视了这种困难。

其次,如果你达到了平均线之上的分数,比如说80分,那么你除了感谢自己的努力之外,相比那些拿低分的,更应该感谢运气。为什么呢?假如考试的时候,考试分数和真实水平有5分左右的差异,所以得到80分的人,可能是75分的水平,也可能是85分的水平,而从正态分布的特性来看,显然更多的人实际水平是75分,也就是说,你得了80分,而你的实际水平低于80分的概率要大于高于80分的概率。反过来,一个得了40分的人,更可能实际水平是45分,而不是35分。从这个角度分析,简直可以说:好运气是实力带来的。

第三,对具体的人来说,好运气不可能每次都有,所以一次考试中平均得分为80分的人,第二次考试的平均得分会低于80分,因为如果假设第二次考试和第一次考试有一定的相关性(一般来说,两次考试的得分高低有一定延续性),那么第一次考试平均得分为80分的人中,大部分的真实水平是低于80分的,所以他们的平均得分会变低,而同样的道理,第一次考试平均得分40分的人,第二次考试得分会变高,在统计学中,这叫做回归效应,这种现象完全是由随机性造成的统计量变化,你找任何其他的理由解释都是错误的。在这种回归效应下,作为个体你能做什么呢?显然只有提高自己的真实水平,无论是被高估还是被低估,你的水平线都远远高于平均值,那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总结一下,首先超越平均水平是一个低概率事件,其次一次超越平均水平的事件中,很可能被高估了,最后,随机性带来的误差经过多次重复,会导致趋向于平均水平。而解决这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一个方法:通过努力把自己的平均水平拉离群体的平均水平,而不能倚靠一次两次的好运气。这个简单的原理,对于投资、经商、从业都是适用的。

占不尽的便宜上不完的当

占不尽的便宜上不完的当,这是我爷爷在世时诸多名言警句之一。小时候只是随便听听,走入社会多年,才慢慢发掘这句话还真是有很深刻的道理。不管我爷爷当年有多少深意,我现在想把这句话做一些深入的阐释。

第一层理解是所谓的“占小便宜吃大亏”。钓鱼的人,在鱼钩上装一点点鱼饵,而鱼为了那一口小便宜,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而类似这种钓鱼的现象,在人类社会上也是不胜枚举,是大部分骗术的基础理论之一。比如卖保健品的首先会免费体检、免费体验,骗人的网贷会在早期提供很高的利息,电信诈骗告诉你中奖了。如果说大多数人还能对骗术提高警惕的话,另外一些情况则隐蔽得多,比如被商家的各种促销宣传打动,在各种购物节买入一堆“便宜”而无用的商品,比如花上半天的时间,去比较一些本来就不贵的商品的价格,比如为了免费使用软件,花了大量的时间去破解软件甚至不小心中了病毒。

第二层理解是所谓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这个世界上好东西太多太多,我们只能有所取舍,想要便宜占尽,好处捞尽是不可能的。即使是从纯功利的角度来看,如果人生目标是多挣钱,那么也需要适当聚焦自己的注意力,虽然事业与见识上一定的广度是有利的,但是处处浅尝辄止,在任何领域都没有达到专业水准的话,也是没有钱途的。俗话说“这山望见那山高,到了那山喊苦恼”,想要达到功利的目标,反而不能用太急迫的方法,因为所谓成功,是概率事件,需要一定的重复积累与时间,而那种处处凑热闹,想要赶上风口的人,往往也就只是凑个热闹而已,真正能飞的人,大多是潜心准备了很久的人。

第三层理解是“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这是苏东坡和佛印和尚的民间故事,话说苏东坡写了一首自觉很有佛性的诗,里面有“八风不动”一词,送给佛印和尚看,被批了“放屁”两个大字,苏东坡非常生气,过江要和佛印和尚理论,却吃了闭门羹,只看到“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的字条,苏东坡才发觉自己说一套做一套,幡然醒悟。这跟占不尽的便宜上不完的当有什么关系呢?我想说的是人人都知道不要上当而要占便宜,但要分辨什么是占便宜什么是上当,是需要修行的事情,心中没有价值观或者没有坚定的价值观,成为无主见的逐利之人的话,基本上就坐定了被人收割的角色。取舍之事,需要反反复复问自己什么更重要,在重要的事情上投入精力去“占便宜”,在不重要的事情上宁愿“吃亏”而不浪费精力,面对复杂的世界,才能走出占不尽的便宜上不完的当的怪圈。

台大机器学习公开课资源

台湾大学林轩田机器学习公开课

台湾大学林轩田老师的机器学习公开课,有一定的理论深度,尤其是PAC理论讲得比较透彻,而且很善于总结与融汇贯通,课程使用英文资料,中文讲解,要听懂需要一定的数学基础。

这门课程最早是在coursera平台的,分割为机器学习基石机器学习技法两门课程,但是由于平台的更新,这两门课程都已经下架。林老师目前好像也已经从台大离职,投入业界。课程的视频在youtube上可看,但是大陆访问明显困难,而作业题也没有平台练习了。

作为课程的重要部分,我认为不做作业只看视频没什么用,林老师在facebook上回应过大陆读者一次,建议参考台大2015年课程的作业去练习。我按照老师的建议把这些题目做了一遍,收获不小,在做题的过程中,参考了很多学生在做coursera公开课作业时的分享,coursera上的作业以选择题为主,而台大2015年课程作业的题目基本相同,但要求做出严格的证明,由于大量公式输入复杂,所以我选择了用手写的方式共享,希望能给其他想学习的同学一定的帮助。

作业中所有代码使用python3,主要依赖numpy库和sklearn库。代码在python 3.6下运行通过,建议使用开发运行环境anaconda

资源列表:

  • ntuml mooc主页
  • 我的作业解答地址
  • 台大2015年机器学习课程主页
  • 公开课视频与课件下载
    • 机器学习基石 链接:http://pan.baidu.com/s/1i4CYt2P 密码:hrjj
    • 机器学习技法 链接:http://pan.baidu.com/s/1qYjoglI 密码:0vf8
  • 教材 Learning From Data
    • 教材非授权下载 (版权所限,本repo就不直接放进来了,希望能早日引进到大陆
    • 教材主页 可下载电子版补充章节,需要通关密码(在教材中)
  • 使用相同教材的类似课程
    • https://work.caltech.edu/telecourse.html 来自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教材的第一作者开课,同时在edx平台有公开课

脏脏的小孩

着急小朋友在楼下小院子里瞎钻乱闯的时候,我们一般在旁边当一个保镖,默默看着,偶尔也会加入一下,而这种时候,偶尔甚至会有其他小朋友,比着急大不了多少的,会劝他不要钻进去某些地方,“不要去那里,脏脏!”。

我们只能在一边笑笑,感觉自己的觉悟连三岁小孩都比不上。

带孩子需要学习很多理论么?也许吧。但是凭直觉和常识其实也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在很多家长不断的制止小朋友玩,嫌这里脏那里危险时,我常常想起的是自己的童年,几乎都是和小伙伴漫山遍野的跑,似乎也没遇到过什么真正的危险,而父母没有那么多时间盯着我,即使有时间我也不愿意他们整天盯着我。

毕竟时代变了,孩子可能面对更多的危险,比如像车祸,又比如市井传说中可怕的人贩子。但是孩子的天性是不会变的,深植在基因中的对自然的爱,对未知的好奇,无论孩子未来走向如何的人生,这些都是人生的源动力。

所以我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嫌弃泥巴脏呢?有很多实际的理由不让孩子去在脏地方爬来爬去,比如怕有细菌,嫌洗衣服麻烦。但仔细想想,可能还有一种泥腿子上岸的心理,我们好不容易从田地里爬上岸,想要过一种体面的生活,所以对泥土的感觉很难有什么热爱,当然我这么推测可能也只是我的自我内心阴暗。但不管怎样,孩子们的生活越来越精致,粗糙野蛮的部分越来越少。不让孩子弄脏是一例,看见孩子间出现一点点冲突就如临大敌急着介入也是一例,强迫小孩子和其他小孩子分享食物也是一例。

我不觉得我们的文明已经发展到可以躺着睡觉,一直承平下去,人性中野蛮、血性的一面仍然有它的价值,个个小孩都像乖乖的小白兔,不是什么幸事。所以,我们宁愿要一个脏脏的小孩。说得准确一点,我们只是不去阻止一个想要在泥土中探索的人而已。

不要给自己设限

一个人活在社会生活中,自然有也需要有各种各样的定位与定义,通过周围人的反馈与自我认知,我们慢慢的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比如知道自己是内向还是外向,自己是善于学习文科还是理科,自己是否善于和人沟通,是否有耐心,是否有幽默感……

这种种定位与定义都是有价值的,毕竟,我们只有认清自己的优势,发挥自己的优势,才能更好的生活。然而这一切定位与定义,同时又是一种陷阱,一种限制。比如一个不喜欢说太多话的小孩,从小就会被人说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不会沟通,甚至会被取一些绰号,等到这个小孩长大了,他可能还是不太喜欢说话,也不太懂得怎么跟人说话,更不敢当众讲话,可能他偶尔也会羡慕那些口才好的人,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会找到一种心理安慰式的理由:自己本来就不善言辞,没有必要非得变得很会说话。甚至于这种想法也没有,而只是一种麻木,反正自己就是不善言辞嘛。最后,不善言辞这个标签,像一个牢笼,关闭了他很多试图去表达的不易察觉的愿望。

在我们的人生之中,需要做很多的选择与舍弃,因为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那么放弃自己不擅长的说话,也不失为一种选择。然而,这里的思维误区在于,我们忘记了这是一种选择,而把它当成了一种不可改变的事实。你可以选择多说话,也可以选择少说话,你得知道这不同选择的益处和代价,这样去想的话,或许也会觉得学着一点跟人沟通也不是坏事。

在针对自己不同属性,跟人比较的过程中,容易犯的是非此即彼的错误,如果自己不擅长一件事情,那么就完全不用考虑和关心了,就像对某个方向闭上了眼睛一般。

当当今的世界的变化速度相当快,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我们需要不时的改变自己去适应与改造这个世界,这时候,如果因为种种标签给自己设了太多的限制,觉得自己不可能干这个,也不可能干那个,那么,就会放弃了太多的机会。当然,我们需要聚焦自己的注意力,但是,如果放弃了太多的机会,把注意力放到了一些没有希望的地方,不是也很浪费人生么,所以,保持聚焦的同时,打开自己的眼睛,并不是什么坏事。

唯一能限制你的,是你自己,你永远都有选择权,即使是在那些看起来不可改变的事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