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呢

下面,我该干些什么

这本小说是凑单买的,花了一个多小时读完,对小说中探讨的问题没什么感觉,可能因为我目前的心境比较积极向上,但是本身对各种思路接受度还算比较高,所以读完既没有觉得共鸣,也没有觉得被冒犯,只是例行看完一本书写点感受。

这部小说究竟有多勇敢呢?它借一个“无动机”杀人犯的嘴,说出了人生没有意义这样一个观点。人生没有意义这个观点,其实没有什么新鲜的,毕竟虚无主义也算是哲学流派中的一大分支了。

几乎每个人都会有停下脚步,思考人生的时候,小说中杀人犯觉得人生虚无,想到的办法是玩猫鼠游戏,而作者想抽离开,给这样一个想法的人立个小传,我想问的是:然后呢?

这样的小说,读起来没有什么人味,算不上好的体验,唯一让我感觉有趣的是,小说中主角想象有一个作家在写他时的胡思乱想,作者对于写作之苦的吐槽都在里面体现了。

不过,还是能在阅读中体会到作者的力道,希望作者阿乙能在下一步作品中找到出口,如果仅仅停留在对人生虚无的一个观点记录,实在没太大意思。

(三星评价)

儿童节

六一国际儿童节,似乎国际指的是共产国际,全球各个国家的儿童节时间都不尽相同,分布在几十个日子里,但无论如何,基本上每个国家都设定了儿童节,为特定的人群设定节日,往往因为他们是弱势群体,儿童节也是如此。

当前社会对孩子的重视似乎已经掩盖了保护弱势这一重要主题,但是正如女权一样,在表象之后,仍然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先不说那些落后的国家,但看自诩世界第二的中国,问题也很多。

在中国的一些落后地区,孩子的受教育权依然是岌岌可危的,每当歌颂那些山村教师的时候,都提醒我们,发达地区自以为的关爱过度、不输在起跑线上,对贫困的孩子来说,都还是奢望,他们要读完义务教育,每天吃饱饭都还存在困难。

而即使物质上得到了饱足,精神上仍然严重缺乏关爱,身为一个老家在湖南的人,我见过了太多的出现各种问题的留守儿童,父母为了挣钱去打工,却在孩子的成长中无力关爱与教导,造就了无数厌学、沉迷网络与游戏的孩子。

即使对发达地区的孩子来说,要想获得人格上的尊重,往往也还很困难,比如你如果把要坐婴儿车的孩子视为独立的人,那么上公交车可能也应该是他们的人权,然而,如果你在中国带过孩子出门,就会知道公共设施有多么的不友好。

即使从功利的角度来说,在当前的社会发展模式下,充分给予儿童独立人格地位,也有助于培养创新型人才,因为在人工智能部分统治世界的时候,流水线人才会被人工智能取代。

生活在广州

七年前,第一次来广州的时候,就注定了广州会成为我的第二故乡。

然而这七年,来过很多次,每次都是过客匆匆,虽然也吃过,逛过,但是却没有生活在这里的感觉,因为生活是不紧不慢,而急匆匆的去这样那样是旅游。就像真正的爱情,不需要一晚上把所有的事情做完,一晚上把所有的事情做完的叫做一夜情。

我发现了一个生活在某地的标准,那就是你能够心安理得,不慌不忙的宅在家里,在心血来潮的时候才出去走走,觅食或寻找有趣的东西,因为你觉得岁月悠长,一切都不必着急。当然,我也觉得要保持发现美和趣味的眼光,而不是对身边的事物视而不见,在一个地方呆很久,总觉得有时间去感受一下就一点不着急,最后到要走了发现很多想法都没实现。但不管怎样,生活在某地,是让你慢慢发现它的美好。

早上去吃了肠粉和濑粉,我埋头吃的时候也抬头看了看食客,有很多老人,一看就是吃了几十年的感觉,而我只是一个闯入的新食客,这种反差倒也算是一个城市的气度。在北上广深之中,广州可能是最市井的,在老城区很难看到打扮光鲜随时准备战斗的那种人,反而都是比较居家闲散,这种感觉可能不是那么上进,但是也是一种有容乃大,没有谁会因为你不够光鲜而去用有色眼镜看你,这座城市似乎给了所有人允许自己失败那么一点的权力。

其实这次我也就在广州待个三四天,但是我知道这一切才刚刚开始,所以我明天会在家宅着。

外卖、共享单车与信息时代

每当Google有什么大新闻,必然会有人在新闻下面评论:Google是人类的希望,而百度在送外卖。我其实也喜欢Google多过喜欢百度,百度的服务,我只会偶尔用用百度糯米买电影票和百度网盘,然而小视送外卖这件事却是不明智的。

大家都喜欢说现在已经进入了信息时代 ,然而对信息时代的理解,可能还处在一个初级阶段,信息的充分交换流动带来的巨大影响,可能才刚刚崭露头角。

比如送外卖这件事情,需要协调买买外卖的人、餐馆,以及送外卖的人,如果没有互联网的信息架构,目前外卖公司所能协调的资源的量级是难以想象的,谁想吃饭,谁能做饭,谁顺路能送饭,通过互联网,这些信息得以汇总,通过数学、算法、人工智能,可以不断的优化信息背后涵盖的资源,耗费更少的人力物力,满足了更多人吃饭的需求。

再比如共享单车,共享这个概念并不复杂,但是像目前这种城市级别的共享,只能是建立在互联网的信息架构上,谁需要骑车,哪里有车,如何分担单车的损耗,这些问题,都在互联网的帮助下,同样由数学,算法,人工智能得以解决,最终理想状况下,最优化单车的配置,使得每个骑车的人花费最少,而且能够公平合理的分担付费。

我们对互联网和信息时代的理解,最早是www网页,电子邮件,文件共享,然而信息无处不在,互联网的触角也就无处不在,计算机、互联网最早是geek的玩物,但它只有拓展到普通人的生活,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时代。

固然有很多高大上的技术,但是外卖和共享单车这种将信息时代的精神内核注入传统领域的创造,也是值得推崇的,而想要发财的人,所谓互联网精神的降维打击,仍然是一条明路,只是这里涉及创意,更涉及整合能力与执行力。

经典物理学曾经以为自己解决了所有的问题,然而量子物理和相对论表明,一切才是刚刚开始。

所谓的信息时代,可能也才是刚刚开始。

对风险的一点思考

在投资乃至人生当中,风险都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古话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说的是不要去担风险,但是又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说的又是要担风险,说明风险是很复杂的。那么究竟要不要担风险?

比如说,你投资P2P理财(其实就是高利贷),它的风险自然是比存银行高多了,相对来说,收益也高多了,比如某平台有很多投资标的的年利率为22%,你想这些借贷人就是因为信用不够好才需要借高利贷的,那么自然风险是比较高的,或者说,正是因为风险比较高,才有22%的利率,这是对担风险的人的补偿。这种借贷人违约跑路的风险,基本上是不可避免的,这时候,你要想赚这个钱,需要的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句话,不管你是因此赚钱还是亏钱,原因都是同一个,就是源自借贷人的低信用度。这就像出海捕鱼,你可能捕到鱼,也可能遇上大风暴出事故,但是如果不出海,则两种情况都不会出现了,在投资领域,这叫做盈亏同源。

对于高利贷,有一个简单的策略可以降低乃至消除风险,这个策略非常简单,就是分散投资。如果你有1万块钱,年利率是22%,最后有6%的概率违约(假设血本无归),如果你把这1万块钱借给1个人,那么94%的概率能收回本息,还有6%的概率血本无归,一旦摊上这6%,对你来说就是100%的损失,22%高利率的奖赏,对你一点作用都没有了。反过来,如果借给100个人每人100块,那么大概有94个人会还钱,6个人血本无归,这样收益率大概是0.94*1.22-1=0.15,如果6%的概率是稳定可信的,那么几乎是无风险的,你就有了15%的收益,承担风险带来的22%高利率的奖赏你就拿到了。这时候,不把钱借给一个人,而是借给100个人,就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看似两个人都是在投资P2P,但是认知水平和行动策略的差异,会导致结果的天差地别,你不能看到别人在一个看似风险高的地方赚了钱,就觉得别人只是因为胆子大运气好。王健林说: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我能理解他鼓励年轻人从商创业的出发点,但是千万不要把这理解为莽撞了。就像外科医生给人开颅一样,外行看起来是胆子大,内行就知道是反复思考实践练习的结果,对优秀的外科医生来说,它给人开颅是没有什么风险的,我想王健林做生意也是如此。

归根结底一句话,还是要学习一个。

快递

这几天搬家,用上了各种快递,包括邮政包裹、德邦物流、圆通快递等等,简直是当了一回快递服务体验官,从寄件地速度来看,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还真是天壤之别。

在邮局我就寄五个包裹,花了不止一个小时,结果还有一个没寄成……首先,现在邮局的检查异常的严格,看了身份证还要开包细查,然后对你自己的包装各种嫌弃,必须得至少封上邮局的袋子,尤其让人无奈的是,我说了两三次寄普通包裹,他们给我打的第一次单还是所谓的快递包裹,其实从速度来讲,普通包裹现在并不慢,毕竟,普通包裹和快递包裹基本上都是坐同样的车,区别只在于普通包裹需要自己取件,而我的收货地址楼下就有邮局,这个问题是无所谓的。据说,普通包裹是有国家补贴的,我怀疑邮局工作人员在快递包裹上有提成,所以最近几年去邮局寄东西,不强调十次八次都是寄不了普通包裹的。

最让我这种IT人员受不了的是,同样的地址,我手填了四张单,但是工作人员又手输了四次,明明贴了条形码,却又要人用马克笔写上大大的地址,中间系统还断线一次,这里面肯定又很大的优化空间,好像因为是一种便民服务,它的效率就不重要了一般,按照我粗略估计,这个邮局点号,一上午能寄10个包裹就不错了。

而德邦物流,我寄了三十箱,前后不过半小时,而且大部分时间是在搬东西,它的价格算下来,其实和邮局差不多。

我想这里面最大的区别就是盈利和非盈利,没有利益驱动,邮局的工作不过都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铁饭碗而已,为人民服务,有时候还真不如为人民币服务的体验好。

海边

前两天晚上,在离开之前最后去了一次海边。

多年以前,我第一次看到这边的海的时候,除了一部分初见海的喜悦外,更多的是面对新的环境的不适,那时候,我成了一名可爱多——曾轶可的粉丝,说起来她长相中性,唱歌跑调,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她的歌词中有类似“我面对着大海,却敞不开胸怀”的小情感,这打动了我。

前两天再看海时,我真的和自己和解了,那些负面情绪都烟消云散,不仅仅是因为要离开,更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我跟着急小朋友说,以后很难再有机会过来玩了,他还听不懂这么复杂的事情,但是巧合的是,他那天也不再埋头玩沙,而是四周晃荡,似乎要记住这个地方似的,不到三岁的事情,长大后是基本记不住的,只会在脑海的某个角落,藏一些记忆的碎片,记得曾经和爸爸妈妈很多次来过这片海边,玩过沙下过海。

小孩子记不住,我们却忘不掉了,旅游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走马观花,而旅居,则是另一种感觉,当你和当地的菜贩子打交道多了,你才知道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经历了一个地方的365天,你才知道它的天气的可爱与可恨。

我很庆幸,在最后待这边的几年里,我和自己的过去和解了,接受了自己的处境,在此之上也不断地努力前行,我越来越喜欢当下的自己,对这个城市慢慢产生了一种中正平和的情绪。

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着急小朋友率先发现了音乐喷泉在唱歌喷水了,在夜晚灯光的映射下,简直成了待在这个城市看到的最有意境的一刻了。

着急妈妈说:我好像还是第一次看见音乐喷泉。真好,在人生大大小小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的第一次。

安慰剂效应

考驾照的人大多听过一个段子,说是学员考前都很紧张,某教练对此有一绝招,在学员考试前送给学员一粒防紧张的药丸,学员吃了,还真的缓解了不少。但是,如果现在某个教练还用这招,大概率是不凑效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种药丸只不过是吃了没什么用的维生素罢了,学员感觉好,只不过是心理作用。

这个善意的谎言是典型的安慰剂效应,吃药的人自认为吃了有效的药,结果就真的感觉药起到了作用,而实际上,吃的不过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东西,比如面粉。从这个意义上讲,医学还真是有点宗教的感觉,“信则有,不信则无”。

安慰剂效应在无数次的试验中得到了验证,患者只要认为自己得到了治疗,即使没有真的得到治疗,也往往会感觉有所好转。安慰剂效应的原因很复杂,因为疾病是否好转,不是纯客观的,而是牵涉到人的主观感受。如果把这些主观感受说得客观一些,那么疾病,尤其是疼痛,跟很多激素是有关系的,比如内生性鸦片是脑部释出的化学物质,可产生镇痛、麻醉的效果,亦可引起快乐的感觉。安慰剂效应产生的内生性鸦片跟使用药物的作用是相当的。

看起来,安慰剂效应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还是让患者感觉良好,但是有几个问题:

  1. 安慰剂效应带来的是主观感受的变化,但是客观上没有什么变化,比如一个人得了癌症,吃了某偏方特效药,产生了安慰剂效应,感觉好了点,但是癌细胞还是在继续不断增长,最后并不能延长生命,所以安慰剂并不能治病,甚至会耽误治病的时机,毕竟欺骗是不能长久的;
  2. 安慰剂很贵!你会说,不就是面粉么?但是,如果真的告知你是面粉,用面粉的价格卖给你,那么就一点作用都没有。要如何才能让你相信那不是面粉,而是灵丹妙药呢?这是骗子的特长,而骗子的目的,自然不是要治病,而是要骗钱。甚至在安慰剂效应中还有这样的现象,骗子的药价格卖得越高,患者感觉效果越好,这里除了一般的疾病感受外,甚至还有一些自我欺骗,因为毕竟没有谁愿意当傻子,只有相信药有效,自己的钱才没白花,自己才不是傻子。

安慰剂效应给我们的启示是,自我暗示在人体健康状况中的重要性。有这样一个研究,两组人一组认为工作压力大对身体影响大,另一组人认为工作压力大对身体影响不大,结果是自我预期实现的:第一组人真的身体要差一些。强大的内心和健康的体魄是相辅相成的,直面疾病,而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这样就既不用给骗子们缴费,也能得到安慰剂效应的好处了。

一种药物或者治疗方法,个体感觉有效和真正有效,受安慰剂效应的影响很大,那么现代医学究竟是如何确定一种药物或治疗方法有效的呢?下次我会谈谈现代科学的重要方法——双盲测试。

QWER键盘和比特币

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一定能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这是由于数字货币相对于滥发的政府的优势,也因为技术上的优势。

然而,即使你坚信上述观点,那么在茫茫多的数字货币中应该投资哪一种呢?这让我想起来目前我们用的键盘,它是从打字机时代延续而来的,而打字机的键盘布局为什么是这样呢?完全是一种偶然,当年生产QWER布局键盘的企业取得了统治性的市场地位,导致消费者习惯了这样的键盘布局,而后续跟进市场的企业都不得不向习惯的力量妥协。QWER键盘,设计者基本上还是遵循了常用按键往中间放的思路,但是远远没有做到最优化,而只是一种比较随意的设计,如果按最优化的思路,对于一个英语键盘而言,最常用的字母E应当放到最中心,也就是目前字母G的位置。事实上,当年真的有一家公司这样做了,按照字母在英文中出现的频率,对键盘进行了重新设计,然而,结果是这样的键盘无人问津,没有消费者愿意再重新学习一种新的键盘布局。

这就是先发优势的强大之处,回到数字货币的选择上来,我认为比特币依然是最好的一种选择,抛开它优秀的理念不谈,即使是那些号称比比特币更先进的数字货币,也会被先发者优势所打压,大多数人已经接受并相信了比特币,那么另外的币种就变成了一种同人游戏。

而且和QWER键盘不同的是,比特币本身是基于算法和软件的,如果说它有什么真正的被人所公认的缺陷,那么它实际上可以对算法和软件进行修改,从而获得进化,那些新的数字货币宣传的优点,有些可能只是自以为是,有些会被比特币社区消化吸收,而它的霸主地位,则依然很难挑战。

系统安装相关工具