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笔记

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

基本信息

  • 优衣库艺术指导
  • 方法论:如何享受舒适生活
  • 艺术指导–沟通–整理对方的思路
  • 三部曲
    • 掌握状况
    • 导入观点
    • 设定课题

空间整理术

  • 设定优先排序
  • 空间整理的目的,在于创造舒适的工作环境
    • 彻底整理,规避风险
    • 通过身体力行,感受整理成效
  • 整理公文包: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功能合并
  • 舍弃是与不安的斗争基于优先排序
  • 舍弃是与暂且的斗争
  • 办公桌:物有所归
  • 数据文件:只保留最终版本
  • 物品的临时避难所
  • 文件夹的归类–每级别管理不超过10个
  • 实物的整理–外框技巧(文件夹)

信息整理术

  • 导入观点:关键词
  • 导出远景 slogon
    • 寻找最佳视角
    • 退一步观察,寻找超然视角
    • 抛开自以为是

思考整理术

  • 将思绪信息化、语言化
  • 提出假说,确认对方想法:迭代过程

幸福的一代

着急小朋友的奶奶在看过他的生活状态后,感概现在的小孩真幸福,这种感概我也发出过,着急小朋友不到三岁,现在拥有的玩具和书可能比我整个童年都要多。

在我小时候,着急小朋友的爷爷在酒过三巡后,就会开始忆苦思甜,讲他童年时社会和家庭如何穷,我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

可是某一天,我在超市看到了茫茫多的幼儿园小朋友的教辅资料,突然觉察到这种以为下一代人一定更幸福,不过是一种一厢情愿。每一代人都有他的苦与痛。

关于八零后一代人有多么倒霉的段子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矫情。我倒是想预测一下壹零后这一代人有可能有多倒霉。首先,他们出生在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这个国家已经稳定发展了几十年,他们的家长相信未来还会一直这样发展下去。他们的家长相信“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从拼胎教、拼早教,到拼学区房。但是他们所处的时代又似乎充满了危险,家长要防范各种危险,小心翼翼的把一两个孩子带大 ,往往,他们被告知这也危险,那也不能做。

然而,科技仍在加速发展中,等到他们成年时,可能发现自己按照父母意志去学习的各种东西,几乎一无是处,很多技能都比不过人工智能。又或许这些都是想象,经济增长放缓,公平和效率的矛盾没有得到有效的释放,会爆发经济和政治危机。

未来有三种可能,一是当前发展模式的有效延续,二是历史螺旋上升中的倒退与停滞,三是基于人工智能的指数增长进入后半段开始淘汰大部分人。我没有足够多的信心说以后一定会是第一种情况,所以也就没有信心说壹零后将会是幸福的一代。

公开课的冷却

前几年,公开课相当火热,一度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以网易公开课为代表,将mooc的精神在中国发扬光大,那时候,我似乎没有相关的需求,只是了解了一下,没有深入学习过什么。

最近为了研究机器学习,又去找了一些机器学习的mooc,发现mooc虽然仍在发展,但是已经没有以前火热了,网易公开课新增的内容大多是软性的课程,比如TED,而那种硬核的课程大多还是几年前翻译的,国际上的几大公开课平台如cousera,edx,udacity等,都在向有偿培训转型,而国内则没有一个特别好的平台,清华弄了个学堂在线,北大弄了个华文慕课……感觉网站特别多,但好的课程并不多。

在线课程的交互性通过程序设计其实是可以有很好的保证的,但是那种课程设计太耗费心力,所以如果是无偿的课程,往往只是把课堂的视频录像放到网上。只是看看视频,学习效果很有限,即使有作业,如果没有裁判系统,也很少有人能在没有反馈的情况下坚持去做作业。

以机器学习为例,目前有很多并不便宜的培训课程,但是同时也还是有很多质量不错的免费课程,只要你稍微花点心思去寻找。公开课给了勤奋的人一个很好的工具,但是并不能解决学习动能的问题,对于懒惰的人而言,对于把看看视频走马观花当作真正的学习的人而言,公开课真的只是一场热闹。

学习是一种修炼,从来都不是凑热闹的事。这个世界上,愿意自学成长的人毕竟是少数,所以公开课也只能是一种小众需求,作为终身学习的人,我实在没什么好抱怨的,还是无比感谢这个伟大的互联网时代。

对雄安新区的思考

昨天陪小朋友玩了大半天没看新闻,今天早上一看手机被千年大计雄安新区刷屏了。基本上,对此事持谨慎悲观态度。

  1. 比照深圳特区看,不占天时地利,当年有市场经济压抑几十年后的爆发,有毗邻香港的地理优势,而现在有的只是领导人的决心;
  2. 从目前的规划来看,雄安新区没有再造一个政治中心的想法,那么就会变成把北京不想要的都推出去,而最好的资源,还是会设法留在北京,只有爹不疼娘不爱的才会过去新区;
  3. 这次似乎会有一个对土地财政的反思式开发模式,现在冲进去炒房的人风险相当高,当然,高风险有可能带来高收益,也有可能带来跳楼;
  4. 没有原生造血能力的地方,需要的是全国人民的输血,对当地人来说,确实是被大奖砸中了脑袋,但是从全国经济的总体来看,有可能成为一个负担,不懂基本经济学的人以为只要意志力和印钞厂就能造出一个新的深圳来,这有点天真;
  5. 我也希望这是一次成功的探索,但是目前确实看起来确实难以乐观。

朝闻道家庭基金201703月报

本月老板电器等蓝筹股涨幅较大,此外打新股中签广州港已流通交易尚未开板,比特币由于硬分叉等利空消息跌回7000以内。两相作用之下,净值仍有一定增长。分众传媒已清仓(解禁压力大,无长期持有价值),亏损约10个点,科大讯飞已清仓(炒作,看不懂盈利模式),盈利约10个点。建仓兴业银行(高分红率,破净值),涪陵榨菜(垄断地位)。小幅加仓万科A(跌出价值)。清仓你财富小活宝(加息活动结束)。

时间 净值 沪深300(比率)
20160101 1.0000 3470.41 (1.0000)
20161231 1.2526 3297.76 (0.9503)
20170126 1.2566 3387.96 (0.9762)
20170226 1.3245 3473.85 (1.0010)
20170331 1.3604 3456.05 (0.9959)

期末持仓品种:

  1. A股市场:持仓贵州茅台、双汇发展、伊利股份、恒瑞医药、格力电器、美的集团、老板电器、丽江旅游、中青旅、张家界、宇通客车、福耀玻璃、万科A、雅戈尔、平安银行、元祖股份、标普A股红利指数基金、兴业银行、涪陵榨菜。
  2. 基金:持仓广发中证养老产业指数A、富国中证红利指数增强、博时安怡6个月定开债券。
  3. 其他:拍拍贷、比特币。

关于拖延的一些思考

拖延是人性使然,人类那几十万年前已经基本定型的大脑,其实并不天然的善于远景规划,而是更喜欢眼前利益。现代社会中工作学习要求延迟满足,通过不懈的努力达到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目标,其实是由大规模的社会合作保证的,比如,你会愿意将你的劳动换成一个银行卡上的数字,甚至又去投资买一些虚无缥缈的股票,这种种虚拟叙事,在人类社会的早期都是不可想象的,因此去考虑过于将来的事情,对于原始人,可能不是一个好的决策。

所以当我们的原始大脑面对现代社会时,拖延是很自然的反应。拖延症这个词出来后,很多人就像找到组织一般高兴,原来我不是懒,而是得了一种时髦的病啊。如果说拖延是人之本性,那也就算不得是一种病了,至于究竟能不能和懒划等号,可能有一点点的区别,觉得自己有拖延症的人总是还是试图挣一下去克服自己懒惰的本性,会有很多的焦虑,而真正的懒惰倒是心安理得的。

在知道拖延症这个词后,我也看过不少相关的资料,也反思过自己的行为,就我个人而言,造成拖延的心理机制大概有以下几种:

  1. 对要做的事情没有任何激情,而是由于种种原因被迫去做;
  2. 缺乏清晰的目标,但又没有完全沉沦,想要做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做什么;
  3. 要做的事情太复杂,感觉自己看不到完成的一天;
  4. 想要在完美的状态下开始,或者达到完美的效果,迟疑而不敢开始;
  5. 脑子里想法太多,新的想法打断正在进行的工作。

造成拖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所有拖延症最多只能算是一种症状,而病因却是很复杂的,针对这些病因,我也开出过自己的药方:

  1. 被迫做无聊的事情是最难搞定的病因,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自己陷入这种危险的境地,无论如何调适都是非常耗费心力的。可以告诉自己,快速的把这些事情做完,然后就可以去做喜欢的事情了,或者从消极的角度说,可以心安理得的拖延,因为这些无聊的事情可能拖着拖着就没了;
  2. 缺乏目标这种事情不是技术性的,而是关系到人生意义的大事,这里就不赘述了;
  3. 做复杂的事情,是现代人尤其是智力劳动者的常态,因此学会分解,减轻思考负担是极为重要的;
  4. 时刻牢记二八定律,先花20%的时间完成80%的工作,再视需要打磨剩下来20%的细节,至于完美,本来就是一个幻影罢了;
  5. 对脑子里闪现的想法,可以暂时记下来,纳入自己的收件箱,另外,确实也可以同时期做很多事情,拖着一件事情,可能就去做了另外一件事情,有本书叫《结构化拖延》就是讲这个的。

要减轻所谓的拖延症,就像去开一把锁,钥匙往往不在锁上,得去其他地方找,如果你对自己的人生有全面深入的思考,拖延就不会是一个问题,而如果出现了严重的拖延,则确实是一个糟糕的信号,需要仔细问问自己的脑子究竟是怎么想的,而我们能够自己问自己这种问题,大概是大脑最有趣的一个功能了。

教育的形态

我在和别的家长谈及小孩子的教育时,说有在考虑让着急小朋友最多上个幼儿园大班算了,然后别人像看怪物一样看了我一眼,表示不可理解。其实我也还未完全决定,只是有这个意向而已,但是为何自己有一种离经叛道的感觉呢?

最近几年,我一直有在思考一个问题:教育的形态应该是怎样的?目前这种幼儿园三年,义务教育九年,高中三年,本科四年等等真的就是一个最优解么?或者放宽一点看,目前的学校教育就真的是最优解么?

八零后九零后一代出生后,中国的学校教育体系已经比较成熟,会给人一种历来如此,将来也如此的错觉。往前看几十年,教育从私塾、学徒制等帝国时代的形态,有一个向现代学校体系变化的过程,再往前一直看到原始部落,教育没有专业化,只是融合在狩猎生活中。所以没有什么是历来如此的。

现代教育体系起源于工业化大生产,第一,工人没有自由时间,孩子的照顾很成问题,第二,需要批量生产懂得操作机器的有一定文化的工人,统一托管的学校体系成为工业时代不可缺少的一环,科技与社会自那时起发展了两三百年,而学校的形态总体上没有太大的变化。与其他国家一样,随着工业化的深入,中国的孩子在学校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一是因为培养一个合格的人才需要学习的东西越来越多,二是因为父母照顾孩子的时间越来越少,所以上学的时间从小学往前推到学前班、再到幼儿园小班,甚至是托儿所。

一定程度上,上学时间越来越早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但是却又被赋予越来越多的意义,首先现代中国社会社区的地位越来越缺失,小朋友不但在自己家没有人一起玩,连走出家门也找不到一块好的草坪,所有的与儿童有关的社交功能,都完全由学校一力承担了,而实际上,学校主要只提供了同龄人无限竞争的小社会,与真实社会的混龄的现实相去甚远,但是家长也确实没有其他选择,而更多的家长也把基于同龄班级管理的学校当作了唯一可行的正途,完全不考虑是否有其他可能性。

其实,考虑学校社交意义的人还是少数,更多的家长陷入了冷战中核军备竞赛的恐惧之中,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已经不是一句口号,而是一种歇斯底里了。从幼儿园开始就要量化学了几个字,背了几首诗,会几加几,看到书店的“幼升小冲刺卷”我都感到眩晕。重点幼儿园到重点大学,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用试卷铺就的路,中产阶级对社会地位和金钱的焦虑,到了自己孩子身上,就是一张张试卷,一个个分数。

我们难以预见未来三十年后的社会是怎样的,尤其是在科技如此加速度发展的今天,又哪里来的自信与自负,像喂鸭子一样喂给孩子的东西针的能让他们以后自如的应对百年人生,在人工智能的时代里愉快的生活。

所有的这些问题,我都还没有确切的答案,需要深入思考与实践,可以说我也在焦虑,只是焦虑的焦点可能不太一样,我所知道只是,教育形态可能是滞后于科技与社会发展的,而好的教育应该对未来有预见性,而目前这种追逐着考试高分的教育只不过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游戏,可能学成之时就是被淘汰之时。

选择与幸运

一生当中,一个人要做无数次的选择,其中有一些会非常重要,决定你之后的人生。所以我们常常说,选择很重要。比如在你上高中毕业上大学的时候,选择什么专业就是很重要的,而大部分也都会选择所谓的热门专业。

毋庸置疑,那个选项更好,是有客观上的意义的,比如哪个职业好,哪个职业不好,是有一定的可比性的。所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在平权的意义上理解这句话,它应该是互文的,职业选择和伴侣选择对男女都很重要。

然而还有另外一句话叫“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同样的职业,有人想跳出去,有人想跳进来,这样的围城效应又是为什么呢?在选择的时候,运气究竟有多重要呢?

这个世界充满了误打误撞成功的故事,比如《格林童话》中的《勇敢的小裁缝》,因为这样才有戏剧性,然而,更多的时候,误打误撞更可能面对的是失败。同样一个专业,有的人是一无所知凑热闹选择的,还有人是对专业有一定的了解后审慎选择的,那么在学校学习的时候,哪个人更容易学得好呢?

古话说,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有备无患,同样一件事情,当一个人能对它有更多的准备时,包括心理上的,学识上的,困难就会更少,因为你已经知道事情大致时什么样的,还是做了那样的选择,自然就不算困难了,或者就算是困难,也会有更多的智慧与勇气去克服它。而没有准备的人,会整天惊呼“怎么是这样?怎么是那样?”或许也有希望得到正反馈,但是无论什么事情,都不会只有甜蜜没有痛苦,当痛苦到来时,没有准备的人就会遭到严重的打击。

那些对自己的选择更清晰的人,将是意志更加坚定的人,是遇到困难能坚持不懈的人,也就是更能等到所谓的运气来临的人。

所以更重要的不是什么是最好的,而是什么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面临重要的选择时,需要仔细的分析各个方面的利弊,知道自己选择之后得到的是什么,失去的是什么,自己能成熟最坏的结果么?在做出选择后,需要做的就是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责任感来自对于选择的信心,而选择的信心不能是盲目的,而应当是理性与感性分析之后得来的。最终让你得到幸运的不是因为选择了某个客观的选项,而是因为主观上你对自己选项的坚持不懈的付出。这样的人生将会是幸运而无悔的。

记一次陀螺仪采样值滤波算法的测试过程

今天帮同事设计了一个算法,针对如下问题:

有一个类似陀螺仪的硬件,定期上报角度数据(0~360°变化,可能跨越0点),但是有一个难以消除的硬件故障,会固定跳变±err(比如约为5°),而两次采样值之间正常的最大角度为θ(比如约为0.5°),且θ远小于δ。现在需要设计一个滤波算法消去跳变的采样点。

算法的基本思路很简单,假设硬件开机时的基准角度是正确的,而后的采样周期开始计算一阶差分Δ,如果Δ>θ,则修正一个-err,如果Δ<-θ,则修正一个+err。不过过零点的情况需要仔细考虑,但是也不是太复杂。

我花了一个小时给同事写了一个详细的算法说明,然后他讨论过后他把算法翻译成代码,结果测试是就是不对,我也看了他写的代码,虽然不是直接用我写的公式,但看起来应该是等价的,没啥问题。快要内分泌失调的时候,另外一个同事发现代码中少写了一个else,导致某两个平行的分支变成串行了。

这个事情的启示是:

  1. 低级错误和高级的算法错误一样,造成的后果都是糟糕的;
  2. 有两个if并行时,最好不要偷懒不写else,不写应该100%确认理由;
  3. 太疲惫时还是不要调试的好,或者找个脑子清醒的人帮忙看看,毕竟,在过去的30几个小时,我才睡了不到6个小时。

零和全部之间

有这样一种鸡汤: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嗯,一种精益求精的完美主义的态度,然后我们可以拿乔布斯来举例。鸡汤所说的道理,总有它很好的一面,但是问题也就在于它是一面之词。

一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因为反正做不到最好,所以我们选择不去做。如果这件事情是有最后期限的,比如上级交给的任务,那么就拖延到最后一刻才动手,如果是没有明确的最后期限的,那么就永远都不会开始。因为不去做,就还可以保留一个想象中的完美。在零和全部之间,因为无法得到全部,就选择了零。

在这时候,我们似乎心安理得的忘记了一件事:在零和全部之间,正是我们需要努力争取进步的空间,它从来都不是白白得来的。所谓的完美,本来就只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之中,只有努力靠近完美的过程,才是真相。

所以这碗鸡汤,对做事情匆匆忙忙开始,标准很低的人是一碗好鸡汤,而对拖延着事情都不敢开始的人,则是一碗毒鸡汤了,对这种人来说,更重要的是立即开始。以软件开发为例,迭代开发是戒除不必要的完美主义的最重要的方法之一,我们不去追求一次达到所谓的完美状态,而是抓住核心问题,做出一个最小化开发时间,但是凸显核心功能的软件,然后再一次次的问:是否还需要做一定的改进。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吃饱饭的方法是一口一口的吃,走到终点的方法是走出第一步,再一步一步的走。多么朴素的道理,然而我们确实常常会忘记这个道理,而在做事情时,想到可能无法吃饱饭的未来,就连第一口饭都不吃了。

为着一个虚妄的完美,而放弃了在零和全部之间努力的乐趣,这是这种恐惧性拖延的最大损失。而学会放弃这种虚妄的完美,则是去真正逼近完美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