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的两条路

自从我开始玩投资后,我的手机号就不知道被哪家公司卖了,每天都收到想带我发财的短信,各种内幕消息,选股大神,连上微博也会给我推荐无数个荐股师,他们的台词甚至都是一样的,都是再最低点买入,最高点逃出生天,看着这些骗人的玩意儿,我不禁感慨,股市对不同的人就是不同的东西,有的人天天盯盘,看K线图,也有的人买了股票后几个月不看一眼。

股市可能是最复杂的系统之一,影响一个股票价格的因素太多太多,以至于任何对短期股价的预测都是及其困难的,这是一个二次混沌系统,对股价的预测会带来买入卖出的动作,反过来影响股价。如果做的功课足够,可能我们能预测一下股价的长期走向,因为这主要取决于公司的成长性。

面对复杂的股市,大概有价值投资和趋势分析两个流派,我觉得着两个流派做到极致都能挣钱,但都要剔除人性的弱点,直觉往往还不如随机有效。

价值投资做到极致只要对公司做彻底的分析,然后定出两个目标价,一个买入价,一个卖出价,只针对公司的运营状况做调整即可,无论资金大小,这都是一劳永逸值得考虑的大道至简的方法。

趋势分析做到极致就是量化投资,最好是高频交易,只要我们的胜率大于50%,通过重复小的收益获得大的的收益,然而很多人的趋势投资带入了太多的感觉,甚至用一些玄学式的东西来解释,如果放弃分析基本面,而仅靠价格信号来操作,那么只有程序才能快速、剔除人的情感因素。在韭菜遍地的A股,广义的量化策略大有可为,甚至能无风险套利,然而这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去研发策略。

对我个人而言,两种方法其实都还谈不上,基本上还是凭感觉居多,以后的投资之路还是要慢慢回到理性的道路上来,要学的东西还很多,这是一场天长日久的战斗,有意思的是,这是一种学好了直接来钱的知识。

程序设计中的概念一致性

如果你写的程序是个简单的学生作业或是界定清晰的算法问题,那是值得恭喜的事情,但更多的时候,程序员要面对用户、产品经理、或是领导的模糊的需求,尤其是那些行业相关程序,需要和领域专家合作时,程序员需要从领域专家的脑子里挖掘知识,将其表达为代码,这就会牵涉到专家和程序员的理解是否一致的问题,而在程序员团队合作的时候,同样存在类似的问题。程序中的概念是现实的不同角度的抽象,同样的一个人在购物软件和博客程序中是两个范畴大不一样的概念。

传统的瀑布流软件工程过程,试图通过需求分析,概要设计,详细设计等一系列过程,先将概念厘清,但是如果问题本来有一定模糊性,需要探索时,这种努力几乎是徒劳的,因为写文档的人就不清楚所有的问题,或者他以为自己清楚所有的问题,但实际上概念不清,甚至自相矛盾,很多地方有二义性理解。虽然需求分析的书上都告诫要消除二义性,但是现实是丑陋的,几乎没有人能做到。

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文档的多少,而在于所有的人,所有的过程中,对一个概念是否具有一致性,如果需求中是一个概念,到了程序中的包或类中这个概念变了样,那么最终的程序很可能是不满足需求的,如果程序员对一个概念的理解不一致,由此造成的bug虽然没有纯技术上的难度,但却可能是最难消除的。

我想对程序员而言,在概念方面,有以下几点需要注意:

  1. 充分重视概念的建立,用合适的词语表达(从这个角度看,程序中的命名问题怎么强调重要性都不为过),仔细思考概念的内涵、外延及其和其他概念的关系,在新建一个类的时候,在给类设计功能的时候,要慎重,不能以大致能表达需求为目标,而且应当能够简洁优雅的表达需求;
  2. 和用户、领域专家、团队成员,保持良好的沟通,时刻求得理解的一致性,必要时充分讨论、反复确认,要建立一个一致的词汇表,尽量让领域专家也理解设计思路;
  3. 如果有文档,时刻保持文档、代码、和头脑中概念的一致性,这一点也提示我们,太多不更新的文档,只会起到负作用,浪费时间造成误解。当然,由于人员的流动性,文档还是有很大的存在价值的

选择难走的那条路

这可能是一碗毒鸡汤。人生就是一个个的选择构成的,当你处在人生的岔路口,不知道选哪条路好的时候,是选那条看起来走过去会轻松的,还是选那条看起来走过去会困难的呢?可能大多数人都选择了轻松的路,毕竟没有人会喜欢吃苦受累,人们都喜欢待在自己觉得安全舒适的区域。但也会有少数人会选择难走的路,去主动的吃苦受累,创造不一样的生活。

所以,选择难走的路的人,需要一个比较高的目标,高过自己的懒惰与及时享乐。如果简单的鼓吹选择难走的路,不过是一碗鸡汤,而鼓吹选择轻松的路,认为不这样做的人都是傻逼,那么也是一碗鸡汤。问题的关键在于路通向何处,你想在路上看什么样的风景。

路通向何处?问的是目的性的问题,这应当是一个精神体验问题,而不是物质性的问题,因为如果紧考虑物质性,人的最终归宿在当前的科技条件下,仍然都是死亡,如果认定这种目的,结论是认为人生无意义的虚无主义。在精神上,我们可以走向不同的目的,按宗教的说法,你可以选择上天堂还是下地狱,这是人的最根本的自由,所以如果通向你要的目的地必须要走一条难走的路,那么你责无旁贷。

你想在路上看什么样的风景?这个问题强调过程重于结果,更好的风景可能在轻松的路上,但也可能在难走的路上,你可以根据各种前人经验去推测,南走的路可能有更大的惊喜,但也有一无所获的风险,理性分析可以降低这种风险,所以智慧与勇敢是共生的。过程的魅力很大程度上就来自于它的不确定性,就像那些爱情剧的魅力在于男女主角感情试探的过程,一旦情比金坚时,反而没什么乐趣,只能大结局了。

最后的问题就在于轻松和难走的判别了,有时候轻松是真的轻松,但也有时候轻松是一个假象,就像当年一直在国企中的很多人一样,可能直到被下岗的一天才意识到这一点,这时候容易的路引向了一个陷阱。而看似难走的路则还有一线生机。

所以,最后的结论只能是没有结论,选择永远是苦难的,只是,我们应当永远要去看一看想一想那些荆棘之路,而不要把它们过早的忽略,而失去了人生的机会,然后艳羡他人的人生。

学会说话

说话这件事,除了聋哑人,人人都会,即使是聋哑人,也可以使用手语。说话这件事,我们在学龄前会比较认真的学习,然后就似乎成为一种本能了,少有人再去学习怎么说话,然而又会有很多人被自己或他人定义为不会说话的人,包括不能准确的表达自己的想法,不敢和陌生人讲话,不敢当众讲话等种种症状。

说一个人不会说话,这里面包含的意义看似正常,实则很奇怪。其实人人生下来都不会说话,而又几乎人人都学会了说话,只是大部分的说话的水平在长大后增长得越来越慢,进入停滞状态。学习是一个人与生俱来得能力,也是一项一直持续的能力,通过学习,说话的能力也应当是可以不断提高的。然而,很多人,包括多年前的我,都被内向、宅、不善于和人沟通等等标签化了,我们这类人,只不说是不喜欢跟人乱哈拉,自来熟罢了,性格偏内向一点本也不是什么缺陷。一旦我们不去接受这种标签化,就会发现所谓不会说话根本就是个伪命题,不会可以学,水平低可以提高,其实我们并不需要成为一个演讲帝,无非是能够向其他人较为准确的传达自己的思想即可,而内向的人,本应该是善于形成自己的思想的。

从深入一点的角度看,说话即思考,只要勤于思考,说话不会是什么难事,要注意的只是不要把那种推销员式的口才当作了会说话的唯一标准,当感觉自己达不到或者没有必要达到时,就放弃了对自己好好说话,把话说好的努力,接受了自己不会说话的设定,而一旦放弃了好好说话,也就放弃了很多思考的机会。

有很多像说话一样的知识或能力,它往往是生活的必需品,却一般不被人当作一门严肃的学问来看待,在这些事情上,只要你付出比别人多20%的努力,可能你就能脱颖而出,当然你无法成为这方面的专家,但那往往也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想要的是把话说好,传达好自己的意思,而不是成为说话的专家,类似这样高收益的学习,正因为它太过于稀松平常,而被大多数人所忽略,因为学习往往被错误的定义为成年前在学校进行的活动,而学习的普适性则被长久的忽略,乃至产生反智主义。

论高度重视

看过陈云的《中文解毒》后,在现实生活中开始能够发现一些以前没太注意现在觉得很奇怪的用词,比如最常见的一个让我觉得奇怪的用法就是“高度重视”。

“重视”一次的“重”本来就有强调的意味了,但是在当今广泛的用法中,“重视”一词简直是没有能力独立使用了,但凡重视,必然十分重视,高度重视,而这个带着几分虚指的动词,其主语一般都是领导。所以高度重视,是一种约定俗称的官样文章,我几乎能想象出第一个这么去写的某个秘书的得意之情,但是不幸的是,它的同行们迅速像感染感冒病毒一般感染的这个词,这就像国家之间的军备竞赛,谁也不敢停下来,谁也不敢示弱,因为别人都高度了,你要安抚民心,得到上级赏识,在遇到问题时,怎能不高度重视呢?

然而,且不说高度重视,重视本身就是一个虚指意味很浓的词,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可见的措施,何以谈得上重视,而高度的滥用,进一步把这个词虚化了,反正只要做出了一点点的反应,就是高度重视了,所有的等级都是最高级,看文字的人也就逐渐麻木了,难以去分辨究竟是不是采取了及时有效的措施。

类似的说法还有“大力提倡”,“着力推动”等等,看看新闻联播,这类加强语气的词的滥用简直触目惊心。这就像一个男的对女朋友发誓: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真正的很爱很爱你。如果没有平时的润物细无声的表现,这种台词说出来只有肉麻加恶心而已。

为什么要杀时间

我的父母在学龄期赶上了人民公社的尾巴,每天都很忙,但还是整天感觉吃不饱,在那个时代,似乎没有杀时间的概念。

为什么要杀时间?因为人的空闲时间多了,为什么空闲时间多了?因为科技发达了,生产效率提高了。人的空闲时间会越来越多么?对大部分人会是这样,因为他们无法从事创造性劳动,会逐渐被机器取代,而社会整体发展会导致基本生活保障水平不断提高,所以会有一部分人成为机器供养的人,他们的需要杀掉的时间会越来越多,从这个角度去看,劳动将会慢慢成为一件奢侈的,值得骄傲的事情。不劳而获仍然是当前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的梦想,可是如果真的能够不劳而获,尤其是机器构建的世界覆盖了你的想象力时,你就会变成机器的宠物,而少数能够进行创造的人类或许能与机器共存。

人类的创造发明可以归结为两种:第一种能为人类节约时间,我们称之为物质文明;第二种能把人类节约下来的时间浪费掉,我们称之为精神文明。而对大部分人而言,是享受了物质文明带来的节约时间,但是又不知道节约出来的时间要干啥,只好再用别人创造的精神文明来杀时间。谁做好了这件事情,就算是把人类赡养好了,值得奖励,所以泛娱乐化是这个社会不可阻挡的架势。

我对人类的期望在于,在这被赡养的人中间,文化依然再流动,会产生变异,诞生人类的异类,他们要思考别人不去思考的问题,这时精英主义的思想,但是平民的价值在于提供变异的土壤,人类社会板结过无数次,但是都在血洗过后恢复了活力。

所以如果我们有幸能做一个异类,也要对这个世界上杀时间的人们怀有慈悲之心。

煎熬

博客日更是去年底发下的宏愿,不得不承认过了最初的新鲜期后,写得越来越吃力,专业性太强的文章写起来要费很多时间,能够周更就不错了,结果写得最多的可能是自我激励的心灵鸡汤。

毕竟,今年还发了宏愿要换工作,这必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煎熬。

一是不确定性带来的煎熬,需要应对各种变化的消息,面对历史的浪潮,自己能决定的事情很有限,只有八风不动,坚持自己的初心,在这种状况下,还要应付工作,更要加速充电,还想不打折扣的陪好家人,过好每一天,这些种种,归为一个词是努力,可是努力是个综合工程,比如不能读书熬夜,还要坚持锻炼,因为身体最重要,比如要及时排解负面情绪,接受自己不是一个完人,及时止损,比如要安排好自己的学习,防止战术上努力的同时战略上的懒惰。

二是刻意练习带来的煎熬,学习上忌讳两件事情:一是学了太多没用的东西,二是没有立即开展实践。真正有效的学习不是随便翻翻书就行的,而是需要刻意练习,真正的学习也会有些煎熬,因为它要重塑自己的神经网络,而要时刻防止滑向自己习惯的深渊,只有不断的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才能真正有进步,心理学上说,只要你想到自己要努力,就会被自己感动,然后可能都不需要努力就自我满足了,或者你会满足于自己花了很多时间,而不管那些时间是否有效。

写到这里,突然感觉生活像是一个野蛮女友,虽然你被她虐待煎熬,但是却会产生感情,算是一种关于努力的斯德哥尔摩症吧,一种痛并快乐的感觉。这种煎熬感,甚至触发了我的好奇感,我想知道自己能承受多大的压力,能做到多好,所以这个日更的宏愿,一定要坚持到2017年12月31日再做另外的打算。

说话比较直?

有一种人说话的口头禅是,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然后巴拉巴拉对你开喷,你能怪他么?他都说了他说话比价直嘛。

不排除真的有一种人是所谓的刀子嘴豆腐心,但是我见到更多的是刀子嘴刀子心。判断一个人是否真的是说话太直,只要比较一下他对地位不如他的人以及地位高过他的人是否有明显区别即可,所以你可以看到对下级说话很直,“对事不对人”,希望自己的恶言能得到理解,但跟上级说话时,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字斟句酌了。

想想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如果修养没有变成内心深处的自然反应,那么把话说好就是一件需要大动脑筋大费周章的事情,所以对上彬彬有礼对下粗暴蛮横也就能够理解了。那些更加懒惰一点的,只有在面对权威的逼迫时才会想到要好好说话,即使和地位相当的人也从来没有礼貌可言,用网络时代的说法,既然你我都是“屌丝”,自然也就不用再讲什么斯文了。

想明白了这些,就应该知道,如果自己说话太直,基本上是一种需要治疗的势利病,只有学会从内心深处尊重别人,说话才会变得有温度,即使面对那些你能明显觉察的愚蠢,也应该想到,能够学会理智也是一种幸运,甚至会努力也是一种幸运,而不是人人都有这种幸运,人人都应当多一点悲悯,少一些歧视。

然后你也知道,那些打着说话直旗号的人,是不是真的有些性格缺陷,还是只是绝对你不值得他费脑子好好说话,然后要去如何应对呢?首先当然得知道他把你当成无所谓之人了,然后怎么办,是把话吞下去还是骂回去,那就是另一个更复杂的人生话题了。

理想与爱情如何兼得?——《爱乐之城》观后

mg

看完这部《爱乐之城》,再联想一下导演达米恩·查泽雷 (Damien Chazelle)的上一部《爆裂鼓手》,我严重怀疑该导演有为了事业割舍爱情的遭遇而导致的情结。

《爱乐之城》可能是一部让情人节走进电影院的情侣会感到尴尬的电影,如果他们有过刻骨铭心的前男友前女友的话。这部歌舞片有一个无比欢快的开头,然后是漫长的铺陈,如果除掉歌舞片的元素,男女主角的爱情开端其实并没有太多值得大书特写的,无非是两个怀揣梦想的年轻人走到了一起,而走到一起之后怎么走下去,才是影片中真正主题探讨的开始。

男主角为了给女主角一个安稳的生活条件,向现实妥协,去做自己并不十分喜欢的音乐,女主角则艰难追逐着演员们梦。能把工作和理想结合做成事业的人,少之又少,无数的人工作不过是讨一份生活罢了,爱情是荷尔蒙触发的,但一旦进入平稳期,如果没有金钱的滋养,也会死无葬身之地之地。全剧中最重要的一次争吵发生在这个时刻,为什么你要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都是为了你!我没有这样要求过你,我喜欢的是追逐理想的你!你可能只是喜欢穷困的我,让你自己感觉良好。这种争吵是那么的现实,又是那么的无聊。放到更加无聊的婚后生活去看,无非是一个说我辛辛苦苦赚钱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一个说你除了给钱,还管过这个家么?文雅一点叫理想与爱情,现实一点叫工作与家庭,如何协调这二者之间可能存在的矛盾,简直是现代社会的头等难题之一。

从男主角的角度去考虑,他似乎是做出了一定的牺牲,为了爱情,为了女主角,他要挣钱,但是他又何尝没有喜欢上那么现实的金钱的味道呢?理想在现实面前屈服的理由,真的都要归结为爱情么,又何尝不是找到了一个借口和出口,来宣泄自己的失败情绪。而女主角对男主角的质问,无疑让男主角有些里外不是人的感觉,爱情因此产生了裂痕,但可能也在男主角的心中重新激活了理想的种子。

电影的结局从爱情片的角度来看自然是一个遗憾的悲剧,但如果从职场片的角度来看,男女主角都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不得不说是一个喜剧。理想与爱情如何兼得?这种问题怎么可能有标准答案,有善终的爱情,必须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可是这两个条件同时满足是多么的难,世间才有那么多有缘无分的故事。

我曾经和夫人幻想过成为亿万富翁之后感情破裂怎么办?可以同患难不能共富贵怎么办?结论大致是可以把家产和和气气地分了,各自享受自己的荣华富贵去。看电影的人可能回去感慨剧中人的遗憾,但是想想自己身上的现实,可能才是一个真正的大写的悲剧:在我们的生活中,没有理想与爱情的妥协,没有金钱与爱情的二选一,有的只是两个人,马马虎虎一起搭伙过日子而已。电影中那些欢乐,那些悲哀,那些遗憾,才显得那么弥足珍贵和美好,而看电影的我们,如果因此而触动,是否还记得起值得为之赴汤蹈火的理想与爱情呢?

没有现代医学的时候

之前我谈到过,中医和西医的对立看待是个错误的分类,正确的分类应该是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每当中医被批评时,人们很自然的想到的一个反驳的证据就是中国十几亿的人口数量,这么多的人,都是老祖宗繁衍而来的,没有西医的时候,中国人靠着中医不也活得好好的,结论就是,中医西医不过都是一种医学罢了,各有千秋嘛。

虽然估算历史上中国人的人均寿命有困难,但中国历来是一个史料丰富的国家,加之考古学可以分析尸骨的死亡年龄,所以对历朝历代的人均寿命,还是有一些基本估计的。

中华民族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平均寿命则是:夏代,18岁;秦汉,20岁;东汉,22岁;唐朝,27岁;宋代,30岁;清代33岁;民国时期35岁;新中国 1957年,57岁;1981年,68岁。” (见: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人体革命》)

中国各历史时期平均寿命:新石器时代(三皇五帝):31(男),35(女);先秦:35(男),39(女);秦汉:49(男),52(女);三国两晋南北朝:39(男),46(女);隋唐五代:43(男),47(女);宋金:41(男),45(女);元:36(男),42(女);明:46(男),51(女);清前期(1840年之前):45(男),50(女);清后期:31(男),33(女);民国:35(男),35(女);现代:72(男),78(女)。(以上资料整理自《健康大视野》杂志)

不难看出,在现代医学在中国兴起之前,中国人的寿命从先秦以来并无大的进步,遇上战乱还会倒退,总的来说停留在50岁以下。其实其他国家了类似,据美国学者勒·戴勃林报道,19世纪初,先进国家的人均寿命为35~40岁。美国19世纪的人寿平均数也不到40岁。到20世纪末,已达到76岁上下。所以无论中西,在现代医学兴起前,寿命都不长。

又比如说产科,解放前,全国孕产妇死亡率为1500/10万,生孩子又叫闯鬼门关。而按照2013年卫计委公布的数字,全国孕产妇死亡率为23.2/10万,即平均每1万名孕产妇中,约2.3个会发生不幸,相比解放前降低了650多倍。

我们能有今天的生命,都是因为我们的祖先在高死亡率中存活了下来,我们不能因为幸存者偏差就忘了在现代医学兴起前的蒙昧中,被各种疾病夺取的无数生命。人统计历代皇帝209人,平均年龄只有39岁。据清史稿,清历代皇帝一共生有103皇子(不包括皇帝),82个皇女,平均寿命皇子32岁、皇女26岁,大量死于5岁之前。其中康熙爷共有35个皇子、20个皇女,五岁前死亡的皇子12人、皇女10人;活到18岁以上的皇子只有20人、皇女8人。其余的皇子、皇女中,又大部分死于40岁左右的中年。九五至尊的家庭的医疗条件和营养无疑是最优的,但也仅此而已。

这或许就是传统医学或者说中医的能力极限了,它有何能力和现代医学相提并论呢?享受着现代医学成果的中国人,如果还不思进取,幻想从老祖宗兜里掏东西,是十分不理智的行为。在细节上或许还有讨论的空间,但是总体来看,传统医学在现代医学面前,是不值一提的,只有中国人,才把传统医学当个宝,甚至妄图和现代医学分庭抗礼。进入21世纪已经17年了,医院还让中国的小朋友吃毒副作用不明的中成药,其实是愧对先贤的,而不是发扬什么优秀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