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鸡的故事

母鸡

生为一个乡下人,我知道一些城里人不知道的知识,比如母鸡下蛋的鸡窝里如果积了太多的蛋不拿走,母鸡就会开始浑身高烧不吃不喝的孵蛋。可是我不知道临界值是多少,能让它产生一厢情愿的幻觉,以为自己可以当母亲了。作为一只家禽,它的生育权是被人代管了的,具体在我家那就是归我妈管了。

我们都会按时拿走母鸡下的蛋,不让它产生误解,可是悲剧偶尔还是会发生的。母鸡终于还是激素上脑,开始趴在那一小堆蛋上一动不动的消耗着自己平日积攒的脂肪,如果用红外线探测,在黑夜里它也是一个小火炉。可是人类是不同情它的,作为一只合格的母鸡,必须每天下蛋,而孵出一堆小鸡这种事情,是适时而定的,甚至往往由电热来代办,想到一群小鸡围着爱迪生叫妈妈,我突然想自负的笑一下。

不同于通常对伟大母爱的赞叹,这时候我们乡下人管这种状态的母鸡叫做“发抱鸡婆疯”,我妈也往往想些办法来治疗它的疯病,比如把它双脚捆起来扔一边,甚至尝试过倒吊起来在水面上淹一淹,可能这是我见我妈做过的最残忍的事情了。想要找一堆蛋趴在上面而不得的母鸡,依然会被激素炙烤着自己的身体,直到消瘦不堪,有一天突然又忘掉自己曾经想要孵蛋,愉快的找虫子吃去了。我是说我觉得它忘掉了。

接下来还想讲的事情,挂在“母鸡的故事”这个标题下,实在有大不敬的嫌疑,可是想到老天有眼,知道我其实是孝子,我还是想说出来。我四五岁的时候,爱拿着一根小竹棍在田间小道上削野草,幻想自己是一个剑客,甚至幻想有个弟弟做自己的小跟班。不过年代久远,我其实已经不确信我是否真的这样幻想过,总之我妈还是如我心愿,给我怀了一个弟弟。

后来他死了,一针打下去,提前见了人间冷暖,据说出来的时候连着脐带,生死莫辨,医生急着剪断脐带,然后终于确认是死了。我爸说,他出来的时候已经四肢皆全,和我一般脑袋蛮大。我没有亲见。我爸用一件衣服包了,把他埋在医院附近的山头上,我们也都没有再去看过。

我想,我应该是没有过一个亲生弟弟的吧。

他们说,只生一个好,我相信了。

金寨行感想

公益

我们有树状的国家而无网状的社会。CCTV对NGO做过“慈善组织”的括号标注,显然是忌惮颇深。这次金寨行加深的一个印象就是做公益是个复杂的事情,不是发钱那么简单的。让善心落到善处不是容易事,尾大不掉缺乏渗透性的是该放权了。

公平

按合作分配的经济学原理,自然是具有稀缺地位的人获得更多,因此我并不赞同绝对公平。但我觉得一个具有发展潜力的社会至少有三点要做到,一是教育的公平,这是让人改变自己稀缺属性的;二是不能让公权力成为稀缺资源影响分配;三是恰当的二次分配。

标签

有名万物之母,指称的范畴下,会聚集一些印象、一些意义,但也会掩盖复杂性与个体特征。台湾人欧弟这样说:不要相信别人向你描述的大陆,它太大,所有看法都是片面的。保持好奇心,但又不轻易感到惊奇。

尊严

200元也许也是值得感谢的,200万也许也是不值得感谢的。世界上没有真正无私的帮助,施予什么,一定是为了得到什么,只是不要有错误的期许吧。保护受帮助者的尊严和向社会宣传是要小心处理的矛盾,但现阶段还是需要宣传的,很多人听说我资助学生都觉得不可思议或闻所未闻。

从政

除非有强大的献身精神,否则在格格不入的体制面前会望而兴叹的。

2010年总结

公历2010年过去了,农历虎年也将要进入休闲期,这时候,似乎是应该写点什么的。因为太习惯空话套话的年终总结,以至让人失去了一年到头时自我反省的欲望。若只写给自己看,可能会失去向上的态度,若只写给别人看,可能会连带自己一并都欺骗。说来终究是难事一件,但若不做,却又遗憾。more

在年初的时候,没有做任何的计划与誓词,或许有些模模糊糊的愿景。因为模糊现在也就无法清算自己,对于懒惰的人而言,这算是幸事一件吧。

如果只能写一件事的话,那就是有个陌生且遥远的她偶然转发了我的一条微博,后来……这种神奇而幸福的事,却又不想在此细说。

最大的教训竟然是:过马路的时候看信号灯,注意过往的车辆。这不是幼儿园就学过的么?

在专业上,按部就班,如蜗牛前行,好像渐渐的失去把自己整成一个工作狂的兴趣,纵使一时受了什么刺激,奋发图强之心似乎也过不了夜。如果这个世界有许多圈子,我好像只喜欢站在圈外,比如站在“老子一定要牛逼”这个圈子外。换句话说,就是不思进取?用武侠小说里面的话说,我希望过一种没有江湖纷争平平淡淡的生活,可是人家那是血雨腥风中的感言,而本人从未拿起,又如何谈放下?

这一年,继续着宅男的生活,但所幸没有成为死宅,要感谢那些让我离开电脑屏幕的人。去了西安走马观坟,去了金寨看两个世界的90后,去了广州见我未曾谋面的心爱的人,带着别人和跟着别人在苏州城转。淋了两场雨:在金寨清秀的山的脚下被雨打得睁不开眼,在苏州冬天的篮球场上淋着雨打篮球。依然会哭,会笑,没有心思麻木,没有失去幽默感。

在网上消费越来越多,交流越来越多,所以越来越依赖与感谢网络,越来越对阻碍信息流动的行为恨之入骨。信息过载症很严重,曾经为此戒网近一个月,只能说有些效果。现在再开药方:一是懂得放弃,不要把自己搞成什么都知道一点的知道分子,;二是提高效率,不要干刷新等更新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设法多过滤;三是多做深阅读,多读书,多读好文章。

看了约一百部电影(其中进影院约十次),口味依然杂乱,为什么喜欢看电影,大概是因为这种娱乐方式形式简单,但却可以短暂的再造一个世界。提升欣赏品位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但如果适当地刻意去做,也很不错。

看了十几本书,买了电纸书后要读完一百本书的计划遥遥无期,也没有刻意想要去达成。在“好读书不求甚解”和“不动笔墨不读书”间摇摆不定。读书一为消遣,一为自我提升,目的性太强会丢失乐趣,太随意又会读了白读。仔细想来,自己并没有好的读书习惯与治学理念,在质和量两个方面都很欠缺。自然,掉到书眼里不是什么好事,但既然对读书还算有所爱好,对自己的不断提升还算有所期许,就得做得透彻一点,花点心思。

写了博客文章约40篇,发了微博约2000条。对自己的文字一度有了经营之心,但还是流于懈怠,可以有诸多借口,但说到底还是懒得思考与交流,这于修身立业都很致命,可能得继续改变自己一个人安逸着活的状态。往内不观己,往外不观人,这样岂不是闭着眼睛过。

以诚待人,以自己的方式待人,似乎也过得去,渐渐明确:即使做不到我行我素,也决不去随波逐流。不善与人交流其实是个大借口,倒是知道自己收不到秋天的果实,因为春天从来不播种,太爱护这样的自己了。用心说话,其实总能沟通。

用一些词语形容这一年:值得感谢,悠闲,不思进取,坦诚。

对接下来一年说几句,不算是计划,会对计划有逆反心理的。

  • 对于爱情,阳光雨露,自然生长

  • 对于专业,死灰复燃,旧情复发

  • 少上网,上好网

  • 多读书,读好书

  • 构建自己的学习习惯和治学体系

  • 多思考,多成文

  • 多交流,继续以诚待人

  • 多运动。

流水账2010年

【2011按】美好的一年

笔记本锁解锁记

发表于 2010 年 01 月 22 日

当我准备回老家闭关时,才发现笔记本已经锁了一学期没挪窝了。 作为一台笔记本,它有良好的移动性能,跟上我算是屈才了。

这是一把价值十元的密码锁,丢人的事情发生了,我忘记密码了,这似乎是平生第一次,我向来喜欢设置看起来毫无道理,实则颇有含义的密码,然而这个四位阿拉伯数字我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在试验了十来组数字之后,我的心态彻底变成一个小偷,想着如何解决这把锁,偷到自己的电脑。 我几乎因为这个想法而兴奋了,做贼的快感可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我先是想做一个有点技术含量的贼,查遍万能的网,找到一个神帖:顶上那个设置按钮,旋转密码通过手感确认位置。说得跟电影里一样,那小子不是买了个水货锁就是他有当大盗的天分。

我用十分钟的耐心宣告了自己的失败,然后英雄属性由智力型变成了力量型,我要爆破。 我想用电钻钻,用火烧,用钳子剪,那不过是幻想,我没有这些专业工具啊。 然后,我一着急,就把锁线的接头给扯开了。 我的十块钱的锁是报废了啊。

我无力的旋动着密码,想着回家拿电钻干掉它。 然后我无聊的按了一下按钮,这时候,锁开了。

法克

评论

XMR 2010-01-23 12:5 同学,你太幽默 DZ 2010-01-23 13:0 我以前就不转秘密,直接按一下就能打开。那锁就是给想顺手牵羊的人看看的

多普达S1拆机小记

发表于 2010 年 03 月 09 日

在家过年的时候把小S摔了N次,当时都没事,但再经过某次摩托车的颠簸,终于无可奈何花落去,花屏了,当地修手机的熟人看了说是还要买屏,不知几百大洋,遂作罢。

上52dopod论坛逛了一圈,看到无数人被“奸修”迫害过,在拆机贴 的鼓舞下决心自己换屏幕,顺带把外壳从黑色换成红色。

淘宝买屏幕和外壳以及拆机工具,下单两个,合计约200大洋。

我拆拆拆,过程参考52dopod上的教程,不必赘述,只说说出的问题。

1,液晶屏排线没有完全插入,导致机器点不亮,虚惊加重复一次。

2,新外壳疑为山寨,电源按键弹性不足,换上旧的,重复一次。

3,忘记装前版的喇叭,通话没声音,虚惊加重复一次。

4,其间看着一个个小部件无法分离或合拢,却又无处着力,发愁N次。

5,搞定后太忘形,把存储卡塞到SIM卡槽,出去买针一次。

5,其间停电一次,去开会一次,从卸开后板到再次成功打出电话,绵延约七个小时。

好事多磨

评论 老 2010 年 03 月 09 折腾很有乐趣的吧..

墙的促销流水账

发表于 2010 年 03 月 20 日

话说某日发现本Blog死都上不了,顿时怀疑用的Byet免费空间不靠谱了,但是发现后台能轻松的上去。遂戴Tor再上,一切OK,看来是共享ip下的某个网站犯了戒,殃及无辜的我。这不是第一次了,估计也不是最后一次。 于是头脑发热,买了Ixwebhosting的两年Expert型Linux主机,获得附赠域名一个。 换了主机,今天DNS解析才稳定下来,遂记一文,以彰墙为米国空间服务商做出的巨大贡献。

我的boox60-100计划

发表于 2010 年 03 月 23 日

去年入手了一部onyx boox60电子书,竟然没有怎么折腾它,不过到算是物尽其用,看了几本书。 最近上一路书香论坛逛了逛,才发现几个月来出了不少事,由于涉及缺陷机器容易出现无限重启,这个我也遇到过几次,最后是电耗尽为止,公司召回了产品负责更换,我一点都不知道。不过现在刷过新的固件后好像问题不大,就继续使用吧。

说说使用的基本感受:远胜于手机和电脑的阅读效果,但比书还是要差不少的,如果要不断回顾型的阅读(如看论文),基本不太行,所以主要拿来看小说之类的了。

根据初略测算,这玩意儿的花费要拿它看100本书才能保本,所以在此作出计划,但不设时限,看什么时候能达成。 下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现在读完的有四本:《偷书贼》,《三体》,《1984》,《三体II》。 为了方便统计,做了一个豆单。深阅读的乐趣不是看看小文章可以比拟的,希望有更多的空闲用来早日达成本计划,以慰“老人头”在天之灵。

再听孙燕姿

发表于 2010 年 04 月 17 日

还记得最早听到孙燕姿的场景,《天黑黑》,小小的声音湮没在教室的背景噪声中。真正开始喜欢是受室友影响,《风筝》这张专辑在卡带机中循环了很多很多遍。后来,她成了天后,发了很多专辑,却听得倦了。后来,她也倦了,半隐退了近三年。这大概就是工作彻底变成生意后的杯具。 再见到孙燕姿,竟然是在Twitter上,看她絮絮叨叨。 然后,今天听到了她最近参加音乐节的现场版。见鬼了,为什么听得想哭。

写在儿童节之前

发表于 2010 年 05 月 30 日

我显然已经不再是个儿童,但也还没制造一个儿童。

当上网上到信息过载时,世界仿佛静止了,它不再有任何变化:流血的还在流血,吃人血馒头的也还在吃人血馒头。围观与暗讽都无力到极点,攻壳特工队的时代是幻想中的幻想,网线不是脐带,甚至不是蛛丝。可惜那个简单的鸵鸟算法不是人人都能学会。

借口太多之后,会忘记最初的借口。碎片拼不出心中的版图,视线变不成锐利的刀子。最后被强光刺瞎的不只是眼睛还有心脏,对于Matrix的无望永远来自于自己,避风港中培育不出水手。

在这戾气横飞的五月底,在这童真难现的儿童节前,远离喧嚣。 夏花灿烂,夏日毒辣。六月,对汹涌的信息说拜拜。 七月见,祝愿那时两个宇宙都更美好。

求诸于己,离苦得乐。

致命一击和闪避

发表于 2010 年 07 月 04 日

说几句迟来的话。

上月剑圣君离肥返京,临别发一短信,尽显重见之悦、再别之惜,小带伤感。

其时我正处在大脑煮粥的状态,回了一路顺风择日再见云云。后来细想,机会纵然是始终存在,但倘不刻意去找,却也不知又是何年月了。 那日向剑圣君发问,那么多分基地,为何去恰派至此?话一出口,顿觉多余,自然是申请了。闲逛校园,说是会偶尔梦见小湖,很是感慨。

近读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谈到青年人忽视身边的历史。猛然自思,我似乎是要把自己的历史也忘了,随波逐流于世,淡泊相处于人。

有老友来访,方能“茫然慨既往,默坐慎将来”。当日每天与剑圣君在浩方开小黑店,托地主兄下载电视剧,已然三年有余。 “Grubby结婚了。”“嗯,Moon也是。”

当日的英雄还在奋战,但魔兽争霸这个游戏已风光不再。时光不返,研究黑店战术的我们奋斗于事业爱情,或者说是金钱美女,虽是新的挑战,但回望过往,不免有留有几分感念。

致命一击与闪避,都离不开运气。面对未来,除了攒人品,我们能做的,唯有多砍几刀了。

来日再见,把酒言欢,言无不尽

评论 RJ 2010-07-07 03:2 很赞同啊,总觉得下次还有机会,机会很多之类,其实是要刻意去找找的

打假

很多节日都是为弱势群体准备的,今天又过节了,难得有这个机会,一年打一次假还是必要的。

打“假艳照”

对于各种各式艳照门的各位美女,我一向保持着复杂的心情,感激与怜悯并存,且无比鄙视嘴上假模假式骂骂咧咧的人。话说邓丽欣同学我是比较很喜欢的,欣赏她在叶念琛和彭浩翔电影中的表现,得知她爆出激情视频本人是多么的百感交集,我竟然赶在当事人说明之前亲自去鉴定了视频。完全是污蔑嘛!天杀的香港娱乐刊物,你叫我现在是高兴呢还是失望呢,叫我以后怎么面对邓美女……这种找个视频乱冠名的行为实在可耻之极,无论按照传统道德还是淫民道德。

打“假网站”

前不久CCTV新闻说Twitter上有人鄙视奥巴马,我想这是什么网站,这么大胆,敢鄙视帝国老大,遂去上这个网站,发现它根本不存在嘛?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各种IT新闻报道中,什么Twitter,Facebook,Youtube之类的,都TM的不存在嘛,骗小孩呢?老子只知道围脖,校内,土豆,我看到这些满嘴跑英文的新闻就来气,中国有这么多好的企业不报道,偏偏爱拽英文,捏造这些不存在的网站实在可耻之极,无论按中国特色还是国际惯例。

打“假日记”

最近我们优秀的烟草行业战士因为一本莫须有的日记被审了,这真是一个悲剧,有谁能证明这本日记的真实性,还是有人可以污蔑我们的领导干部。退一步讲,即使这日记真是我们的韩局长的大作,也只能说他贡献了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日记是隐私,非法取得的证据能作为证据,那么以后领导干部岂不是都不敢写日记了,由此带来的现实主义文学的损失谁能负责。我建议疑罪从无,给韩局长一个机会,也给我们的文学一个未来。韩局长被一本日记送进局子实在可笑之极,无论按照事实标准还是法律标准。

打“假忙碌”

最后的大棒留给自己,有句话叫做“我也常常不开QQ,假装自己不在线”,有句话叫做“我也常常收到短信不立即回”,还有句话叫“我也常常换个马甲再上”。子曰:“装忙是蛋疼者最后的庇护所”,子又曰:“亡时补忙,犹未晚也”,子还曰:“装忙装了一千遍,你会相信自己真的没有时间”。信息太多会降低智慧的浓度,即使Chinernet也会给人望洋兴叹的感觉。装忙症和拖延症并发,我想学会过滤与统筹是迫在眉睫了,无论按照培养标准还是自我标准。

观影列表2010

《美好人生》:原来我还愿意相信童话

2010年1月21日 合肥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喜欢把这世界看得灰暗,即使看一部电影,也带着戏谑的心理。《美好人生》,我对这样的片名不怀好意,我以完成任务的态度打开视频,因为我决定要看完IMDB TOP100。

我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看帖子,一边看视频。看主人公倒霉的一辈子和他偶尔的闪光,“我要去环游世界”,难道《UP》里发的春梦也是由此而来。很多人都想过环游世界,但却终于停在某处一晃一辈子,青春不再则时间搭上光速而相对变快,因为无聊。

主人公半辈子都在无良资本家的威胁下帮助他人,压抑着自己,选择已经是选择,你无法估量后悔会有什么变化。8000美元压垮了主人公,他半辈子受的窝囊气让他去跳桥了。万能的导演派天使,让观众和主人公一起看主人公不存在的世界,地球依然在转,但却少了很多美好,那些称不上伟大的闪光点原来也会有蝴蝶效应。

即使如此,我依然在愤恨。然而主人公显然没有我洒脱,他要求恢复一切。毕竟他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小的成就,即使回到现实可能要去蹲监狱。我看到他疯狂亲着自己的孩子和妻子,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然后我看到那些他帮助过的人们伸出了援手,我看到了一筐的钱。突然,一直置身事外的我流泪了。

有的人可以为自己而活,有的人为别人而活,要么活在自己的记忆里,要么活在别人的记忆里。只是不能没有记忆。不敢付出真心对待世界,不是因为麻木,而是因为胆怯。胆怯太久或许就麻木了吧。

感谢1946年的好莱坞电影,有清怀的好电影永远不过时。看完电影,出门吃饭,发现上午的下的雪完全不见了,它们是否来过这个世界,我恍惚了,也许只有花草树木知道吧。

《太平洋》(1-4)

【1】无趣的紧张

正如这个制作班底的上一步作品《兄弟连》,《太平洋》给人的第一观感也是无趣的紧张,但这正是我喜欢它的地方。战争片很容易有两种我不太喜欢的倾向。

其一是庸俗化,如国内的某些战争片(尤其是描写抗日战争的),作为战争的另一方,日本人被彻底道具化乃至小丑化,令你不禁疑问,如此低能的对手如何折磨了我们14年。这样的战争片及其文化培养基只能产生弱智的口头爱国主义者,不能让人产生任何反思,反思我们的国家如何陷入了挨打的局面,反思战争的巨大危害,忘记历史的不单单是日本人,更是我们中国人,至少我直到今天还没看到一部现实主义的描写抗日战争的作品。庸俗化的战争片散布的低层次的仇恨和对战争残酷性的娱乐性解构。《地雷战》等或许是合格的儿童片,但如何撑得起一个民族的记忆与思考。

其二是美化,这种现象在国内的战争片中有,在美国的战争片中也不少,过分浸染成王败寇的历史观,渲染英雄主义。塑造出一个个英雄人物的时候,很容易让人忽略“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事实。当然不排除有很多喜欢暴力美学,其实我也喜欢,或许这是一种无法克服的动物本能?但r如果描写真实战争的影片出现暴力美学,我却是无法接受的。日本动漫人物绯村剑心说,如果我们赢了就简单的认为我们是对的,那么我们的逻辑和敌人是没有任何区别的。我相信一部好的战争片必然是反战的,正如一个真正的军人不能是好战的。

说了这么多与本片无关的话,,是想说本片尚未发现这两种趋势,我预料到看完这部剧将会有一些心理上的煎熬,好在它似乎是一周一集的。

【2】荒诞的荣耀

看完两集,我依然记不住剧中人谁是谁,但这似乎并不重要。如果抛开一切背景知识,这段故事其实充满一种荒诞感,一群人来到一个曾经不知名的小岛,向猛冲过来的敌人进行机枪扫射,看着战友死去,然后离开。

“I try not to think.”——生命如草芥之时,或许唯有麻木能能保存人的游魂。

“I don’t want to look in your eyes someday,and see no spark,no love no life.”——然而人们还是要以正义的名义投入这泯灭人性火花的屠场。

“You‘re heros back home.”——当这句台词出现时,我眼角湿润了,经过人性授权的反人性坚持终于获得了荣耀,可是战争固有的荒诞感却如影随形,毕竟这个荣耀是踩在尸体堆上的。

我们永远不能忘记战争,不是为了仇恨,甚至也不是为了荣耀,而是为了记住它的荒诞。

【3】鱼水欢

美国大兵和澳大利亚美眉军民鱼水一家亲。本集对想看子弹飞的观众堪称注水牛肉。只是想到国产影视剧中的“军民鱼水一家亲”,对比起来看颇为有趣。说起来还是老美的鱼水比较名副其实。

某种程度说Leckie算是幸运的,被甩了,然后心安理得的跑路。这比什么海誓山盟还杀人,谁知道你哪天就吃子弹了?战争是善于扭曲各种情感的。

【4】狗熊悲

第四集在国内的“主流”观念来看,简直是颓废至极,有自杀的,有小便失禁的,还有偷了飞机想回家的…… 杀了几个自杀攻击的鬼子后,大兵们一直在淋雨。为毛要打仗?为毛要在这鬼地方淋雨?英雄都是逼出来的,狗熊倒好像是天生的。

我常常想,让论坛上爱叫唤灭这个灭那个的人上一次屠场,是英雄多还是狗熊多呢?

《叶问2》:揍他!揍他!

2010年4月28日 合肥

我很少看到看电影的观众群情激昂的鼓掌,但其实我很少进影院看电影,所以这也没有说明什么问题。公平的说,《叶问2》延续了前作的优良品质,值回票价,而且不会有一分钟的难熬。这实属难得,目前而言。除非你带着厚厚的防护层,否则肯定会和片中的围观群众一样,希望叶问或者甄子丹揍翻那个欠揍的洋鬼子。

有些人会考虑得深远一些,担忧电影贩卖的民族主义。甄子丹当年的电视剧《精武门》看得我是热血沸腾,虽然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但往往发出甄子丹 式的怪叫,后来我知道这是来自李小龙的。其实《叶问》算是港片的一次复古了。

也许每个人都是有揍人的冲动的,每天受很多无名气,说很多违心话,陪很多假笑脸,可是一为生计而为文明,揍他不是我们的可选项,所以 《Fight Club》才成为经典电影。我们夹杂着民族主义情绪看叶问把人揍得惨兮兮的,然后再接受叶问的教育:人地位有高低,但人格无贵贱,我们应该懂得互相尊重。

叶问说这话时,影片中的围观群众掌声雷动,包括外国人。但影院内却没了反映,大家的激情在甄哥揍人时估计消耗殆尽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叶问揍的是洋人而激动,反正我是觉得影片中的那个洋鬼子无论是什么民族的都明显欠揍,所以揍他,揍他,就像替我揍了那些 欠揍的人一样。看得我比较的爽。我不知道导演是否耍了心机让我们掉进民族主义的陷阱,如果有人要上当,那不能算是导演的错。你要因此觉得中国武术天下无敌,那也不能算是导演 的错。

揍他,管他是谁,因为他欠揍!至于揍人这件事的伟大意义,那是拿剪刀的人考虑的事,不该我操心了。唯一对自己感到欣慰的事,自己没有看完电影想找个外国人来揍一揍。

《六楼后座》:妈妈的海阔天空

2010年5月8日 合肥 一部香港青春励志片,轻轻松松看到一半。 突然听到了很打动人的一版女声《海阔天空》。 这位客串演出的杜丽莎来头不小,据说指导过香港很多明星唱歌。 这部电影顿时牛逼闪闪起来。可惜的是据说这是女导演黄真真第一部也是最好的一部电影,而后每况愈下。 还有卢巧音和林嘉欣的优秀演出,值得一记。林嘉欣其实也是闪闪发亮的一个人啊,不过似乎接的片子也是每况愈下。 “True or Dare”的游戏贯穿影片,真诚与勇气的尝试。 四星推荐。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gqwj7SUNJEk/

《痞子英雄》

2010年7月18日 合肥

娱乐新闻中看到陈意涵凭《听说》中的无台词表演获台北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在台上语无伦次,被萌到。遂想翻个她的作品出来看看,似乎去年的作品《痞子英雄》是让她在台湾走红的作品,于是荡了一集下来,没想到竟然一鼓作气把24集给看完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在我的印象中,台剧的水平是比韩剧还次一等级的水货。但是《痞子英雄》看下来,虽然算不上什么经典的作品,但不得不说在戏剧感与现实感上都甩出很多大陆作品一大截。 细究起来剧情有很瞎的成分在,但借由一个案件来表现台湾政治,探讨正义光影,题材的大胆,场面的火爆,完全超过了我对台剧的预期。剧中说,最深的黑暗,往往来自最光明的地方。固然是典型的阴谋论说法,但有阴谋论说明还有自省力,所以美国的阴谋论作品是最多的,连911也有人怀疑是导演的。《痞子英雄》隐射竹联帮,直接开涮“总统”和“国会议长”,作为一个大陆人实在难以想象。基于此,可以给出五星推荐,女生可以看帅哥,男生可以看枪战,大家一起看阴谋。

《狗镇》

2010年8月2日 合肥

1 女主角妮可基德曼 丹麦导演Lars von Trier 舞台剧

2 收留(伪善)生隙(本性)虐待(罪恶)毁灭(裁决)

3 勿作剧情片理解,形同寓言、宗教故事。

4 傲慢:高人一等的道德标准,怜悯世人,宽容一切。孟子批杨墨,认为“杨近墨远”,大抵如此。人非神,无私有时比怀私更可怕。

5 耶稣被钉上了十字架,但Grace却屠村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西方人的任何思辨果然都逃不脱《圣经》。你愿意伸出左脸么?

6 施舍心态:施舍者自认为在施舍,理所当然要得到相应的回报,如再核算称量,则善恶一层纸。要警惕时刻让别人感恩戴德的人。

7 无法正视内心的恶,而时刻以伪善掩盖,是饮鸠止渴。不当恶魔,但也不要装折翼天使。

8 被社会贴上低等标签的人被肆意践踏,成为共识与常态,“大家都如此”会稀释罪恶感。集体罪恶往往缺乏反省:“都是社会的错,没有我的责任。”

9 脱离实际生活,只沉迷于在文字的幻境中求索,可能自我感觉良好,再直面惨淡现实则”百无一用是书生“。

10 现实多少有些”狗镇“的影子,我们多少是在”同流合污“。若发现这一点会悲从中来。

11 但电影的归电影,触动过后,还是该养自己的浩然之气。

读书列表2010

《常识》:不识庐山真面目

2010-04-29

什么是常识呢?众人皆知?不证自明?但真正界定什么是常识估计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除去本能,人的认识是习而得之的,由于个体差异,环境差异,最终形成的认识也是迥异的。

接近真相真理的道路千差万别,但依然是有可能殊途同归的,但这个过程需要求索。

之所以需要求索,是因为遮蔽物太多,这些遮蔽有客观造成的,但更可怕的是人为造成的。谎言的重复灌输,模式的反复训练。用的依然是自己的思维,但路线却是他人所期望的。

梁文道所讨论的《常识》,非生而知之。可贵之处在于:一个香港人,一个佛教徒,用平和之心拨开云雾,展现他眼中的庐山真面目。

俗话说“就事论事”,却是知易行难的。看待问题,往往先预设立场,再找材料佐证自己的观点,这还算好的,更可怕的是只有观点与立场。于是可以听见无数聒噪之声,但无非都是口号而已,口号固然看似有力量,但实则无聊。

常识之可贵,或许在于其不成体系,若认识成了体系,就成了理论,凡是理论皆有其缺陷,但对待批评往往又负隅顽抗。

我见过一种人,看似未受过什么教育,但看问题却常常一针见血,这就是保有了独立思考窥见真理的能力吧。而有的人,在自己设定的观点里越陷越深;有的人,被各种思想跑马,终究是没有想法。

梁文道所言的“常识”,未必就是真的常识,但这种平和分析的能力与修养,却是值得学习的。

《阿基米德羊皮书》:科学的血脉

2010-03-12

人类在生物学意义上的进化似乎有停滞的迹象,而在文化上的进化却时刻未曾停止,虽然我们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但是称得上智慧的却罕有,继承的依然是公 元前先哲的思想。

而中国在科学这个重要的领域,无论我们如何意淫,都不得不承认成就有限,我们理工科人每日面对的的依然是阿基米德及其徒子徒孙的理论。你要想 深刻理解科学,就要了解它的血脉,向阿基米德朝圣。

在本书中,甚至出现了日本专家。而中国人,最喜欢的可能只是关于阿基米德的不靠谱的传说,正如民主一样,科学在中国也是被异化的。

本书令我震撼的除了阿基米德的思想深度甚至超越牛顿外,就是该研究计划涉及的学科之多。

最后,对保证了基本质量的译者致以敬意,这样的书不是那么好翻译的。

“阿基米德羊皮卷”是一部遭受蹂躏却侥幸得以保存的抄本,有不少是孤本的阿基米德论文。该计划的官方网站:http://www.archimedespalimpsest.org/

《一九八四》:什么故事最恐怖?

2010-03-11

我不是一个喜欢恐怖故事的人,这源自儿时的糟糕经历,一部现在看来不乏喜感的港产鬼片,当时将我折磨得彻夜难眠,自此埋下祸根。

哈利波特的魔法学校里有个恐怖箱,能幻化出你心中害怕的形象来,如果真有这样一件魔物,我倒是愿意一试,因为或许现在的我害怕的不再是僵尸、 女鬼等这些恐怖故事中的具象,我想对自己的恐惧一堵究竟。

我现在也很少看恐怖电影,但不代表我仍热有多害怕,至少在看过之后,我能安然入梦。因为我知道,那些不过是影像加音乐的心理魔术,纵然看不 透,也不妨碍我简单粗暴的无视它。

可是当恐怖故事的情节渗透到你的生活中时,你不免会后背发凉,这不是简单的电梯遇到鬼的情景复现,因为毕竟正常心智的人都没有复现过。

但是我们都不难复现以下这些:亡我之心不死,伟光正,绿坝,春晚,连接被重置,备案,全票通过,反低俗,南方周末,中国特色,喝茶,广电总 局,新华社,稳定……

于是乎,在一个春节假日坐在电暖炉旁的我彻骨深寒。

“让我们在看不见黑暗的地方相见“这句话鼓舞着我把《1984》读完,最后给我的却是超越悲剧感的恐怖感。如何至少给子孙后代一个没有电幕的 未来,我感到无力,害怕沉沦。

小说中没有希望,或许现实中依然是有的,但愿这种想法不是自慰。

论雨伞美学功用之失效

umbrella

如果不是想写这篇扯淡文,我大概快忘记最近丢了把跟我飘来飘去许多年的雨伞。有记忆的雨天分明我都在淋雨,而有雨伞的雨天却失忆了,这大概是孤独伞的普遍悲剧。

去年某天,我在一块小黑板上看见一寻物启事,“近日痛失爱伞”云云,被好事者改成“近日痛失爱人”,哑然失笑。现在想来,失主必是爱物之人,但却一时疏忽爱有不及,于是有了悲剧。

至于我的伞的遗失,可能就是争风吃醋的结果了。前不久新办手机号的时候中国移不动送伞一把,一时之间我竟然就暴发户了,于是办公室放一把,宿舍放一把。老雨伞大概是心怀不忿心绪难平心灰意冷,反正就是不辞而别啦,本人完全记不起分手的场景。

现在细想起来我还真是肠子都悔青,好歹人家也算有点姿色,而中国移不动送的那叫啥:单调难看的绿色上印着硕大的“China Mobile”,最糟的是走在路上,可以看见它无数的同类:“某某银行”,“献血光荣”,“天翼”。居然有如此多的人愿意举个广告牌,这又是件让我生气的事情。

戴望舒的《雨巷》里有个“有着丁香一样愁怨的姑娘”,可人家撑的是油纸伞。而现在你走在雨巷,可能看见的都是撑着广告牌雨伞的姑娘,这真是件让能让诗人发愁的事情,所以据说很多年也没见好诗出现了。

其实我倒不是说一把伞非得多花哨,你看看电影《古惑仔》里面黑社会办老大的葬礼,在雨中人手一把黑雨伞,那个壮观那个肃穆那个庄严,可是你再想象一下那些伞上都打上一堆Logo,真是不堪入目也。

想起我小时候下雨,小朋友之间会比雨伞,大概跟现在的明星走红地毯比衣服心情类似。衣服的基本作用是御寒,但后来有了美学功用。雨伞的基本作用是挡雨,在中国据说还是一个女人发明的,本来也可以发展一下美学功用,可惜现在的有钱人都不大用伞了,车来车去,鞋不沾水,而没了有钱人的参与,伞这个东西大概是时尚不起来美学不起来了。

Google加密搜索、DNS污染和hosts文件

阅读提示:这是一篇简单粗暴的科普文章,不涉及技术细节,更不涉及非技术细节。

1GoogleSSL加密搜索

所谓加密,即使用比一般的http协议更安全的https协议,我们知道由于存在关键词过滤,在Google撤退到香港后,搜索类似“温度”和“胡萝卜”等词语时会被重置链接,而使用https协议的SSL加密搜索则不存在这个问题。

GoogleSSL搜索的官方地址是https://www.google.com/, 你使用这个地址搜索,会跳转到专用域名https://encrypted.google.com/, 然后你会发现它无法访问,这是一个典型的被DNS污染的地址,有耐心有好奇心的请往下看。

2什么是DNS?

以Windows 操作系统为例,打开连接属性中的Internet协议(就是你配置ip地址的地方),可以看到设置DNS服务器地址的选项。

DNS是域名系统(Domain Name System)的缩写。可以简单粗暴的做如下理解:我们用户上网站需要访问诸如www.google.com 的域名(网址),而对于计算机网络而言,传递数据则需要知道IP地址,而DNS正是解决域名和IP对应关系的,通过DNS服务器,我们对域名的访问被翻译成对IP地址的访问。

现在你可以做一个小实验,在运行中(win+R)输入cmd启动命令行,再输入ping www.google.cn,可以看到类似如下的结果。

C:\Users\Fidel>ping www.google.cn

正在 Ping www.google.cn [203.208.39.212] 具有 32 字节的数据:
来自 203.208.39.212 的回复: 字节=32 时间=148ms TTL=54
来自 203.208.39.212 的回复: 字节=32 时间=148ms TTL=54
来自 203.208.39.212 的回复: 字节=32 时间=157ms TTL=54
来自 203.208.39.212 的回复: 字节=32 时间=158ms TTL=54

203.208.39.212 的 Ping 统计信息:
    数据包: 已发送 = 4,已接收 = 4,丢失 = 0 (0% 丢失),
往返行程的估计时间(以毫秒为单位):
    最短 = 148ms,最长 = 158ms,平均 = 152ms

我们得到了一个来自ip地址的回复,计算机网络正是通过DNS服务器知道访问www.google.cn 需要到这个ip地址的。

实际上,DNS是一个有些复杂的层次系统,但我们简单理解为一个将域名翻译成IP地址的服务器即可。

3什么是DNS污染?

依然简单粗暴的理解:就是有人通过种种手段使得DNS服务器把域名翻译成错误的IP地址。现在再做一个小实验,ping encrypted.google.com,你会得到一个无法连通的IP。

C:\Users\Fidel>ping encrypted.google.com

正在 Ping encrypted.google.com [203.98.7.65] 具有 32 字节的数据:
请求超时。
请求超时。
请求超时。
请求超时。

203.98.7.65 的 Ping 统计信息:
    数据包: 已发送 = 4,已接收 = 0,丢失 = 4 (100% 丢失),

它的真实IP地址其实不是你得到的IP,DNS服务器欺骗了你,导致你用浏览器访问https://encrypted.google.com/ 会走入死胡同。

4 hosts文件

首先我们要找到hosts文件,在windows系统里,它的位置通常在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

你可以用记事本等文本编辑器打开这个文件(如果你想修改这个文件,在win7中注意用管理员权限运行记事本)。

你会看到类似如下的条目

127.0.0.1 localhost
#0.0.0.0 www.baidu.com

其中以#开头的是注释,不会起作用。

简单粗暴的理解,hosts文件是你自己电脑上的DNS服务器,可以把域名翻译成IP地址。因此,在浏览器中,访问127.0.0.1和访问localhost是等价的。而且这个DNS服务器是最优先查找的。

现在如果我们知道了被DNS污染的网站的可以访问的真正的IP,在hosts文件中加上一条即可。(即上述条目的第三条)

173.194.33.100 encrypted.google.com

这时候再pingencrypted.google.com,会去访问`173.194.33.100。(不保证此ip您能访问)

如果你看哪个网站不爽,以后死也不用,可以加上类似这样一条。(即去掉上述条目第二条的#号) 0.0.0.0 www.baidu.com

5 获知网站的可访问真实IP

除了DNS污染外,网站往往还会被IP定点封锁。虽然很多大型网站如twitter都有诸多对应的IP地址,但是可能被封锁到一个不剩,所以并不是每个网站都可以获得可访问的真实IP

但依然有些被DNS污染的网站还存有可访问的真实IP,比如encrypted.google.com。

通常有两种办法找IP,第一种就是搜索“encrypted.google.com可访问IP”,总会有热心人在网上告知大家的,但往往并不保证时效性。

第二种是使用专业的查询服务获取域名的多个IP,如使用http://just-ping.com/ 查询encrypted.google.com会得到一系列的对应ip地址,我们再使用本机的ping命令实验哪个ip能通即可。(有可能都不能用哦)

6总结

hosts文件是本机的DNS服务器,通过修改hosts文件可以解决DNS污染问题,但前提是你获取到了被污染域名的可访问IP。

记一位和我打过架的故人

(一)

可能因为人的大脑细胞结构是网状的,所以会莫名其妙的想起某些人某些事,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有迹可寻。

今天晚上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听着不知所谓的歌,吹着冷风,几经停转的脑子忽然想起一位故人来,然后不可遏制,直到觉得很伤感,要写点什么才好,虽然明明我从来都不喜欢他。

(二)

他比我小十天,我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我妈妈说,在庆祝我出生十天的时候,听到了他家放鞭炮。

他有一个很普通的名字,现在一个当红的男歌星也叫这个名字。

后来搬过几次家,最后还是搬到了能听到他家放鞭炮的地方,可是我们好像从来都不是朋友,以至于我还和他打过架。

初次听到这个当红男歌星的名字的时候,我小小的楞了一下,然后这个名字的份量就几乎被这个歌星完全取代。

我叔叔有一次开玩笑对我说:“你去弄点仙人掌的汁给他喝,据说喝完奇痒无比。”我来不及表达意见我妈就教训我叔叔了。叔叔的理由是:“这个伢儿不得爱相。”意思是这是一个不招人待见的孩子。

所以,你知道,他是一个让人产生欺负他欲望的孩子。

有一次,他老爸从稻田里赶到学校,还拿着一把铁锹,恶狠狠的教训我们班上的小学生们,说谁再欺负他家孩子就不客气。结果是被欺负得更厉害。

(三)

我第一次和他有交往,大概是一次我们家搬家的时候,我要进入一个新的小孩群体。住得近的小孩都帮我搬东西,算是欢迎我的加入,我养的一只小乌龟却搬不见了。

当即热心人士指责是他偷了我的小乌龟,我一片茫然,于是热心人士帮我数落他的斑斑劣迹,直到他们打了起来,我发现他在这个群体里是边缘化人士。

我是一个多么随大流的人啊,所以从来就没喜欢过他。

因为是一个不重要的人,所以我都记不起为什么和他打架,只记得那是我到今天为止最后一次和人打架。

我记得他的手劲比我大,尤其是左手,扳手劲我好像都是输。可是没记错的话,这场架好像我打赢了,毕竟,围观群众都支持我,甚至可能还拉了偏架。

(四)

初中毕业后我一直在外面上学,即使放假也不再去找他玩,尽管我们住在放鞭炮能听见的距离,甚至那些为我拉过偏架的人也很少见,可以知道我是一个多么凉薄的人。

有一天,他找我妈妈有点事,我刚好在家,于是聊了几句,真的就是几句而已,我记不起我们说了什么,只记得他叼着一根香烟,有一种土土的酷酷的感觉。

倒是他的姐姐我后来见到不少次,是一个努力、干练的女孩子,是我们那帮孩子里的第一个大学生。

有一天打电话,突然我妈告诉我:“你知道那谁谁已经不在了吗?”我问不在是什么意思。“他得脑癌去世了。”

我又记不得我当时跟我妈说了什么,应该是楞了蛮久的吧。

(五)

我今天晚上走在路上,突然想起这个我不喜欢的故人。他初中都没读完就辍学了,老师不喜欢他成绩差,和成绩差的同学打成一片的能力似乎还不如我。我想,他一定爱游戏厅远远多过爱学校吧。

我想到他最清晰的画面,是他在课堂上自己画自己的画。有时候没钱或没机会跑去游戏厅,他只好在纸上演练。是的,在他强大的想象力下,在纸上可以一个人玩拳皇,玩西游记。

我还记得他在纸上画着时的笑容。

为什么我会突然忆起他,写到这里我想到我最近有和人过讨论自己是否有暴力倾向。

于是我记起了到今天为止最后一个和我打过架的人。我记不起和他打架的原因,却还记得他被摔到田里时脸上的愤怒、委屈、难过、不服……

于是我想忏悔,可是又能说给谁听呢?所有的人都会死去的吧,想到这里,连自己都不想指责了。我就这样先原谅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